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南太平洋的“血腥玛丽”

2002-10-28 10:57 2002年第43期

库塔海滩上的守灵夜

1949年4月7日,理查斯·罗杰斯和奥斯卡·汉默斯坦的百老汇音乐剧《南太平洋》首次公演。故事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南太平洋的小岛上,水手、海军以及陆战队员在聚会之时高歌《Bloody Mary》,不过他们所说的“血腥玛丽”并不是那种鸡尾酒,而是指岛上的一个原住民妇女,她开了一家店,出售廉价的酒、草裙和土人以特殊方法加工缩小的头颅骨,大兵们最喜欢到她的店里去打发时间。

美国海军中尉盖博来到这里,他的任务是调查日军驻防,把敌情通报给空军。在这座岛屿附近,还有另外一个叫做“巴厘”的小岛,只有军官可以前去,“血腥玛丽”面对盖博有一个著名的唱段,那就是“Bali H'ai”。

《南太平洋》连续演出1925场,将近5年之久,1958年,这部音乐剧改编为电影。西方人从这个故事里知道了美丽的巴厘岛。这个故事的主角是来自阿肯色州小石城的美国海军护士内莉和久居小岛的法国人埃米尔,为了突显男主角“比较有文化”的法国人身分,罗杰斯与汉默斯坦刻意安排正统声乐家以歌剧的唱腔来演出这个角色。他们当时聘请了大都会歌剧院的男低音歌手艾齐欧·平萨(Ezio Pinza),这是他首度登上音乐剧舞台,也是百老汇音乐剧史上的一项创举。此举使得《南太平洋》成为百老汇古典气息最浓厚的一出戏。几十年以来,只要是演这出戏,无论是舞台、电影或灌录唱片,由歌剧男明星来担任男主角,已经成了一种惯例。西班牙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卡雷拉斯在1986年录制了该剧唱片,有评论说,从白血病中劫后余生的卡雷拉斯,演唱时嗓音虽失去昔日光辉,但音乐剧的主题歌《某个心醉的夜晚》听来仍然感人泪下。

作为旅游胜地,许多澳大利亚人和亚洲人将巴厘岛当作国外旅行的第一站,这里一直享有安全的“天堂岛”的美誉。根据CEIC亚洲经济数据库(CEIC Asian Economic Database)显示,印尼旅游业在1996年达到高峰,旅游业收入为63亿美元,但到1998年下降至44亿美元。这一年,印度尼西亚发生动荡局面,长期当政的苏哈托总统遭到连续不断要求其下台的示威。但1998年过后,印尼的旅游业又开始回暖,2000年旅游收入达到了58亿美元。巴厘岛的稳定是上述数字背后的关键因素。据巴厘旅游局(Bali Tourism Authority)的数据,即使在2000年,伊斯兰武装分子威胁要清理爪哇岛索罗镇的西方人的时候,前往巴厘岛的外国游客总数依然从前一年的135万增加到了142万。

2002年10月12日,巴厘岛平静如昔,夜晚的库塔海滩依旧游客众多,萨丽俱乐部中挤进几百人。这是某个心醉的夜晚,也许一些年轻人希望在“萨丽”有爱情发生,就像卡雷拉斯唱的:“某个心醉的夜晚,你可能见着个陌生人,在拥挤的房子里……只要你遇到她,千万别让她溜了。”

来自新西兰的电视制作人理查德·普尔排了20分钟队也没能进入“萨丽”,他就在街道上架起摄像机,显示屏上的时间是23点30分,就在他开拍夜景之时,爆炸发生了。普尔说,那场景如此惨烈,以致他很难拍摄下去。

10月13日,澳大利亚各家报纸针对巴厘岛炸弹事件发表多篇报道,《每日电讯报》说橄榄球运动员克雷格要带着妻子的尸体飞回希尼。《悉尼先驱晨报》说中央情报局在爆炸14天前曾发出警报称印尼有发生恐怖活动的危险。《澳大利亚财经评论》、《太阳先驱报》都以十几个版的篇幅讲述爆炸引发的悲惨故事。悉尼海豚橄榄球队在医院太平间内支离破碎的尸体中认出5名队友。海豚队的球员第哈特说,他通过文身找到了队友克林特和乔希,克林特的胳膊上有个刺猬文身,乔希的肩膀上也有文身。第哈特说:“在爆炸之后大家陷入恐慌,不知道自己的朋友在哪里,最坏的事情就是不知道。”

在爆炸发生之后的星期日,有5200名旅游者到达巴厘岛,7200人离开。星期一,2800人到达,6500人离开。星期二,1200人到达,5200人离开。

来自德国和澳大利亚的警察,来自苏格兰场和联邦调查局的特工游荡在库塔海滩。在“萨丽”50米外的一家酒店也被爆炸损坏,所幸店里没有伤亡,老板塞加扬说:“我希望3个月后这里能重新营业,我必须笑着迎接游客,这是巴厘。”

附近一家出售纺织品的商店的女店主说:“我们的店铺全完了,我们只能睡在地板上。政府答应给500万卢比(550美元)重建,可我们需要2500万卢比。”

在爆炸过去4天后,萨丽俱乐部从一个娱乐场所变成了一个神殿。每日每夜,都有外国游客和巴厘岛本地人去那里献花,点燃蜡烛,无声的祈祷。爆炸后燃烧的气味还未散去。巴厘岛三位宗教界人士为这个被称为“天堂岛”的地方发生爆炸向国际社会道歉,他们珍视旅游胜地的名声。当地的一出租车司机说:“我们不想对旅游者有任何犯罪行为,伤害他们就是毁掉我们谋生的手段。”

“恐怖分子就是以制造恐惧得以猖狂,”亚洲及太平洋地区旅行协会(PATA)副总裁皮特·西蒙说:“如果他们让人不敢来巴厘岛,那他们就胜利了。”PATA认为,国际社会对恐怖主义的强有立的反击才能使巴厘岛旅游业的损失降到最小。皮特·西蒙说:“我们呼吁尽可能降低旅游警报,从长期来看,应该鼓励旅游者回来而不是阻碍他们。”

旅游业占巴厘岛收入的80%,这个印度尼西亚最繁荣的岛屿只有2%的失业率。他们拥有1400间酒店、750家餐馆,2001年接待了150万外国游客,有10亿美元收入。

“9·11”世贸中心被袭击,可以被看作是对美国资本主义的挑战,但把那两座巨大的写字楼和绵延的库塔海滩联系起来看待,人们所憧憬的一种美好生活的画卷遭到了威胁。据美林公司分析师格雷沙姆估计,受亚洲内部旅游升温的推动,今年2月份至8月份,亚洲前10大航空公司的总客载量较去年同期上升7.7%。就在人们以为航空业将从“9·11”阴影中走出的时候,巴厘爆炸又带来新一轮打击。专家分析,在地区性航空公司中,受影响最大的是澳大利亚的快达航空公司(Qantas Airways Ltd)。往返印尼的游客数量占其客户总数的6%,而巴厘岛是澳大利亚游客最为青睐的旅游景点。澳大利亚人可能会在未来6个月内不愿出国旅游。

10月20日,澳大利亚举行各种活动纪念这个“澳大利亚人的‘9·11’事件”,从北部到塔斯马尼亚岛,人们都在教堂、体育场或家里进行祈祷。一位参加悼念仪式的20岁的妇女卡罗林说:“这爆炸就像是在我们的家台阶上发生的,人们为此恐慌,早上出门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回来。”在参加堪培拉的礼拜之前,澳大利亚首相约翰·霍华德在电视演讲中说:“上周六的炸弹并不是对这个国家的最后攻击,我不是杞人忧天,我们生活在一个如此不同的世界。”

在悉尼有纪念演出,在佩思有烛光守夜。正午时分,全国有1分钟的默哀时间以悼念澳大利亚在和平时期遭到的最大牺牲。

伦敦白金汉宫和英国在世界各地的使馆都降半旗。美国总统布什在演讲中说:“我们将共同面对敌人,我们将共同作战,让世界更和平更自由。”鲍威尔说:“现在我们要显示钢铁之刺与勇气之心,这是澳大利亚人民的‘9·11’,这个事件让我们再次团结,对恐怖主义采取行动,不只是一点点行动,而是彻底击败他们。从这一刻,你不能躲避,不能绕开,不能逃跑。”

死者的数字在上升,失踪者的下落在证实。巴厘当地的印度教徒相信,死者的灵魂还逗留在人的世界与精神的世界之间。有人做辨别尸体这样的工作,也有人要做同样重要的工作,那就是净化爆炸地点,驱逐那里的魔鬼,安慰逝者的灵魂。

对旅游者来说,巴厘岛的印度教是一种猎奇,是拍摄异域风情照片的好主题,然而现代生活虽全面进入这个岛屿,宗教依旧是当地人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当地官员马德素塔那说,那些在爆炸中死去的人并没有准备好去迎接死亡,他们的灵魂还停留在人界神界之间,如果不净化爆炸点超度他们的灵魂,他们在轮回中将不得安宁。

10月21日,这个月圆之夜有一个传统仪式超度亡灵。萨丽俱乐部爆炸现场摆放上稻谷、水果和椰子,祭司撒圣水并进行祈祷。马德素塔那说:“这个仪式会让我们恢复和平的感觉,这对巴厘岛人重要,对全印度尼西亚的人也重要。大家都可以参加,旅游者和本地人没区别,外国人和印尼人没区别,当我们死去或者陷入悲伤,我们都是一样的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