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人类动物园

2002-11-01 16:32 作者:田芸 2002年第16期
关于这个进化了几千年的人类动物园,我却还是感到有一点不可理解:当人们努力的挺直腰板,深以“驼背”为丑的时候,没有人再会想到,弓着腰,面朝黄土前行,这曾经是我们祖先在直立行走之前的一个天性。

第一次接触戴斯蒙·莫里斯是在六七年前,我痛苦万状地翻遍那个摆满琼瑶小说的旧书摊,终于找到了一本名叫《观人术》小破书,捧回家细细把玩三遍,爱不释手。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里面女人裙子长短的那段论述。他说,经济萧条时女人的裙子就会变长,而等到经济态势一片大好的时候,女人们的裙子也就会相应的一往无前地短上去,因为人和动物一样都有追寻庇护的天性,而好的经济恰恰是能给女人庇护,让她们感觉安全的重要条件。当时觉得他写的东西很好玩儿,跟其他板起面孔自命清高强调人的精神性的社科类图书不太一样。莫里斯想说的不是人作为人的特性,而是人作为一种动物,和大象河马黑猩猩一样拥有的那种共性。

身为一个动物学家,莫里斯这位牛人的兴趣点好像并不在“动物”身上,他要说的是人,而且姿态谦卑。“我们也许一厢情愿自以为是堕落红尘的天使,但实际上我们只是站直了身子的猴子。”若干年后我看到了莫里斯的另一本书,《人这种动物》(The human animal),在书的封面上他这样写道。在坚持讨论人的动物性的同时,莫里斯好像还进行了进一步思考。这一次他给予了人的动物性一个终极的概括,就是那种存在于所有物种身上的传宗接代的本能。他说到,在从猿到人的转变中,人类失去了皮毛,母亲身上没有了可供孩子紧紧攀附的东西,这样不利于那些可怜的小人儿在险恶环境中存活成长。所以,为再次获得与母体的亲密联系,婴儿们不得不使出魅力战术——用纯洁的微笑来打动母亲的心,使母亲再不能够忍心撇下他们。这就是人类笑容的最初来源,也是母亲和孩子之间微妙关系最初的原型。莫里斯就是这样试图用最简单的理由来解释人身上存在的一切复杂的感情和行为,所有一切在他的眼里已经还原到了物种延续的意义上去,所有人们自以为高尚的音乐、美术等种种事业,在他眼里都不啻为这个偌大的人类动物园里的小小游戏而已。

关于这个进化了几千年的人类动物园,我却还是感到有一点不可理解:当人们努力的挺直腰板,深以“驼背”为丑的时候,没有人再会想到,弓着腰,面朝黄土前行,这曾经是我们祖先在直立行走之前的一个天性。

你所唾弃的正是你曾经拥有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