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专访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副总裁宫国魁

2002-10-28 13:45 作者:李菁 2002年第17期
这次事故调查是以韩国民航局为主的,由中国、美国、韩国三方共同参与现场勘测。目前机长状况、黑匣子的情况都掌握了,专家正在一起研究。国航作为被调查方,主要的任务是提供情况。现在对事故原因有许多报道,但大部分都属于猜测。我认为,对事故的分析一定要综合分析,包括天气因素、机场状况等,有些媒体的说法是道听途说。

三联生活周刊:您能否介绍一下现在事故调查的进展状况?

宫国魁:这次事故调查是以韩国民航局为主的,由中国、美国、韩国三方共同参与现场勘测。目前机长状况、黑匣子的情况都掌握了,专家正在一起研究。国航作为被调查方,主要的任务是提供情况。现在对事故原因有许多报道,但大部分都属于猜测。我认为,对事故的分析一定要综合分析,包括天气因素、机场状况等,有些媒体的说法是道听途说。

三联生活周刊:事故处理小组现在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宫国魁:今天(4月19日)晚上大部分家属都要来了,我手头上的报告是说有75位家属,其中死难者家属35人,机组家属40人,另外还有陪同的46位国航员工。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把他们安顿好。

三联生活周刊:处理这起空难的主要难度在哪儿?

宫国魁:两个难度。一是空难是发生在韩国。与韩国家属语言不通、风俗习惯不一样,家属们一些误解和不满是存在的;第二个难度是国航安全飞行了47周年,对怎么处理这样的突发事件没有经验。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变化,事故处理小组也在随时调整自己的工作,可以说,每个小时都在发生变化。我是15日晚上就来到釜山的。到了之后去了抢救中心,看伤员、看家属。韩国方面成立了“应策委员会”,400多位家属代表也成立了委员会。我们向这些家属们表示了道歉和慰问。现在我们一是安排死难者家属做DNA检测;二是设置灵堂进行吊唁,这已由金海市政府出面组织了,费用由国航负担。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现在是否考虑到赔偿问题?

宫国魁:赔偿问题难度更大一些。现在的情况是正在进行尸体辨认,家属们绝口不提赔偿问题。按照韩国的风俗,在死者没有找到、没有安葬的情况下,提钱的问题是对死者的不敬。现在已发生的费用,暂时由我们的合作伙伴——韩亚航空公司来支付。

三联生活周刊:这次空难对国航的运营有什么样的影响?

宫国魁:现在看来基本没什么大的影响。我们现在组成两套人马,一套在国内抓安全生产,通过这次事件,要“坏事变好事”,不管调查结果如何,都要加强安全意识。47年的安全飞行纪录既是一个荣誉,也是一个包袱,现在包袱丢掉了。民航飞行,安全是相对的,任何一家航空公司都不能保证绝对安全。但一些重大的安全事故是可以避免的。以后我们还要继续加强安全教育,从飞行员的选拔到日常管理等等,都要加强。国航连续三年亏损,一共20多个亿,从去年开始刚刚盈利。影响肯定是存在的。我们一定要尽量做到不影响扭亏目标。

三联生活周刊:作为特殊的运输企业,国航在争取经济效益的同时是如何考虑安全因素的?

宫国魁:首先国航是个企业,是企业就要赢利,要以效益为中心。但另外,国航是个特殊的行业,是空中交通,安全对它来说非常重要。企业的经济效益和安全教育我们要同时抓。

三联生活周刊:国航在这次事件中的反思是什么?

宫国魁:对事件的反思要在事故调查之后做。但不管是什么具体原因,我们都要加强安全教育,以此事件作为安全教育的动力,全面检查、改进我们的工作。

空难发生后,国家领导人都发了唁电,送了花圈,据我所知,这种处理调子以前是没有的。说明中韩两国领导人对此事的重视,另外也说明,不希望因此影响两国关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