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婚礼

2002-10-22 15:33 作者:杨不过 2002年第19期
我是个早早下定决心要晚婚的人,每当逛街时看到那种耀眼夸张得平时穿不出去的衣服,总要喜滋滋地想:等有朋友结婚了,我一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参加婚礼。

我是个早早下定决心要晚婚的人,每当逛街时看到那种耀眼夸张得平时穿不出去的衣服,总要喜滋滋地想:等有朋友结婚了,我一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参加婚礼。

这种对婚礼的奢华印象多半来自于外国电影,那里面的婚礼总是大片的草坪、整车的鲜花、美酒、乐队、露天舞会,不但新娘子仪态万千,连客人也个个光彩照人。当然不仅仅胶片里才会出现,大帅哥布拉德皮特结婚时租下的那个小岛,同样也叫天底下一多半女人咬牙切齿,不过看在女方在《老友记》中还算可爱,我暂且放下了这份遗恨。

对我这样的女光棍来说,婚礼的诱人之处还在于,说不定能遇到个把帅哥开始一段艳遇。大学毕业两年后,终于有个同学要结婚了,老同学们合计了一番,还是决定非常庸俗地凑钱买个屏幕超大的电视机作为新婚礼物。这时候我已经觉得不对劲了,在电影里,礼物都是鲜花巧克力红酒啊。

她结一次婚,却办了两次婚礼。先是回乡下老家,穿一身红袄红裤,假模假式地扮了一次小媳妇,程序为抢亲、拜堂、摆酒席、见七大姑八大姨等等。回来之后,作为单位里的适龄青年,又被迫参加了一次集体婚礼,和几十对新娘新郎冷呵呵在风里站了大半天,等待着领导热情洋溢并且故作幽默的冗长发言赶紧结束。最好笑的情节是,婚礼前男方单位给女方单位写了一封“求婚信”:兹有我单位××与你单位××恋爱关系成立……

这两次婚礼我都没参加成。几个星期后两口子设宴款待我们,我从单位赶到时大家已经酒过三巡。我穿着灰不拉唧的T恤仔裤,满头大汗,灰头土脸,席上一张张暧昧的笑脸均已相识超过五年。酒足饭饱之后,我感慨道:这真是长久以来最丰盛的一个大饭局,而压箱底的那件漂亮的露背装是没机会穿了。

一直到读过美国著名的老垮掉派诗人格雷格利·柯索的长诗《结婚》,我才对她的婚礼彻底释怀:
“我该结婚吗?我该好好做人吗?/等到她要把我引见给她的父母/背要挺直,头发再梳一次,往死里勒紧领带/我能双膝并拢坐在她家的三层沙发上/而且一直不问洗手间在哪里吗?/哦上帝,哦婚礼!她的一大帮亲戚一大帮朋友/和我的那几个可怜兮兮破破烂烂胡子邋遢/就只知道等着去喝酒去吃东西朋友——/还有一个牧师!他正打量着我好像我正在手淫/他问我你愿意娶这位女士做你的合法妻子吗?/我吻新娘那一大堆野汉子把我掴到后边/她是你们大家的,伙计们!哈哈-哈哈!/而在他们眼里你会看到一个淫荡的蜜月在等着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