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不完全市场

2002-10-25 15:40 作者:朱伟
这个月内,《福布斯》2002年度的排行榜又该公布。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这一年之中,先是该刊2001年榜中排名老三的仰融的资产被质疑,仰融后来随之好像在社会生活中消失。接着现在又是杨斌的资产被质疑,而三条简短消息后似乎也有要消失的迹象。前三名中至今为止只有老大刘永好好像还没发生问题。朋友们由此在一起闲聊:胡润与《福布斯》究竟为中国社会做了什么?

在中文中,“市场”一词其实早出于汉,班固《西都赋》中就有“九市开场”句。有意思的是,“场”在古汉语中除场所的正常释义外,还有浮壤的说法,也就是田鼠等掘洞堆起的浮土。在西语中,Bazaar与Markets,后者是前者中的交易行为。“市场”就概念而言,当然应该在完全与公平的前提之下,不完全市场意味着竞争性均衡的基本性质不能得到满足。问题是,无论东西方,市场构成从本质上就是不完全的,人类经济史无非是体现着由不完全向完全的努力而已

上周公众关注的热点其实不是杨斌而是他人。尽管杨斌被《福布斯》列为的中国第二大富翁在国庆节前还被一些媒体追捧,在国庆期间就被警方执行监视居住,但公众对这一信息实在缺少足够关注。中国新闻网10月2日、4日连续发表两条精练的百字以内新闻后,10月7日人民网跟进一条香港金融监管机构关注“欧亚农业”与杨斌事件的消息,此外各媒体再没有详细描述。而令人奇怪的是,新浪这三条消息后的评论帖子在一周内一直保持只有一页的记录。看来像杨斌这样的人并不在大家视野之中。

这个月内,《福布斯》2002年度的排行榜又该公布。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这一年之中,先是该刊2001年榜中排名老三的仰融的资产被质疑,仰融后来随之好像在社会生活中消失。接着现在又是杨斌的资产被质疑,而三条简短消息后似乎也有要消失的迹象。前三名中至今为止只有老大刘永好好像还没发生问题。朋友们由此在一起闲聊:胡润与《福布斯》究竟为中国社会做了什么?

记得胡润在去年榜单公布之后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用了一个“挖”字,他说他的工作是根据各种线索对富翁“掘地三尺”的过程。大家对这个榜不以为然的是,一个英国会计师,用美国人的调查财富手段,来面对一个有可能会把大量现金藏在家里的国家的富人,如何来保证数据的真实性?好在胡润的“挖掘”对象主要是那些不甘于隐蔽、期望再借助传媒扩展资源的民营企业家,其财富基础也主要是可计算的股值。这样一个排名,选择的是愿意接受排名的对象,大家自然把它当成《福布斯》为欧美不了解中国现状的读者操作的一个游戏,游戏目的是为刊物的影响力与发行量,自然当不得真的。

但胡润的这番操作,又实在构成了某种社会效益:一方面是大家通过这个榜单,从不同方面想到了应该计算显性财产;税务部门只要不被买通,很容易就可获得这一部分显性财产的税收指标。另一方面,随着一些聪明富翁看到上榜可以构成进一步套钱的社会资源,套现能力要是超过应支付的税款,越来越多人反而有兴趣会来参与角逐排名的游戏。财富英雄于是就有可能以更强姿态名正言顺地登上社会舞台,有可能替代社会价值链中的革命英雄与社会道德英雄,这个社会也就会进入“有能力者必然会富裕,贫困者是因为你自己能力不够”的价值体系。因贫富分化所带来的尖锐社会矛盾会渐渐减弱,大家在默认贫富冲突的前提下会慢慢都变得平心静气。

在上一期《三联生活周刊》封面故事《中国富人首次财富调查》中,中国社会科学院与国家统计局的专家共同提出了一个“中国多数富翁致富并非来自资本积累或专利创造的收益,而是来自社会资本与网络效益”的重要结论,这从另一角度正好印证了富翁财富增长与国家银行、国有资产不良经营对比的现实。也就是说,许多钱是经过了从国有到私有的流通,变成了一部分人的财富。这样的流通过程当然不可能被真正透明,努力相对透明就构成了重要的社会价值。胡润通过股值计算杨斌75亿财富的时候,当然不会想到市值与会计报表都是交易的结果;同样,杨斌在有恃无恐的时候。也会妄称他从政府手中拿下的几千亩土地,不算地上产业,光地皮就在30亿元以上。但胡润和《福布斯》引进英国人美国人的价值观对我们构成的现实价值是,仰融也好杨斌也好,所公布的也许并不真实的财富起码为财富监管提供了一种意识,而财富监管又是市场交易相对公正的前提。

我们触摸的这个现实是,一方面是不透明结构致使关于财产的最基本权力得不到首肯或尊重,使正在成长的有产阶级本能地会恐惧“杀富济贫”。新浪关于杨斌事件的仅有一页评论帖子,19条中竟有9条站在杨斌一边,认为社会是不能容纳有钱人,认为富人是推动经济发展的“中流砥柱”,完全不考虑关于公平的社会竞争基础。另一方面,恰恰又是像杨斌这样的人利用这个不透明结构,投资社会网络,利用社会资源蚕食公共利益。不透明性构成不完全市场,各种不同因素的特权都会被因此刺激为市场资源,被垄断的权力自然会产生无法控制的价格。而各种特权的价值进入交易,构成特权的倒买倒卖,公民真正的财产尊严还是被构成嘲讽——当一个三流歌手依靠其特权背景可以通过十多分钟出场获得几万元现金的时候,你依靠正常积累获得的几万元资产还构成权力吗?

在不可能做到完全市场的前提下,竞争肯定是特权拥有或收买者的大餐。这样的前提下,哪怕是极局部的透明都可能成为照亮黑洞的前兆。从这一点上,《福布斯》财富榜最起码从民营企业家的财富计算开始,既给证监与税务机关提供了一定的监管证据,又反过来给大家监管证监与税务机关提供了前提。各种细分的彼此制约与彼此监管是完全的市场的基础,透明化是建立在大家都希望在透明中确立自己权力与自尊的基础之上。从这个意义,我们是不是应该大家都来操作关于财富排名的游戏?要是在企业家排名榜之外另有歌星、演员、导演、制片人、医生、律师、媒体人等各类财富排行榜出现;要是各级公务员的全部收入也可以由大众查询,我们涉及公共利益的财富现状可能就会变得越来越透明。那时候也就不会有人再冒险地把现金藏在家里,关于特权交易的黑价可能会终止,大家也才会有真正财富的尊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