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生命如此无常而美丽

2002-10-18 11:00 2002年第20期
在一个群体的悲伤里,很容易产生传言。有一个传言是关于在这次空难中一个5岁的孩子如何救了一家人生命的。说是这个孩子在首都机场登机前,大哭大闹,死活不肯登机。父母拗不过他,只好改乘火车回大连,连机票也没退。结果这架飞机出事了。

在一个群体的悲伤里,很容易产生传言。有一个传言是关于在这次空难中一个5岁的孩子如何救了一家人生命的。说是这个孩子在首都机场登机前,大哭大闹,死活不肯登机。父母拗不过他,只好改乘火车回大连,连机票也没退。结果这架飞机出事了。

可是姜莱没有这样幸运。据他弟弟姜云峰说,姜莱12岁的儿子在妈妈离开北海前就“感觉要出事”,在机场向妈妈挥手的一刹那,他感到一阵阵的难过。但他不敢把这不祥的预感告诉别人,而仅偷偷地跟外婆说了说。姜莱7日从北海出发到北京,她北京的朋友本已为她买了8日上午到大连的机票,但为了赶上在大连的第一天班,她没出机场就改签了当日晚上飞往大连的北航CJ6136航班。

在获知飞机出事后,姜莱家人一直抱着希望。姜云峰说,我们都知道她那么喜欢海,海怎会夺了她的命呢?而且她擅长游泳,即使掉到海里也能活下去的。可是,这次灾难没有奇迹发生。姜莱生于钦州海边,儿时曾在大连呆过四五年,从此她便彻底爱上了大连。在大连读大学并工作过一段,然后回到父母所在地柳州,可她终于忍受不了没有海的日子,遂于1993年赴北海工作。在北海,她经历了一场婚姻变故。在事业上又不能尽情发挥,生活得比较压抑,又开始向往大连。时任北海电视台副台长的她,以42岁之身选择回到大连从头开始。

姜莱不长的一生,简直就是追逐海和走进海的一段旅程,“只能说她终于魂归大海了”,滕毓旭老师这样来总结姜莱的死。

距保税区几百米之遥的大连开发区边防大队一片宁静,这里失去了一位名叫鞠红旗的宣传干事。他的办公室兼卧室上了锁,透过玻璃门,记者看到一个简朴和整洁的办公室。床在离电脑一米远的地方,办公桌上已经蒙上了薄薄的一层灰。他的父亲及哥哥都已从丹东农村老家来到了大连,姐姐也从打工地长沙过来了。在这个庞大的家庭中,鞠红旗曾是家庭信心的支柱。

边防大队的刘大队长告诉记者,鞠洪旗5月1日、2日值班,3日与一个副大队长14岁的儿子一道上了北京。他要去拍摄北京的长城,作为一个“政治教育片”的片头。

从北京过来的李小姐是鞠的前女友,她也一起去参加了遗体认领。她说她看见了照片上的一块“身体”——那浅草绿的半袖T恤,正是他上北京看她那天,因为天热,她特意为他买的。刚开始她还不敢确认,在看到那衣服的商标时,李小姐相信,那一块“身体”就是他。鞠红旗曾为李小姐写过很多歌,录成一盒磁带,送给她。李说:“我听那盒带子,听着听着就只有吱呀吱呀的磁带声了,然后声音又响了起来,原来是他哭了……”

鞠洪旗没买航空意外险,他也没买过任何商业保险。目前还不清楚鞠洪旗这趟去北京是否属于公差,如果不是,他将连单位的救助也得不到。如果这样,他将只能得到民航的常规理赔。

空难中年纪最小的死难者,是年仅9岁的申华,她在黑石礁小学三年级一班上学,她的班主任杨老师,在空难发生次日,这样向她的学生们解释申华的离去:“申华同学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了,要很久以后才回来。同学们一个个坐上来,把她的位置补上,等她回来后再还给她。如果大家想她,晚上可以看天上的星星,如果有一颗特别亮的星星在向你们闪耀,那就是她在跟你们说话。”

在申华写于2001年5月4日的日记上,我们可以找到这个解释的源头——她在那篇名为《小星星照片》中所写,如今读来令人心碎:“天空中的星星,像一个个可爱的小朋友,有的围成一堆,在说悄悄话;有的排成一队,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还有的小星星眨着眼睛,围着月亮伯伯,听他讲故事。所有的星星似乎都在说话,像活了一样!”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