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心理干预的台湾模式

2002-10-14 14:17 2002年第22期
行政当局在台湾1999年发生“百年罕见大地震”之后曾介入这项工作。“9·21”地震对台湾的冲击很大,而此次华航空难中,一部分罹难者就曾是地震灾区的灾民。

华航空难后不久,网上就出来这样一条消息:台湾地区卫生署精神医疗网协助新航空难心理重建。这其实算不上是一条新闻,记者随便进入一个台湾的有关“心理咨商”网页,就看到有包括台北市生命线协会在内的30家相类似机构推出类似服务。
不过,台北市生命线协会的工作人员在电话采访中告诉记者,推出服务几天来,还没有家属打来电话进行心理救助。电话记录空白的另一端的事实是,大量志工正在发挥同样的作用,台大医学院精神部主治医师廖士程先生说,台湾的民间力量相当活跃。

行政当局在台湾1999年发生“百年罕见大地震”之后曾介入这项工作。“9·21”地震对台湾的冲击很大,而此次华航空难中,一部分罹难者就曾是地震灾区的灾民。

廖士程认为,从那时起,全台湾的灾后心理复建和精神医疗工作才开始比较有系统地运作起来。对于这个的判断,廖士程解释说,一般的重大公共安全事件,包括交通意外、游览车出意外等,心理干预工作都有介入,但当时也参与到这项工作中来的廖士程发现,这一次地震带来了新的东西。

他回忆说,在赈灾之后一个星期以内,台湾地区的卫生部门就依照灾区行政区划,将一些三级医学中心分派到下面,协助当地医生工作。大约过了3到6个月左右,灾难社区心理卫生中心建立,主要负责统筹当地的心理复建和精神医疗事宜。卫生中心一是着重对高危险的个案进行追踪:那些有亲人死亡、房屋倒塌者都在此列;另一项工作就是对自杀的预防。

使这两个系统维持运转的有一套追踪系统和一套转寄系统。“追踪是指持续性的服务,有专员来追踪,我们每年都在检讨,现在快三周年了,我们在想着举办一个大型的研讨会。”转寄系统其实是根据不同类别进行分流的一个系统:需要干预的小孩子可能要转寄交由学校负责心理卫生的部门,再严重些的,就转寄到师范系统去做心理复建。

廖士程说,最重要的工作是辨别,发现个案是最重要的。一般分几个不同的层次:灾后人群中都有脆弱性,一部分需要自然康复,自然康复不了的,志工会去帮忙和安慰;志工无法解决的,再转寄到有一些专业背景的……依此类推。

台湾的心理卫生工作“过去三四十年来一直在做”,有人认为这可能一部分原因是来自于西方公共卫生观念的影响。不过廖也坦承:一开始在适应过程中难免也有混乱,就专业人员本身来讲,沟通都有问题。不过一个比较重要的事件是,台湾有一段时间提出让精神病人走出病房,让他们也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回到社区。这样一个观念的结果是,社区机构的精神卫生医疗工作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从而为心理干预成为一个体系打下了基础。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