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厕所心理学

2002-10-14 15:45 作者:Harold 2002年第22期
在这个恋爱的季节,总有人喋喋不休地谈论爱情,引得学者们也用理性的方法分析爱情,比如有所谓“类型论”,还有出名的热情、亲密、承诺“三因素论”。但这些理论学究气太浓,属于“爱情形而上学”,没有可操作性。

在这个恋爱的季节,总有人喋喋不休地谈论爱情,引得学者们也用理性的方法分析爱情,比如有所谓“类型论”,还有出名的热情、亲密、承诺“三因素论”。但这些理论学究气太浓,属于“爱情形而上学”,没有可操作性。

新近出现了一派,可以叫做“厕所学派”,他们说恋爱进入实质阶段之前最好要到对方家去借用厕所方便一下,如果排泄的自然顺畅,既不拉稀也不便秘,就是段好姻缘。他们认为排泄的好实际上代表人潜意识里很放松,有安全感。如果这家连最私密的厕所都不让人紧张了,还有什么会令人不安呢?

“厕所学派”一定是深刻分析了现代人的基本需求和爱情的实质,才创造出这种既有说服力又简便易行的办法,不经推广就流行起来,以至于更换坐便器成了中国家居装修的起点和重点。

李碧华说考察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要去看厕所很有道理。记得《鳄鱼邓迪》里有一场戏,说邓迪被带到纽约住进最高档的酒店,进了豪华卫生间看到并排有两个坐坑,反复琢磨也搞不明白多余的那个坑到底有什么用。邓迪对纽约来说是来自蛮荒的另类,他的诧异和懵懂源于文化差异,有点像刘姥姥在贾府品尝工艺复杂的茄子。后来我有机会考察蛮荒大洋洲几个城市的文明程度,经历了同样的文化差异。我特地在他们的厕所流连,发现他们的文明居然也进步了,不仅用上了TOTO,还专门为残疾人准备了特殊的坐便器。

过后我又有一点担心,如此文明是文明了,邓迪不需要在荒天野地里冻屁股了,却同时也丢失了原来文明的特征和记号,这样下去全世界都文明了,厕所岂不最终都会变成纽约的那个样子?

这个黄金周去楠溪江旅游,我在一个明清古村落里见到了从来没见过的一种厕所:正对街口搭了一个棚子,摆着一口大缸,缸上是一块木版,木版中心挖了个洞,就是坐坑。这种厕所简便实用。后来在雁荡山又看见类似的厕所,但是规模更大,长条木版上并排有大小不一四个坑,照顾到如厕人屁股规模。如厕的人之间没有阻隔,可以边如厕边聊天,看见路过的村民还可以挥手打招呼问“吃了吗”,厕所能够设计得这么优雅大方我还没有见过,看来我原来的担心是杞人忧天了。我那个在温州当过兵的同事还向我讲了一个他们连长的故事,说有一次他们连长去如厕,见一排坑上坐了一位妇女正在用劲,连长忙转身想走,那妇女倒热情,指着身边空着的坑位招呼连长说:别走呀,还有一个空着呐……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