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糟糕的水、地球和食物

2002-10-22 14:40 作者:艾丁宝 2002年第19期
“新闻记者是这样一群人:他们已经找到了以一种为社会所接受的方式来满足社会所难以接受的好奇。他们还往往不接受过于随意的解释。不合情理的东西就像一颗坏牙那样令人感到疼痛难忍。”
《炎热的地球》上海译文出版社2001年1月第一版 《美食与毒菌》上海译文出版社 2000年9月第一版 《水》上海译文出版社 2001年1月第一版

“新闻记者是这样一群人:他们已经找到了以一种为社会所接受的方式来满足社会所难以接受的好奇。他们还往往不接受过于随意的解释。不合情理的东西就像一颗坏牙那样令人感到疼痛难忍。”

尼科尔斯.福克斯在她的著作《美食与毒菌》中阐述了记者的作用。1993年,她就是被“大肠埃希氏杆菌”激起了好奇心——有孩子因进食汉堡包而死去,但大肠埃希氏杆菌的成员太普通了,新的菌株O157:H7究竟有多厉害?这一细菌与人类生存的大问题有怎样的联系?福克斯展开了追踪性报道。据介绍,作为一名资深记者,福克斯的文章经常发表在《纽约时报》、《经济学家》这样一流的报刊上,从《美食与毒菌》一书中不难发现,她是以一种专家的姿态来论述一个重要命题:人类正在逐步丧失对食物供应链的控制。这幅图景因疯牛病、O157、墨西哥湾牡蛎受毒物侵害等事件而变得可怕,水果、鸡蛋、汉堡包、冰激凌都有可能在其加工生产过程中受到污染并置人们于死地。

尼科尔斯.福克斯在写完这本书后成了一个素食主义者。也许每个神经质的、略有洁癖的女人在深入了解屠宰业和肉类加工业之后都会成为素食主义者。福克斯认为素食主义是无奈的选择,她甚至发明了一个词叫作“食物压抑感”,以描述人类与维持生命的基本物质之间的日益疏离,忽略食品,忽略食品制作,忽略营养价值,一切以方便快捷为主导。而田园式的农业生产不可挽回地被讲究效率的大工业生产模式代替,重新建立人与食物的关系似乎只是一个乌托邦。

也许辛克莱的小说《屠场》能促成美国通过第一个联邦肉制品检验法案,但福克斯的这本书不可能改变“科学帝国主义”的吃饭方式,她对汉堡包的极度厌恶与麦当劳大叔的亲切笑容,哪一个才是我们愿意接受的?此书中译者之一: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教授华仲乐说:“但愿通过读这本书,我们能获得更多的免疫力,至少在问题出现时,我们都有精神准备。”

《美食与毒菌》是“环保大特写”的一本,另外在市场上能见到的两本分别是《水》和《炎热的地球》。

《水》是加拿大人马克.德维利耶所著,他是《多伦多生活》的编辑和出版人。在这本书的封底上,有一个来自美国陆军工程兵团的人说:“大多数关于水的学术研究都是胡说八道。不过,这不要紧。他们并不负责管理实际的资源。而我们不得不处理实际的事情——实际的水坝,实际的江河,实际的需求,实际的危机。”

这本书最有价值的部分在于作者对一些敏感地区的实地考察,这些地区包括中东、尼罗河、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水系、印度次大陆,这几个地方都有可能因为水而发生冲突,所以作者的论述很像是“水政治”。与福克斯的“食品政治”相比,水与政治的关系要更现实、更重要。当然,作者讨论的另一些问题也让人们关注:沙漠为什么不断扩展?气候变化和污染对水的影响等等,只是在水有可能引起社会崩溃的大背景下,环保与科学的问题显得过于脆弱。

在吃什么才安全、有没有水喝之后,地球,这个糟糕的地球也该介绍一下了。《炎热的地球》是关于温室效应、二氧化碳排放、京都协议书等一系列新闻故事的整合,作者罗斯.格尔布斯潘同样是一个新闻从业人员。他曾在《华盛顿邮报》和《波士顿环球报》工作,有一则评论这样说:“人们应当阅读这本书,不管是否关心——全球正在继续变暖,政治角斗场上正在使用或滥用科学,这个世界上贫者与富者正在斗争。”

大自然正用枪对准我们的脑袋,这三本书告诉我们:我们正吃着危险的食品,不知道哪一天就没有水喝,住在一个越来越热、越来越脏的地方,看着地球变成垃圾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