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重叠遮蔽

2002-10-23 16:26 作者:朱伟
但愿因面子对生命价值的遮蔽不仅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因为我读到过一位艾滋感染者这样一段伤感的语录;“如果有一天我的手破了去医院,很坦然地说,‘我是HIV携带者,请注意消毒。’医生与其他病人都很平静;如果有一天我去理发,我对理发师说,‘我是HIV携带者,请注意消毒。’理发师与其他客人都很平静;这一天就是我们的节日。”■

遮蔽首先是一个动词,遮为蔽。此词最原始的词义就与脸面有关:《礼记·内则》:“女子出门,必拥蔽其面。”“蔽”字在《左传》中有这样的用法“以诬道蔽诸侯,罪莫大矣。”(襄公二十七年,杨伯峻注;“蔽,塞也,壅也。”)《韩非子》中是,“大臣比周,蔽上为一”。“遮”只是为面子的掩。“遮蔽”一词,早出于《朱子语类》:“然豫挟虏人以为重,今且得豫遮蔽虏人,我之被祸犹小。”

上周虽然周一晚6点50分在内蒙古丰镇发生了教学楼护栏坍塌事件,又有21名孩子告别人间,但大众的神经似乎已经麻木。我注意到新浪网并未将其置于重要位置,论坛页码至今仅29页,大家的议论多类似“习惯了,又不是第一次”这样的感叹。要说议论热点,似乎还在高枫。从国情说来,21名普通孩子的生命自然不如一个明星的追悼会引人关注,何况之间有窥私与是否商业操作的集体兴奋点,PCP也是一个新词。上周在大家的玩笑词中多了一句:“你的感冒怎么还不好?”也就是说,感冒不好就有可能是PCP肺炎,PCP肺炎就有可能是艾滋。

总之,艾滋是确实地离大家近了。过去虽也有正在蔓延的说法,但大家看到的都是国外、更多是非洲的形象。前两年开始谈虎色变河南的艾滋村,开始有中国艾滋病人形象出现,但也多是血液感染的农民,与城市距离尚远。且也有专家议论,认为中国艾滋感染比例应多为血液感染途径,性不是主要因素,大家也就心宽很多。这两周,也不知怎么突然就意识到,艾滋可能就在身边兵临城下了。当然,不仅因为高枫越议论越悬的病。

上周出版的第39期《三联生活周刊》发表记者金焱的文章,提出有关艾滋数据问题。此文原始新闻点是《重庆晨报》9月20日一篇不足300字的消息,此消息披露,重庆艾滋发现人数在全国排名22。这个排名意味什么?按重庆发现感染129例的比例,前21个城市究竟是怎样排序,各自比例又如何?编辑部曾要求金焱了解有关数字,但截稿之前一直联系不到有关方面。事后,卫生部有关方面人士说法是,排序只是据各地定期报送数字的一个不严格的排名。因为有许多地区对有关数字采用遮蔽方式,所以他们认为排序比较缺乏准确基础。

金焱文章见刊后,我听到的最多反映是“恐惧”。一位从国外重新投入祖国怀抱的朋友说,“最恐惧的就是你觉得它到处都是,可能就在你身边,可就是不知道它在哪里威胁着你。”按这位在国外听过很多中国艾滋病现状谣传的朋友说,“艾滋病毒携带者大多隐藏于地下,这些人往往都还在正常生活与交往,没有任何措施。而且对高危人群缺少伸入的调查与控制,你不觉得恐惧?”按他的说法,恐惧就来自遮蔽,“对新闻的控制有必要,我也可以不看新闻。但艾滋是一种传染病,它关乎我的生命安全,你遮蔽就关乎到我的安全。艾滋既然是一种大面积的存在,最安全的社会就是透明的社会。”

事关艾滋的透明度其实不是一个大问题,它关乎的只是各方面的面子,但在中国,面子往往就比生命本身还要重要。对各级政府,艾滋数字是社会公德水准的体现;对染艾滋的个体,艾滋的符号自然也是道德败坏的标识。连高枫这样唱过《大中国》,还只有艾滋怀疑就被网上大量评论为“天作孽犹可救,人作孽不可活”。整个社会都要面子而无容纳这种病人的栖身之处,又有谁愿意承认自己是艾滋呢?

一方面是富裕起来的大家欲望的膨胀初期,传统道德水准遭到最大限度突破——有了钱的男人觉得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玩,没有钱的女人觉得身体消费最不需原始投资。另一方面是大家都要道德的面子——政府要社会公德,公安要扫黄业绩,但面子解决不了的消费彼此需求又使各种暗店越开越多,私下交易价格越来越下降。遮蔽与打击,使行业腐败与这些暗店日益勾结;价格下降又使本来就没有卫生保证的交易更不卫生。这里的重叠遮蔽意味在,因为有遮蔽也就有特权,有特权也就有额外的收益;而因为有遮蔽就不需行业必须的投入,而降低的成本又反过来变成打击的利益。

我们在面子影响下往往会掩藏艾滋性传播的危害性,但实际恰恰是性传播正对社会造成更大的危险性——你可以杜绝血液传播的可能,能不能杜绝性?我奇怪的是,媒体发表关于国内艾滋现状寥寥无几的文章,论坛获得的帖子同样寥寥无几。难道我们真是对这种越来越逼近的恐惧也越来越麻木?我深受震动的是金焱文章发表后论坛里的这样一个帖子:“是不是要不输血,用安全套就可以保护自己?告诉告诉我吧!”而我们这个社会对这样关乎大家生命的事情,又到底告诉了什么?9月25日,卫生部与世界卫生组织刚在第二批中国城市娱乐场所推广100%使用安全套,两年推广共4个不知名的小城,这仅是试点,因为在大城市会造成重大影响。但就此,也根本推广不下去,而且被论坛中称为“假新闻”与“无廉耻”。更可怕的是,不妨在周边做一个调查:你自己、你周围的朋友究竟多少人使用安全套?在国人的语言中,它被鄙称为“塑料皮”——男人不愿使用一是觉得不能淋漓尽致,二是觉得“过于麻烦”。而女人据说往往会把它上升为“信任”高度——不要求戴是信任,反过来就当然是不信任。

但愿因面子对生命价值的遮蔽不仅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因为我读到过一位艾滋感染者这样一段伤感的语录;“如果有一天我的手破了去医院,很坦然地说,‘我是HIV携带者,请注意消毒。’医生与其他病人都很平静;如果有一天我去理发,我对理发师说,‘我是HIV携带者,请注意消毒。’理发师与其他客人都很平静;这一天就是我们的节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