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半夜三更的行为艺术

2002-11-01 13:48 作者:王星 2002年第42期
巴黎警察这几个星期累惨了:从9月22日开始一直到10月6日,巴黎的警察一共应付了三场全市范围的大型活动的秩序维持工作。这其中有9月22日费力未必讨好的“欧洲无汽车日”,9月26日开幕的巴黎国际汽车展,然后就是10月6日的所谓的巴黎“不眠夜(Nuit Blanche)”。

10月6日是巴黎不眠夜,这座城市的各主要街道彻夜灯火通明

巴黎警察这几个星期累惨了:从9月22日开始一直到10月6日,巴黎的警察一共应付了三场全市范围的大型活动的秩序维持工作。这其中有9月22日费力未必讨好的“欧洲无汽车日”,9月26日开幕的巴黎国际汽车展,然后就是10月6日的所谓的巴黎“不眠夜(Nuit Blanche)”。

如果说“欧洲无汽车日”和巴黎国际汽车展还算是“常规性”节目,巴黎“不眠夜”只能说是巴黎市长搞出来的。除了多少有些另类的“同性恋”背景外,现任巴黎市市长贝特朗.德拉诺埃(Bertrand Delanoe)最出名的就是他自称“务实”的工作作风。从他上任一年多的政绩来看,这种“务实”主要表现在他比较擅长给巴黎人制造节日。今年夏天很热闹了一阵的“巴黎海滩”就是他的杰作,随后是“月光下的电影”,在巴黎市内的一些著名景点放映露天电影,10月的这场巴黎“不眠夜”则是他的又一业绩。

“不眠夜”活动从10月5日晚6点开始,一直持续到10月6日凌晨6点。当晚,巴黎市政府、凯旋门、香榭丽舍大街、艾菲尔铁塔、国家歌剧院等市区主要景点免费开放,各主要街道彻夜灯火通明。全市20个城区中还分别安排了16场通宵艺术表演。这类活动在法国并不是第一次举办,巴黎“不眠夜”的组织者此前就在法国另一城市南特组织过同样的活动。不过,在巴黎举办毕竟效果不太一样。“不眠夜”当晚进行的艺术表演有不少都是行为艺术,活动组织者不曾料到的是:巴黎市长本人也成了一场事先没有安排的“行为艺术表演”的参与者。

在位于塞纳河畔的巴黎市政府大厅举办的音乐沙龙是“不眠夜”的活动之一。据法新社报道,10月5日晚,德拉诺埃曾亲自打开市政府的大门欢迎游客。10月6日凌晨2时30分左右,德拉诺埃浏览了市内各处的文化活动后返回市政府参加仍在继续中的音乐沙龙。当他带着助手和保镖正准备从数百名游客中穿行进入自己的办公室时,一名男子突然从人群中冲出,用一把利刃扎伤了德拉诺埃的腹部右侧。德拉诺埃当即倒在地上,数分钟后救护车赶到现场将他送到附近医院救治。据德拉诺埃的女助手安妮.西尔维透露,德拉诺埃在遇刺后“流了很多血”。不过,医院方面的发言人在抢救结束后表示:德拉诺埃的伤势“没有大碍。腹腔内器官的损伤已经得到控制”。

行刺巴黎市长者——阿泽丁.贝尔卡内凶手在行刺后被当场制服。法国警方后来经审讯确认,行刺者名叫阿泽丁.贝尔卡内(Azzedine Berkane),现年39岁,是一名电脑操作员,此前曾有过偷窃和使用暴力等前科。贝尔卡内向警方供称,袭击德拉诺埃是因为自己“不喜欢政治家,尤其不喜欢同性恋”。贝尔卡内还称,当天的袭击事件是一时冲动,完全“没有预谋”。

据报道,德拉诺埃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神志清醒地下达指令,要求文化活动继续,现场继续保持轻松的气氛,游客仍能随意走动,并且可以不接受检查和盘问地出入市政大厅。巴黎人倒也真没让他们的市长失望,无论知情或不知情,反正大家热热闹闹地玩满了一个通宵。“市长遇刺”算是当晚最出乎意料的“行为艺术表演”,而当晚参与人数最多的“行为艺术表演”则是排队:几乎在所有的开放景点和演出场地外面都可以看到人山人海的排队景象。

最莫名其妙的排队出现在一条步行街上。按照市政府颁发的小册子的介绍:这条很有些年头的街道当晚将被一组特别安置的灯光装置照亮,沿街还将有50多名艺术家现场表演。手拿小册子乘兴赶来的人不少,但几乎所有人赶到后都一脸茫然:除了街道两侧特地延长营业时间的酒馆和满地的酒瓶以外,街上看不出多少特别之处。大多数人不甘心,于是大家接着往前涌。每一个略有异状的橱窗都会吸引一部分人驻足,而稍后赶到的人会自动在后面排出一条队,依次走过去看看没什么后再继续前进。耳边此起彼伏着这样的对话:“就这样了吗?”“不会。大家都在这里,肯定有节目。”人们彼此鼓励着,继续在酒瓶碎片和跌跌撞撞的酒鬼间搜寻艺术的痕迹。小册子上的50名艺术家也不知道藏在那里,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还能算数的是个表演杂耍的:穿着牛仔裤的两男一女,各自甩着一根两头点着火的绳子。人们像沙漠里发现绿洲一样围观着,然后大部分不甘心的人继续往前找。

“不眠夜”原定的重头戏是在一个废旧厂房里举办的循环电子乐表演。演出曲目是一位已经得到蓬皮杜中心认可的法国现代作曲家专门为这个夜晚创作的作品。虽然演出要到午夜以后才开始,但场外排队的人格外多。有备而来的人很多,不少人都拎着装啤酒和威士忌的塑料袋。排队的第一个小时里,大家互不打扰地喝着自己的酒。一个半小时后,有人开始找周围的人搭讪聊天。两个小时后,大家开始互换酒瓶;有位已经颇有些醉意的女士拿着瓶兑了苹果汁的伏特加四处邀请:“Un petit bouchoun?(来一小瓶盖酒吗?)”事后算算时间,巴黎市长这时已经遇刺了,但队伍距离门口还远。三个小时后,队伍出现了一些混乱:有人喝醉了,跌坐在路边;一个显然是刚看完演出的年轻人拿路边隔离用的锥形塑料桶当喇叭,朝排队的人高声喊叫:“都回去吧!没什么好看的!”队中一群醉醺醺的女孩边跳舞边唱:“我们在干傻事,我们在排队……”人群里晃过一个蓝色的标志牌:一个酷哥正扛着不知从哪里拔出来的停车标志牌四处游荡。凌晨4点多的时候,终于见到入口了,但又出现了加塞的人,于是队伍中开始有人高唱着《马赛曲》往前挤;拥挤间一个小伙子仍不失风度地对旁边的女士表示:“很荣幸今晚能和您一起排队。”

轰轰烈烈地挤进门以后,人们才发现那位著名的作曲家早已在凌晨3点走了,破烂的厂房中只剩下一些喧闹的实验音乐。散场的路上,和我们一起排了一夜队的一个法国朋友突然表示:“今天中午我要吃牡蛎。”我问他牡蛎是否对熬夜有特别的补养作用。他的回答是:“没有。但现在回去能赶上早市,平时我很少能这么早起来买新鲜牡蛎。”那天中午吃牡蛎的时候估计他会从电视上看到巴黎市长遇刺的消息,但我很怀疑他是否会把这则新闻放在心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