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第二战线的恐怖

2002-10-28 11:04 2002年第43期
10月13日中午,梅加瓦蒂把围在总统官邸的100多个记者请进来,举行了自她去年就任总统以来的首次记者招待会。她说:“对国家治安来说,恐怖活动是现实的危险。”

10月13日中午,梅加瓦蒂把围在总统官邸的100多个记者请进来,举行了自她去年就任总统以来的首次记者招待会。她说:“对国家治安来说,恐怖活动是现实的危险。”

她的眼睛红肿,会见记者10分钟左右,然后前往机场飞赴巴厘岛

转移了的“基地”

印尼国家警察总长巴奇蒂尔在巡视巴厘爆炸案现场时指出,巴厘爆炸案证明了一个事实,印尼的确有恐怖分子存在。现在多数分析认为,这起爆炸案应该是“伊斯兰祈祷团”和“基地”共同筹划的。10月20日英国的《星期日泰晤士报》说,用于购买实施爆炸的C4炸药的7.4万美元是从本·拉登的假名账户上划拨的。

美国驻印尼大使博伊斯对美联社说:“我们在最近几个星期已可结束一年来的猜测,就是在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垮台后,‘基地’是否已在印尼活动,是否转移阵地到印尼,或利用印尼为活动基地。”早在去年年底,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总司令丹尼斯·布莱尔上将就表示,恐怖主义网络可能转向东南亚。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马尼拉发现了拉姆齐·优素福,此人后来因制造1993年的世贸中心爆炸案而入狱,这表明恐怖分子认为东南亚是“开展活动的好地方”。

布莱尔上将说,恐怖组织需要的是管理松懈的边界、有空子可钻的银行和货币系统、获得武器和假证件的途径以及当地人民的同情。常有难民船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抵达印度尼西亚,最终驶向澳大利亚。他说,这表明,“那里的确具备一切要素”。

印尼是本区域极端伊斯兰教组织的核心地点。在某种程度上,持续的政局动荡和经济的极端困难,种族暴力冲突不断,使它成了恐怖组织培养细胞的温床。目前,印尼40多个极端组织,大部分是在1998年苏哈托下台之后成立的。

美国有线电视(CNN)收集到的一个录像显示,“基地”在印尼境内已经设立了一个训练营,然而,印尼官方却从来没有承认训练营的存在。这个录像带相信来自阿富汗“基地”组织的录像带库,里头收录了一连串被斩首或截肢的残暴镜头,并通过这一幕幕的暴行,来说明为什么要加入印尼圣战组织。录像带同时收录了数名口操印尼语、自称是圣战组织成员的男子的说话,阿拉伯字幕显示,这群人誓死要和非信仰者战斗到底。

“反恐”的作用与反作用

巴厘岛爆炸事件后,有评论指出,这是对印尼梅加瓦蒂政府的一个警告,让她不要太亲美。巴厘是梅加瓦蒂外祖母的家乡,岛上七成居民都是她领导的民主斗争党的支持者。巴厘岛的绝大多数居民都信奉印度教,因印尼治安当局严加控制,过去巴厘岛的伊斯兰激进派的活动并不明显。但是,在伊斯兰教徒看来,在海水浴场穿大胆裸露的泳装以及跳毫无拘束的迪斯科舞,就是颓废。

印尼总统梅加瓦蒂曾经是“9·11”事件发生后第一个访问美国的外国元首,这个姿态为她的国家赢得了5亿美元的贷款。今年7月底在东盟地区论坛上,作为东盟地区最大国家,印尼加入了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力主形成的反恐声明。这个声明是为了建立一个“行动框架”,以在东南亚打击恐怖主义。

在此后鲍威尔访问雅加达期间,印尼成了接受鲍威尔“派发红包”的两个东南亚国家之一,另一个是菲律宾。鲍威尔允诺向印尼提供5000万美元的援助,帮助其安全部队——它长期以来因侵犯人权而受到批评——打击恐怖主义。大部分资金许诺给警察,并准备尽快恢复双边军事关系。此前,针对在东帝汶发生的大规模暴力冲突,华盛顿于1999年断绝了双方的军事来往。自此,印尼开始被纳入美国出于对于伊斯兰好战分子的“恐惧”而在东南亚的开辟的“反恐”第二战线。

最早加入反恐“第二战线”的是菲律宾。年初,美国向菲律宾派遣了由特种部队组成的军事顾问团,对正在打击阿布沙耶夫叛军的政府军进行为期6个月的训练。同时,美国政府还向菲军提供了运输机、直升机和步枪等装备,并决定今年向菲律宾提供7020万美元的军事援助,相当于前一年的三倍。据《简氏情报文摘》报道,从10月份开始的第二次训练菲律宾的武装部队的任务将更为全面。

政府转向“亲美”让极端分子们下定了恐怖袭击的决心,在巴厘岛爆炸案发生后,菲律宾当地媒体就纷纷认为,由于本国在外交政策上与美国靠拢,菲律宾将是恐怖分子袭击的下一个目标。不出预料,5天以后,连环炸弹在菲律宾南部美军驻扎地三宝颜市中心爆炸,当场炸死6人,100多人受伤。

巴厘岛爆炸案让一直对美国称印尼“是国际恐怖主义温床”的说法持否定态度的印尼政府不得不改变方针,加强同美国的反恐合作。爆炸案后的第二天,印尼就召开了紧急内阁会议制定出8项反恐措施,其中包括,将与外国的调查机构配合,加强反恐对策。

“伊斯兰祈祷团”和“曼蒂基”

巴厘岛的爆炸牵动印尼经济,股市大幅下挫。尽管对于是否存在一个协调一致的“伊斯兰祈祷团”组织还有争议,但安全分析家们只是对它们的合作程度表示怀疑,并认定“伊斯兰祈祷团”在“基地”的帮助下,早已建立了自己在东南亚的网络。

《亚洲华尔街日报》报道说,亚洲情报官员认定该组织的领导人是阿布·巴卡尔·巴希尔。他是印尼的一个伊斯兰教长,在印尼乡村穆斯林中享有相当大的威信。他在爪哇中部的伍尔基村庄开设了一所宗教学校,一直开到现在。阿布·巴卡尔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一些被捕的恐怖分子嫌疑人过去曾经在他的学校里学习,或是接受他的宗教指导。但是他否认美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政府说他是同“基地”组织有关的一个地区恐怖组织最高领导人的说法。他说:“如果美国和犹太人控告我们是恐怖分子,我一点也不吃惊。那是异教徒的态度。”

1993年,“伊斯兰祈祷团”首次作为一个地区力量发挥作用。该组织的目的是打击基督教徒,控制印尼东部的摩鹿加群岛。“伊斯兰祈祷团”成立了一支武装,在印尼、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招募穆斯林士兵。这些新兵被送往位于苏拉威岛和棉兰老岛的军事训练营,然后被派遣参加摩鹿加群岛战斗。2000年中,“伊斯兰祈祷团”针对菲律宾政府发动了攻击,目的是报复马尼拉对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在棉兰老岛营地的袭击。

安全官员说,从1996年起“伊斯兰祈祷团”组织出现了一个名叫里杜安·伊萨姆丁,又名汉巴利的伊斯兰教长,他被怀疑是“基地”组织成员,曾经参与在亚洲劫持和炸毁11架美国喷气式客机的未遂阴谋。

据情报官员掌握的材料,在1996年底的某一时间,里杜安找到阿布·巴卡尔。里杜安显然希望以“伊斯兰祈祷团”为首的网络成为东南亚的独立组织,并在必要时与“基地”组织和其他伊斯兰组织合作,根据情报官员得到的信息,阿布·巴卡尔欢迎并赞同这个主张。

《亚洲华尔街时报》引述安全官员的话说,“伊斯兰祈祷团”像跨国公司一样,按地理位置分成三个责任区。分支机构被称作“曼蒂基”(Mantiqi),但不清楚它代表什么意思。这三个“曼蒂基”在爆炸训练、武器走私和其他资助活动上紧密协作。马来西亚一名负责调查恐怖活动的政府官员说:“以前,我们认为发生在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等地的爆炸事件是孤立的。现在,我们必须假设每一件事都是相关的。”

第一个出现的分支是“曼蒂基一号”,重点放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半岛,领导人是里杜安本人和他的一个亲密伙伴穆罕默德·伊克巴勒。根据马来西亚严厉的安全法规定,穆罕默德·伊克巴勒去年6月被拘禁,该法律允许不通过审判就实施拘禁。一些安全官员认为,里杜安从印尼苏拉威岛上发号施令。他后来建成以印尼爪哇岛为重点的“曼蒂基二号”,任命一个叫阿卜杜拉·安肖里的人为领导人。阿卜杜拉是一个雄辩的演说家,他的另一个名字阿布·法提赫更为人熟知,有时也被叫作伊布努·托伊布。他在80年代因为参与穆斯林好战运动同阿布·巴卡尔一起被印尼苏哈托政府逮捕,后来被释放。一名知情人说,阿卜杜拉40多岁,主要在苏拉威岛活动,有时也秘密前往雅加达。另一国家的情报官员说,印尼当局正在寻找阿卜杜拉,但是这一说法没有得到印尼当局证实。

为完成这一网络的建设,里杜安求助于苏莱曼·阿巴斯。苏莱曼,有时也叫索利曼,成为“曼蒂基三号”的领导人,主管棉兰老岛、马来西亚婆罗岛上的沙巴州和印尼苏拉威的活动。地区情报官员说,苏莱曼同棉兰老岛伊斯兰解放阵线或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关系密切。该好战组织企图从菲律宾独立出去,受到菲律宾和马来西亚当局的通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