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时尚(旧) > 正文

建筑、理性的米兰设计周

2002-10-22 14:18 作者:菲必
“从某种程度说,我更喜欢设计周时的米兰,整个城市沉浸在建筑的、理性的创作和审美氛围之中,相形之下,时装周显得过于浮躁、肤浅、张扬”

“从某种程度说,我更喜欢设计周时的米兰,整个城市沉浸在建筑的、理性的创作和审美氛围之中,相形之下,时装周显得过于浮躁、肤浅、张扬”

4月,米兰是多雨的季节,第41届米兰设计周(4月10日~15日)在湿漉漉的城市里开幕。在意大利,米兰拥有的保存完好的历史废墟屈指可数,然而作为培养设计思想和设计师的发源地,米兰成功地迷惑了全世界。1900家企业参加了本次设计周,虔诚的仰慕者云集米兰,参加展览 的人数破纪录地超过了19万人。

“从某种程度说,我更喜欢设计周时的米兰,整个城市沉浸在建筑的、理性的创作和审美氛围之中,相形之下,时装周显得过于浮躁、肤浅、张扬。”在米兰时装周结束两个月之后,阿曼尼在米兰设计周展示了他和老搭档、著名日本设计师Tadao Ando最近改造完成的剧院。阿曼尼打通了多尔多那大街和贝哥尼奥大街之间的部分,使这里成为一座全新的小型城市。剧院入口处设计成一个完美精确、明亮灿烂的玻璃盒子,似乎是漫不经心地陈设了一系列长短沙发。“这是为了使人一眼望去马上就能寻找到温暖而舒适的气氛。”阿曼尼解释说。内里气氛却迥然不同,Ando制造了一个类似大型钢筋雕塑似雄壮的混凝土纪念碑,仿佛是建造在室内的宽阔大街突然打开,冲入巨大空地,一列庄严的混凝土纵队迎面而来。巨大的门敞开,直通向剧院,它旁边是一个简朴的、比例适合的餐厅,配着低矮的窗户,反射出外面的庭院。这样的环境,即使是一场时装发布也不是轻佻的——它真正地成为了一个事件。

最近两年,许多著名时装设计师开始开发自己的家居品牌,包括阿曼尼、克莱文.卡恩等等,在阿曼尼计划里,他的全球第四家居店今年将在北京开张。

“也许我们该考虑单独为这些时装设计师的家居品牌开设一个场馆。”意大利木业协会主席保罗.伦巴第(Paolo Lombardi)说。事实是本次设计周最引人注目的是9号馆的青年设计师展,保罗.伦巴第说:“我们提供这个空间给新的设计师,是希望他们能够给米兰带来新的创意,保证意大利设计的超前地位。年轻设计师们的作品已经从最开始注重纯艺术化的表现转而变得成熟,溶入商业概念——在追求设计风格的开始同时注重其生产的可能性。”

与大牌设计师相比,青年设计师无疑将在米兰设计周的展示当作自己成名的必经之路。对一位青年设计师来说,能够参展除了专业上的胜出之外,还需要经济上的支持。参加设计周的费用为3000欧元,运输作品往返费用比这个数字高出好几倍,另外,印刷宣传资料也是不小的投入,加上设计周期间在米兰的费用。一位参加展览的日本东京设计大学高田浩树快活地叹息:“几乎花光了我所有的钱。”在今年100位参展的青年设计师中,来自日本的设计师就占了11位。

北京新世家中心的苏燕参加了本次设计周,她说:“与大牌设计比较,青年设计师的作品中,有趣的设计概念更多。我记得一位日本的设计师腾元非常腼腆,他参加展览的作品不多,但他所运用的荧光材料我很喜欢,非常梦幻。他设计的一款凳子《take time, let's talk》有这样的寓意:后‘9.11’时代,我们要拿出更多时间和我们的家人、朋友静静坐下来谈谈。这种直指人心的的设计比高科技开发更令人感动。”

“德国设计师Kaythoss的作品颇有令人惬意的禅意,这位在中国生活、工作过的设计师酷爱旅行。他把一款黑色钢架、玻璃板面的椅子命名为济南,他说那是济南留给他的印象。20世纪70年代的波普设计开始流行,新的装饰主义也开始回头。Kaythoss的设计作品验证了这一点。”苏燕说。

来参展的青年设计师中,有独立的设计师,也有一部分是以工作室或设计组合的方式共同参加展览,比如来自德国的“5号汽车旅馆”,就是一个由5位设计师组成的工作室。32岁的黎巴嫩设计师阿林和26岁的女友是搭档,他们已经是第三次来参加米兰设计周了。他设计的一把几何形沙发组合由鲜艳的颜色构成,在表层点缀下原形木片排列成行,整个作品生动而富感染力。阿林来自一个典型的伊斯兰国家,本国宗教意味浓厚的元素在他的设计中都有体现,尽管已经获得了20项设计专利,但还没有大品牌买断投入生产,但他在另一方面获得了关注——许多杂志采访了他。

女性设计师则更注重于表现自己的内心世界,西尔维娅.里思克迪(Silvia Lischetti)从24岁起就坚持将白色作为自己作品的设计主角。我们的普遍感觉是住在一个全白的房间几乎会感觉自己已然被异化出去,但里思克迪的家居连锁店成功地从米兰开到了纽约,她认为:“作为一个设计师来说,我认为白色是最恰当地表达‘家’的颜色。白色是一种不会导致情绪冲突的颜色,置身于白色空间里,我们可以安静地思考,解决问题。”

在几乎成名的路上,日本设计师吉岗或许是最典型的例子。他是今年著名品牌德利雅德(Driade)和菲利浦.斯塔克Philip Stack同时主推的的两个设计师之一。在去年参加完青年设计师展之后,为得到德利雅德的设计机会,索性就和他妻子在位于曼佐尼阿曼尼总部对面的德利雅德家居店旁边的一家小旅馆中住了下来,一次次前去推荐自己的作品——总算打动了这家傲慢的设计品牌。一年来他不仅为德利雅德推出了一些里聚胺酯材料的家具设计,而且还把两吨白色颗粒状的聚胺酯材料堆到了德利雅德满墙古典壁画的家居店里,成为设计周上各个媒体的焦点话题。如果从知名度上说,这一年,吉岗已经和菲利浦.斯塔克不相上下了

“室内生活就像体育锻炼”

有机与自然结合,技巧摒弃结构,让椅子适合于各种人,把不同种类、厚度的纺织品揉到一起,制造出舒适的椅子,把90米长的金属管充满聚亚安酯缠绕起来,制成柔软的椅子——“采取任何姿势坐在上面都将很舒服,另一方面具有方形的座位模块,比如抽象几何,或以基本元素组成的眼花缭乱的图案。”在本届设计周,意大利著名的家居品牌爱德拉(Edra)公司的艺术总监玛西默.莫罗兹(Massimo Morozzi)指挥来自世界各地具有不同鲜明风格的设计师集成了一个新的舒适系列:沙发从几何学演变为新的象征学,它们不再注重结构,而是变成一种生长在地板上的柔软的物体,目的是激发人们去发现这些物体与人体的相似之处。

巴西著名设计师弗曼多和汉伯特.卡姆帕纳兄弟(Fernando Campana、Humberto Campana)用90米长的金属管子编织成椅子,这个椅子没有什么结构,也没有预先的设计,管子里充满了可蒸发、有弹性的聚亚安酯。椅子像蛇一样盘在地上,好几个人坐上去都会觉得柔软舒适。卡姆帕纳兄弟形容说:“它像一片草地,让人有纵身一跃的强烈欲望(就是说,这种沙发不能坐上去,只能采取扑上去的姿势)。它缠绕得像人的心脏一样,它还很神秘,充满了空心的槽道,可以把手臂探进去,这让人感觉像是被这个柔软的编织物吞噬掉了。只有天鹅绒的室内装潢才能突出它的触觉价值。”卡姆帕纳兄弟今年的另一件作品是一把叫《寿司》(Sushi)的椅子,他们说:“在巴西的贫民区,人们把布条剩料叠起来做成各种各样的垫子和床罩(有些像中国的百衲衣),我们的灵感就来自这个穷人的传统,于是就有了《寿司》。它采用不同种类的纺织品——天然、人工的、毡制品、毛织物、地毯、涂了橡胶的,所有的东西揉到一起,塞进一个有弹性的布料管子里,没用过的那部分散成花冠形状,形成座位。”它没有结构,在卡姆帕纳兄弟的指导下,工匠已经成为专家,灵巧地把纺织品制成椅子。

设计师奥利弗.佩瑞克特(Olivier Peyricot),与VIA协作开发用扩充过的聚亚安酯铸造的4种柔软的表现形式,命名为《Body Prop》。涂弹性清漆,作为身体的延伸,支撑各种人体姿势。佩瑞克特说:“我认为在室内生活就像体育锻炼。在运动中,身体的表现往往出人意料。《Body Prop》激发人去征服空间,就像在体育竞赛中一样。这种设计有模具,可以让人躺在地上,用一肘支地,或者选择一个舒适的跪地姿势,或者把腿跪在床上缓解脊椎的压力。第三种形式体现人类改善环境,它的对称源于人体的对称,第四种形式就像一个逗号,吸引个人使用。”这个项目与巴黎的VIA协会合作,引入了一种新舒适哲学——把地板作为一个生活空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