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大画“水许”的黄永玉

2002-10-17 13:56 作者:陈村 2002年第40期
有人认字认半边,把“水浒”读作“水许”,特可爱。那么,手边的这本书,就该是“黄永玉大画水许”。

《黄永玉大画水浒》黄永玉著作家出版社 2002.8初版 38.00

有人认字认半边,把“水浒”读作“水许”,特可爱。那么,手边的这本书,就该是“黄永玉大画水许”。

“水许”一书,我是在不该去读的少年所读,因此印象深刻,每每梦见。书中的棒打老虎,杀人越货,百种兵器,几股妖术,另包括浪里白条与神行太保,蒙汗药与食狗肉,一律令我神往。后来流行“批林批孔批宋江”,自发地又读一遍,又看出妙处多多,可惜读着读着仍把宋江给忘了。

“水许”这部书,可画的太多了,什么做人肉包子,醉打山门,抡起斧子排头砍去,三打祝家庄,均不失为绝妙的题材。热热闹闹一部书,可恨那黄永玉老头一个一个地画,连画武松都不搭配一头老虎。人老了,没法跟他说理,只能看将下去。总共108将,他竟然画了142幅,把李师师等闲人也笼络进来了。人物虽多,老头子脾气犟,硬是不画晁盖。以前骂宋江架空晁盖,现在晁先生干脆蒸发,是不是暗示被架得更空?“水许”的全名为《忠义水浒传》,“忠义”两字是早就不见了,剩下一伙贼男贼女,嬉皮笑脸地兴妖作怪。有道是画一贼容易百贼难,难为那老汉也对付下来了,姹紫嫣红,手忙脚乱,倒不雷同。老话说: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看来,老也不能偷看《水浒》,看了要发少年之狂。小孩子弄出一个《大话西游》或《悟空传》就喜洋洋的,夸赞自己多有想象能力,若和老头一比,胆子还是太小。古耶今耶,他敢把薛永、王进的两条腿画得像跳芭蕾。你会玩吗,小资们见了要折服。初看非常不惯,再看恍然大悟,原来这老头是把那些杀头胚当作自己哥们儿来写哪,近朱近墨,哪有什么今古之别。

就这么画画已经够受的了,偏又饶上许多文字。那个书的上头或下头,有一支笔在瞎批乱写。倒也是,这书金圣叹都细细批过,还剩什么可论一下?干脆乱写吧。那文字可是无所不有:老板给他一元钱剃头他去理了个小分头,省下七毛买了本书;贞节烈妇虽有牌坊,风流娘们却有口碑,两样都是万古流芳的;他敢把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也拉了进来。别人看了是否受用,他管不着了,反正他执意要好好玩一遭。那是四十多年的梦,原本应是木刻而不是纸本,没承想被天界歪风吹去,他一忽儿叹可惜,一忽儿说庆幸。可见,老头面子上潇洒,这个活儿,在心里是重的。只是老有所倔,自己爱着就行,再不肯讨好读者与判官了。也是也是,所谓的知音向来甚寡,如果知音遍地,那是什么音呢?

回头想想也对,那个“水许”,值得一画的都是乱来之徒,如此乱画,正好相配。老头把书默在心里,拉纸摇笔舔墨,边画边和画中人拉拉家常。做下的和写下的,原是一票货啊。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梁山之上,有圣手书生,缺一画工,拉他入伙去吧。

大碗大块,真是世代中国男人流着哈拉子的梦想。就此一项,“水许”便可永垂不朽。老先生未能免俗,但进步的地方是“不仇女”。写在潘金莲旁的字是:“爱了,把我怎么样?”潘巧云边写的是:“由古至今,规矩都卡的是女子,天下何公之有耶?”此书的责编应红乃一女子,看罢当欣欣然。

几年前,我曾骑马上过梁山。草木葱郁,天地清朗,毛贼也未见一名。上得山顶,四望无物可供凭吊。经人指示,方见石头门臼一坨,龟缩庭院一角。观其面貌平常,马夫硬说乃是当年忠义堂遗物。我本该滚下马来纳头便拜,口言“想煞我了!”又恐上其老当,就做了一个半拜半不拜的动作。下山一想,岂不是当年妇人道的“万福”?

行文至此,可以交稿了。列位看官,休嫌我说话鲁莽。上耶,这是被那自称“湘西刁民”的老头给带坏的。许他乱画乱写,就不许我乱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