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评介《2003年日本国家破产》

2002-10-24 18:05 作者:金柏松
《破产》一书出版以来已四十余次扩大发行,成为一本难得的畅销书。许多人初看此书常误以为:作者炒作、危言耸听。但仔细研读之后,发现作者向世人揭示日本财政存在的问题确实非常严重,并向着危机步步逼近。日本经济占世界GDP15%,亚洲的60%,与我国经贸关系十分密切。日本经济如发生严重危机对中国、对世界冲击将远比东南亚金融危机大。

90年代日本经济遭遇股市暴跌,泡沫经济破灭、不良债权缠身等一系列打击之后,陷入长期低迷状态。19997年东亚地区暴发金融危机又与日本金融体系动荡彼此呼应,形成股价、货币、贸易、投资轮番下降的国际恶性大循环。当时日本凭借雄厚家底投入大笔资金,出台两个紧急对策法案,才幸免于难,但经济更加萎靡不振。对于日本经济遭受一次次沉重打击和日本政党、政府采取的对策屡屡受挫,日本国民一直心存不满,专家学者也颇为无奈。特别是日本政府负债累累,财政矛盾日益突出,已引起国内外普遍关注。在这种情况下,浅井隆的《2003年日本国家破产》(以下简称《破产》)一书问世。

《破产》一书出版以来已四十余次扩大发行,成为一本难得的畅销书。许多人初看此书常误以为:作者炒作、危言耸听。但仔细研读之后,发现作者向世人揭示日本财政存在的问题确实非常严重,并向着危机步步逼近。日本经济占世界GDP15%,亚洲的60%,与我国经贸关系十分密切。日本经济如发生严重危机对中国、对世界冲击将远比东南亚金融危机大。

《破产》一书的核心观点就是日本政府的资产不像其公布的数字那么多,而负债又比公布的数字大很多,两者相抵后日本政府净债务金额约为1300万亿日元,这相当于日本年创造财富的两倍有余。

如此巨额的债务是谁借给日本政府的,是日本国民和企业。据统计,2000年日本国民拥有1300多万亿金融资产。作者分折认为其中有400万亿日元用于个人还债,有200万亿日元是收不回来的呆账,在剩余的700万亿日元中政府靠发行国债等方式最多可吸收300万亿。同时日本政府从民间企业、团体那里最多还可吸收300万亿,两者之合为600万亿日元。作者结论就是日本政府净欠债是1300万亿,而可吸收利用的资金仅600万亿,目前政府存在700万亿日元资金缺口。这种情况下,如果是企业、银行只有倒闭,而政府不同,必要时可通过增税、增加货币发行量、发行国债或超长期国债等方式弥补。如此一来日本国内势必出现资金严重短缺、利率直线上升、日元贬值一夜之间可能成为废纸的情况,结果造成日本国家破产。“二战”前聪明的德国人、古罗马时代的罗马帝国都曾犯过同样的错误。为此作者特意出版此书“警告”国民,然后作者再续“对策”,告之日本国民只有早做准备,资金外逃,购买保值物品才能在即将来临的一场危机中生存下来。

《破产》一书大量引用专家学者的观点,增加了书中观点可信度。事实上日本政府财政问题早已引起各界关注,日本学者庆应大学讲师土居丈朗是日本政府经济企划厅组织的政策课题研究人员之一,曾专门研究过财政赤字、债务问题。课题组成员用计量经济学的理论和方法分析日本战后四十余年各项数据资料,结果认为:如果日本政府保持现有的财政运营方式,则财政赤字还会不断扩大,日本政府将无法以税金还债付息,破产的可能性为95%。这份研究报告在日本政府内部引起震动,原计划公开发表但因影响太大可能会引起严重后果故未能公开面世,仅在《日经金融新闻》上发表了一条消息。详细内容虽无法考证,但在消息报道中引用土居丈朗的结论性讲话却无可置疑。

此外,在《破产》续集中作者还引用2000年11月30日的《周刊新潮》上发表的一篇题为《持续下去2006年日本将崩溃》文章中的一段话:2006年以后矛盾急速恶化,不管是谁都会明白日本经济正在通往危机的轨道上行走。经济低增长下的高失业、高利率将导致政府债务对GDP比率无法阻止地上升。而这篇文章是摘自日本著名研究机构野村综合研究所的一份报告。文章还引述一段日本著名学者中京大学经济学系教授水谷研治的评论:日本政府现在偿付的国债利息为11万亿日元,这是利率在1.8%低水平时的情况。当国债不断膨胀,信用等级不断下调,日本国债买方大量减少时,利率就会大幅上升。如果利息升至目前的3倍,仅支付利息就需44万亿日元。而日本政府每年税收仅52万亿日元,其给地方拨付后还剩37万亿日元,显然已经无法还清国债利息,那时政府将会眨眼之间跌入债务地狱。

我记得最清楚不过的是在日本政府森喜朗执政时期,宫泽喜一财政大臣的一段讲话。他在2001年3月8日回答自民党议员松村龙二有关财政赤字问题时讲道:“日本财政‘非常的’后又立即改口为‘有些接近’破产”,“日本现在必须进行根本性的财政改革”云云。当时日本各大电台现场转播和事后报道曾引起轩然大波。
此外,日本近年崛起的著名企业家尤尼克罗公司的总裁柳井先生也曾针对日本政府不断扩大预算情况评价道:企业经营者要有应付突然事变的准备。“内心虽然不希望日本国家自我走向衰亡,但可借助外力实施变改。”并认为“日本政府浪费税金,不断地救助衰退产业,日本出现超高通涨和日元超低贬值的可能性极大”。

《破产》一书引用的数据、资料都是客观事实,分析判断方向正确。不过其依据资料还不够充分,也没有进行科学的定量分析,因此得出的结论“2003年日本国家破产”不能简单肯定或否定。事实上他本人在书中也提到日本国家破产的可能性为80%,还有20%是看日本能否进行大刀阔斧式改革。也就是说日本经济还有挽救余地。同时作者实际论述时,认为日本国家真要破产时间早的话在2003年,迟则到2010年。

日本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外汇贮备高达3000亿美元以上,贸易规模居世界第三位,拥有133万亿日元纯海外资产,在世界经济舞台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日本一旦暴发财政危机,则金融危机、经济危机都会随后引发,其对国际上的影响远大于东亚金融危机。

首先从日本拥有巨额美国国债来讲,如果日本抛售,可能引起美元大幅贬值,加上日本的企业、银行抛售债权、撤资,则国际金融市场势必发生动荡。

其次,日本企业可能一时间账户冻结,支付能力丧失,对外贸易势必大幅减少。

其三,日本经济危机,经济规模大缩水。90年代苏联解体,国民生产总值减少40%,东亚金融危机使其经济倒退3~5年,乌拉圭金融危机今年经济预计减少11%。日本经济一旦发生大危机损失可能如苏联大,但可能比东亚国家更严重。并且世界经济也将随之进入动荡的年代。

所以世界各国有权要求日本尽快公开其财政真实情况,实施根本性改革,以便避免严重事件发生。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