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华山的安全难题

2002-11-01 13:47 作者:金焱 2002年第42期
10月3日,华山景区三名游客坠崖,二人死亡。这两起事故最终确认都是意外。华山旅游发展总公司市场营销部主管索东红10月10日告诉记者,当天的游客应该在1500人左右,3日的坠崖事故对华山的游人数量影响很大,人数为此要减少2000人左右

遇难者戴媛的男友被抢救上来,一直喊着救救她

10月3日,华山景区三名游客坠崖,二人死亡。这两起事故最终确认都是意外。华山旅游发展总公司市场营销部主管索东红10月10日告诉记者,当天的游客应该在1500人左右,3日的坠崖事故对华山的游人数量影响很大,人数为此要减少2000人左右

意 外

记者10月10日沿戴媛走的路线上山,苍龙岭有台阶530级,下来没多远就到了戴媛选择换衣服的平台,这个平台出现得稍嫌突然,西侧一块凸出的大石块将万丈深渊挡在后面。

大石块和平台将戴媛引向崖边,其实在石块对面,就有一个可以换衣服的简易厕所和一块还算宽敞的平地。出事后,石块后一丛树枝被利用起来,一张纸上写着“请勿攀越!”

这张纸成了事故标志。索东红向记者描述戴媛如何觉得衣服穿得多了,男友如何帮她换衣服,两人如何身体碰撞,戴媛失去平衡,失足坠下,男友如何因拉她而随之摔下崖去。陕西省旅游局政策法规处赵正宁处长11日再次向记者讲述此事时说,当时平台上只有这对情侣两人,没有第三者。

戴媛和男友先后从山崖失足下坠后,3日,西安某警察学院的一名老师又在救苦台殒命。按媒体说法,殒命者在铁链护栏内背向悬崖摆了一个姿势照相,照完相弯身拾衣服时,滑落下去。另有接受采访的人对记者强调说,违规站到护栏外的拍照者反而没事,倒是在护栏内的被拍照者发生了意外。

10月8日,西安进行关于华山“十一”黄金周的总结。陕西省旅游局赵正宁处长在电话中接受采访说,陕西省黄金周内的游客接待量增加了20%,华山10月2日的游客量是1.7万人,10月3日是1.69万人,而华山游客的最大核定量是1.5万人。在华阴市电视台新闻节目中,当地副市长兼华山管理局郑局长总结华山黄金周的情况时说,华山这个“十一”黄金周的门票收入是459万元,登山人数达7.5万人。

其实,登山人数的骤增早在1985年前后就已经成了问题。从1985年开始就围绕华山做研究的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学院吕仁义教授说:华山年年都出事,年年都死人。吕仁义1985年曾为华山做整体规划,在他看来,华山的死亡事故除了那些专门到华山自杀的人之外,更多是由于人多拥堵挤压造成的。

从这一点上看,戴媛等人坠崖并非直接源于人多拥挤也多少让人感到意外。

华山的卖点

“险”显然是华山的卖点。

西安的奚先生1986年时第一次登华山,他描述的情景听起来颇让人神往:那时人们都是夜半出发,每人胸前挂着一个手电筒,“你看到的只是手电筒照到的一小块光亮,就沿着这个光亮走。”虽然是晚上,但是人也一个挨着一个,“抬头看到的是你前面人的腿,回头一看,手电筒的光组成一条长龙”。

有一种被华山旅游发展总公司办公室副主任杨晓庆斥责为“渲染”的说法是,人们选择天黑走一是为了在堪称“看日出十大胜地”中排名第二的华山看太阳从黄河上冉冉升起,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华山太险,黑夜里走两边险象环生的路段就看不到了,人也就不害怕了。

索东红告诉记者,华山真正的建设是从1983年华山抢险后开始的。英模报告团在全国做报告后,中央给华山拨了3000多万元支持华山建设。千尺幢旁边的新道第二年就开始复凿。

从那时起,华山游客数量每年都有增加。杨晓庆说,华山的第一次游客高峰期是在1987年,当时人数就达到30多万人。但也就在1987年,华山旅游开始走下坡路。知情者说,有一天山上连续下了40分钟的暴雨,暴雨冲走了留在峪道里的十多个游人,也把华山的“火爆”场面冲走了。

吕仁义在1985年为华山测定了一个合理环境容量,这个容量前提是,华山的主景区面积只有0.44平方公里,“只相当于黄山的一个景区”。吕仁义说测算方法有很多,主要是面积法或路线法,比如当时考虑华山游人能到达的游览面积是60平方公里,同时测定千尺幢、百尺峡、苍龙岭等险要地段的卡口能过多少人,加上供水等指标,以其最小容量算出华山瞬时滞留游客量是6000人。

对这个十六七年前制定的数字,吕仁义认为放在现在仍然不是保守数字,他说,如果一年里只有几天时间人数上了万,问题还不太大,如果连续超出这个数字,达到一定阶段就会出现危险,他称之为锈幢——游人前进不得后退不得,而且持续时间最长达6小时。在没有索道的情况下,如果连续两天游客达到8000人,那么就将发生锈幢。

“6000人这个数字是有全国专家评审的,国务院也批准了。”记者见到每个华山旅游发展总公司的工作人员都要提及。赵正宁则说,华山确实发生过几次重大事件,这也逐渐提高了对华山旅游安全的重视。在那之后,“华山旅游,尤其是在黄金周期间必须报给中央政府,这就是华山旅游的地位”。

还有一个插曲是,去年4月华山西山门人行涵洞内游人拥挤踩踏造成17人死亡、5人受伤,这起特大伤亡事故致使华阴市从市委书记到市长到华山市管理局负责人等一批官员受到处理。曾经做过导游的当地人王胜利说,当时正值每年农历三月十五日的古会,因为玉泉院免收门票,华山西山门也是半价售票,结果在古会第二天,也就是4月8日游客猛增到六七万人。玉泉院通往华山西山门的人行涵洞内,一是从来没有灯,一是走两米有两个台阶,“你站着不用动,几分钟就被挤过去了”。出事后,蹩脚的台阶被打掉修成了平的,玉泉院的12元门票也被取消,华山的门票则从60元涨到70元。

这样大面积的官员撤职、处分为华山安全打下了“官员”基础。索东红说:“领导每次检查都要加很多铁链子,有的没法再加了,就又加高。”杨晓庆则说,他们的安全管理系统有100多页的制度汇编,从紧急防火、防天灾,到日常巡逻、更换设备都想到了,铁链铁桩每天都检查。

就在记者采访专家到工作人员都认为华山的安全问题已经解决时,一个新的问题产生了,华山的卖点——“险”——成了一个令人尴尬的词。

谁的华山

这个难题其实不只是现在才有。显然,华山的经营者们一直以来做的工作都是在分流上下山的游人,降低风险的同时增加游客量。记者登华山时,已经不必再走“自古华山一条路”,满浦峪进山旅游路线和智取华山旅游路线都已开通,那些景点间只有容一人上下的通道也都进行了加宽,或新修辅道,杨晓庆说山上辅道现在已经长达五六公里,加快了游人上下山的循环,最大的变化来自投资8909万元兴建的“亚洲第一索”的北峰索道,杨晓庆说,1987年之后直到1996年4月索道开通,华山游客数量才开始大幅上升,1997年是48万人,1998年涨到52万,1999年达58万,2000年因为黄金周的缘故升到68万,这个数字与2001年的情况基本持平。

华山旅游公司现在考虑最多的还是发展问题,华山论剑是个新增设的景点,围棋文化也是他们找到的一个突破口,索东红说:“我们从1997年开始搞国内、国际的攀岩锦标赛,结果花去了七八十万元,搞活动是要挣钱的,不过我们到现在还是不行。”索东红的忧虑是,“山西绵山的游客量都超过我们了,而他们是前年才开的一个项目。”陕西旅游集团公司办公室副主任程建设说,从景点接待人数看,“兵马俑”占第一位,“华山”次于华清池。但由于华清池门票比华山要低,所以“华山”的收入仅次于“兵马俑”,排名第二。

杨晓庆说,华山上能赚上钱的就是门票,去年收入虽然是4500多万元,但华山下的配套设施太差。索道一方面带来了客流,一方面也使原本可以停留两天的行程缩短为只有一天,这样平均算下来,每天的客流量只有2000人左右的华山靠门票吃饭就很成问题,索东红抱怨体制不顺,他说,这4500万收入每年有1700万元左右上交到华阴市,交华管局2000多万元,再要向集团交管理费100多万元,“婆婆太多了”。

而在目前,他们想到的解决方案是:再兴建一条索道,从西峰直接到达仙峪景区,仙峪是一个景色清灵正待开发的景区,被认为是解决华山扩容问题的“关键”。程建设说这是一条简易索道,落差只有三四百米,“会吸引更多的人”。

对华山旅游总公司修索道的举动,北峰索道的经营者——三特索道有限公司总经理邓勇持保留态度,他说,华山本身面积很小,其客流容量已经被陕西省限定在15000人以内,索道建成增加新的游客量,是否会对植被造成损害?从索道公司的角度,他的担忧是:“在两个黄金周期间是会起到缓解客流的作用,但我们的索道到现在为止也只动用了总运量的2/5,全年有3/5总运量是处于半浪费状态。”

吕仁义在2000年参与了华山旅游发展总体规划,他说这一次他是从更广泛的生态角度测算了一个新的数据:华山上上到一万人时,两侧30米线内的华山松就会发黄,局部生态环境就会被破坏。这位老教授很痛心地说,原来华山的垂直分布很清楚,峪道里全是树,现在灌木和藤类植物由于人们的践踏已经没有了。“华山不只是自然景观,石头缝里长出来的就是文物。”“我曾经跟他们发过火,我说,片面追求人数就是饮鸩止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