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国航:如何造就一名机长

2002-10-28 13:40 作者:巫昂 2002年第17期
一个服务于国航的飞行员,从入飞行院校到成为一名机长,至少需要七年时间,国航要求一名波音737机长必须起码有3000个小时的飞行时间,而波音767机长的飞行时间则必须达到4000小时。并不是每个飞行学员的最终志向都是当一名机长,国外有些飞行员是终身副驾,他们认为自己更长于技术,不适合做管理。

一个服务于国航的飞行员,从入飞行院校到成为一名机长,至少需要七年时间,国航要求一名波音737机长必须起码有3000个小时的飞行时间,而波音767机长的飞行时间则必须达到4000小时。并不是每个飞行学员的最终志向都是当一名机长,国外有些飞行员是终身副驾,他们认为自己更长于技术,不适合做管理。

业内人士马辉煌(化名)告诉记者:“在1995年之前,国内只有位于四川广汉的中国民航飞行学院这一家飞行员培训院校,下设广汉(在离本部3公里处)、新津、洛阳和绵阳四个分院,还包括在四川遂宁的一个航站,共有五个机场供训练用。一个飞行员需先在本部培训两年,并接受准军事化管理再到分院做初教机训练,最后回到总部,进行高教机训练。学员被要求在校期间通过大学英语4级及计算机2级考试,毕业考试合格后取得本科学历及特种工科学士学位。”

国航飞行员基本上是在北京、石家庄、内蒙及天津招收的,在起码4000名报考生员中仅仅挑出来不到20人,最终能受训的则更少。他们与国航签定了类似于终身制的合同,因为飞行员的培训费基本上是由国航出的,国航培训一名飞行员的总费用,仅仅在飞行学院内,就在69万到110万元之间,这不包括工作后追加的培训。但并不是每个飞行员都知道自己确切的培训费用。他们要上至少43门课程,其中包括一年的国外培训,即到英国牛津大学航空系、美国的飞安学院、德国汉莎飞行学院、澳大利亚墨尔本飞行学院等国外知名飞行院校学习。“在这些国外飞行院校,一名未来的国航飞行员可以体会到两种教育体系的不同。”马辉煌说,“首先,国外的飞行院校更注重一个人在飞行管理上的决策,飞行员要依靠自己的判断,重视偏差修正,教员放手量很高,单飞的机会比较多,一个前来培训的飞行员过12~16个小时就可以单飞,而国内飞行员在国内飞行院校至少要过40个小时才可能单飞。”

马辉煌说:“国外飞行员的来源不同,他们通常从某些飞行俱乐部开始的,攒够一定的飞行小时,再向民航局申请拿执照,最后应聘航空公司的飞行员职位,他们有更大的职位选择空间,比如可以跳槽到国内不同的航空公司,甚至可以到国外的航空公司去飞。比如大韩航空公司一度曾调整过约半数的雇员,从国外招聘了很多外国籍的飞行员。”

而国航直到1999年,才在其体制改革中,将下属40多个机构,撤并了17个。并第一次公开竞聘上岗,全年共解雇了200多名职工和29名空姐。“中国民航对机长的定位,约等于一个大、中型企业的管理者,他们常常被告知:国家的财产、人民的生命安全,十几亿元的东西就扛在你肩头。不仅国航,其他国内航空公司的机长都是很操心的,凡事巨细无遗,都要他们亲自督管。”大到飞行上的技术与安全事务,小到加油车、马桶水车、供餐车乃至某位乘客还没上飞机,他们都要一件件去催。国航对机长的考核有自己的传统方式,因为到目前为止,据“中国民航信息网”提供的数字,国航有66架飞机,包括17架波音747(5架波音747-400,8架波音747-400C,1架波音747-200C,3架波音747-200F),5架波音777,10架波音767,19架波音737-300,4架波音737-800,3架A340,4架Bae146-100,4架Y-7。目前国航经营着国际航线49条,国内航线86条。国际航线连接21个国家的95个城市。而国航拥有的飞行员要超过1000名,一名飞行学院刚刚毕业的新飞行员,要在地面改装学习一年到一年半才能上飞机,再在飞机上当起码半年的观察员与安全员,在此期间,他们主要利用模拟机进行飞行训练。正式上岗成为第二副驾驶(或称为飞行学员)一年以上后,他们可以升为第一副驾驶,随后,最快要经过五年之后才可能成为机长。在同一航班中,机组要根据实际情况比如机组每个人实力、休息得够不够、机场条件、对机场和航线的熟悉程度等,进行很好的调配。国航通常要求同一机组成员的经验要有所不同,每一机组有一位责任机长,他由公司聘任。

2001年,国航跟其他航空公司一样,将机组复训练从一年一次上升到两次,曾经有20个机长在训练中发现不行,检查后将15个降级使用。“所以,每个国航飞行员应该说都是很敬业的,他们时刻要准备通过严格的考核,防止自己被降级。”马辉煌感慨地说。

设置在首都机场附近的国航飞行训练中心,是国内最早拥有飞行模拟器的飞行员培训基地,该中心按公司的机种和机队的情况配备有波音747-400、777、757/767转换型以及新一代737的全功能飞行模拟器,除了与之配套的FTD(飞行训练装置)以及CBT(计算机辅助训练设备)外,其最有特点的是引进了介于CBT和FTD之间的计算机辅助训练系统(CATS)。从2000年开始,他们还采用一些技术手段更为苛刻地考核飞行员,比如,将机载快速数据存取记录仪所记录的飞行员操作情况,通过地面站还原为三维动画,以便安全部门从中发现机组操作上的问题。

“有资料表明,一名飞行员在空中工作1小时,其负荷等于普通人在地面工作6小时,其遭受的辐射甚至要强过核电站。当少年时期对飞行充满迷恋的理想主义,不知不觉地变成现在沉重的责任感的时候,我甚至都记不起来,这种转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记者采访中遇到另一航空公司的一位机长这么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