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足球场的想象力

2002-10-14 14:37 作者:鲁伊 2002年第21期
假使在一百年之前,安全、容量和采用技术还是衡量一个体育场高下的主要因素的话,现在,科技的至高点将体现在它的人性化上

假使在一百年之前,安全、容量和采用技术还是衡量一个体育场高下的主要因素的话,现在,科技的至高点将体现在它的人性化上

从前有个广告是“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对于像我这种本质上属于乱子爱好者的假球迷,开着电视看着小报胡思乱想永远是最有魅力的游戏。比如说卡尼吉亚能不能进国家队,会不会挤掉巴蒂的种种说法,就总能唤起我的诸多遐想。虽然我绝对不是“风之子”的铁杆拥趸,但私下里我总希望阿根廷能痛灭英格兰、瑞典、尼日利亚,以F组第一进军16强后,在6月16号与A组第二的比赛中,让卡尼吉亚首发出场。这主要是因为,届时,我就可以为老卡的出场配上如下念白:

“多年以后,卡尼吉亚站在大分大眼体育场的草坪上,准会想起一百年以前在伊博洛斯球场举行的那场苏格兰和英格兰之间的球赛。那时,伊博洛斯是那个城市最大的球场,一层层阶梯看台都搭在木头支架上。”

我不知道看到这里有多少人会觉得我思维奔逸,但其实将所有这些联系在一起的事实非常简单:阿根廷人卡尼吉亚是苏格兰格拉斯哥流浪者队的球员,格拉斯哥流浪者队的主场是伊博洛斯球场(Ibrox)。1902年4月5日,在这个球场,由于西侧看台倒塌,发生了26人死500人伤的著名的“伊博洛斯惨案”。这起惨案宣告了钢木结构支撑阶梯看台的退役,自此以后,基于安全、美观、实用和容纳人数的考虑,一百年中,球场的建筑设计日新月异。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在本次承办世界杯的20座体育场中,位于大分(Oita)的大眼(Big Eye)体育场是我最心爱的球场。

当然我可以用一些数据来告诉你大眼体育场的科技含量如何之高。比如它的可伸缩穹顶能够像大眼睛一样“眨动”,在下雨的时候遮盖整个球场。比如可以在玻璃穹顶横梁上来回移动的俯瞰式摄像机能以前所未有的角度提供比赛场景的重放,而这是全球第一台这样的摄像机。再比如说草坪下布有热水管道,能够保持草坪四季常青,还是草坪洒水和卫生间冲水的二次利用蓄水池。

但这些都不重要。假使在一百年之前,安全、容量和采用技术还是衡量一个体育场高下的主要因素的话,现在,科技的至高点将体现在它的人性化上。如果你看过这次世界杯所有的20座球场,即使你是一个像我一样对日本抱有某些成见的人,你也不得不承认,与韩国求大求全求民族风格的各个球场相比,日本的设计师们显然更有童心,更追求有趣,更看重球场作为一个上演让人快乐的游戏之所在的本质功能。未来派的札幌穹顶体育场和轻灵飘逸的神户翅型体育场都能让人眼前一亮,而大分的大眼足以配得上维拉潘的称赞——“这完全是外星人的杰作。它是球迷的梦想、球员的梦想和媒体的梦想。”

有趣从来都不是无需代价的。当球迷欢欣鼓舞地准备迎接这四年一次的“圣节”时,也有人开始算起经济账。建造大眼体育场的费用高达250亿日元(约合18930万美元),如果将训练场和停车位等相关配套设施包括在内的话,其价值约为580亿日元。此外,每年花在维护体育场运转上的经费约3亿日元。在日本,已经开始有人抱怨这一球场是个“计划草率”、“浪费金钱”的公共工程。但我一不是日本纳税人,二不是经济学家,套一句老话叫“我是球迷我怕谁”,有趣就是一切。

在这个有趣正在逐渐被超越的时代里,如果金钱能够买来有趣,还不失为一件好事。要命的是大把的银子掏出去,却生生让人郁闷得发疯。据说中国从前不申办世界杯是因为从来没出过线,靠着东道主拿到参赛资格脸上不好看。现在出了线,万一保不齐再进了十六强,申办世界杯就大大的有戏。可是从十强赛看到热身赛,从五里河看到工体,我看到的是防卫森严的门禁系统、巍然站立的防暴警察、大肆宣扬的迅速清场措施、全城戒备的安全部署。看到这些之后,我很怀疑,即使世界杯能够走进中国,它所代表的快乐、狂热、有趣是否也能真的随之而来。

这样说很有招致被骂“崇洋媚外”的危险,我们也有“10·7”狂欢之夜,“中国足球从未感觉这么好”。可这只是自己跟自己比。这一代的中国球迷“爽”了,用《霸王别姬》里师傅的话说,那叫“赶上了”。可是同意大利、西班牙、英国、德国的球迷相比,这“爽”得不在一个层次上。

到慕尼黑奥林匹克球场看过一场球,才知道什么叫气氛,什么叫狂欢。德国的球场总是让人觉得很迷人,即使是从电视转播上看也如此。2001年8月新建成的奥夫沙尔克球场据说是世界上最先进、最豪华的体育场,但让我最感兴趣的是一个花边新闻,说是球场下面能储存16万升啤酒,足以让在场的观众酣畅痛饮。这届世界杯头一次允许观众在场内用纸杯饮用啤酒,有人说这是赞助商百威啤酒的阴谋,我不觉得。四年才赶上一回的高兴日子,不就是点啤酒吗?

总想找出赞助商的阴谋来,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丧失纯真”(Lost Innocent)的表现。其实有个好的赞助商在这年头未必不是一件皆大欢喜的好事。慕尼黑为了迎接2006年的世界杯,正在修建一座能够容纳66000人的新体育场。这座体育场预计在2005年完工,将作为拜仁慕尼黑和慕尼黑1860的新主场,并在此举办2006年世界杯的开幕式。它的名字叫做“安联体育场”,命名自赞助商安联保险公司(Allianz)。特意聘请的瑞士设计师雅克·黑尔措格和皮埃尔·缪隆将安联体育场设计成全透明的,外墙体由数百块泡沫塑料垫构成,当体育场中比赛的球队发生变化时,墙的颜色就可以随之改变。

据说慕尼黑人非常喜欢这个正在建设中的体育场,并亲切地将其称为“安全带”或“橡皮艇”。投票显示,大多数慕尼黑人都愿意为这座“世界上最奇特的体育场”支付更多的税款,而拜仁和1860也将分担相应费用。出于本能,我认为这将是一个把看球的乐趣上升到一个新的层次的球场,至少慕尼黑的市长克里斯蒂安·乌德向大家承诺,它的“奇妙之处将远超想象”。

看着别人的体育场我总是在想,不知道有一天中国也要办世界杯盖球场的时候会是怎么一种情形。有人说搞不好就弄出一个北京西站体育场版,我倒不为这个发愁。我发愁的是再引进更高级更繁琐的安检系统,再搞出更迅速更有效的清场管制措施,弄得看场球比参加全国人大还麻烦,那就还不如守在电视机前,爱怎么着怎么着。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