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拖鞋革命

2002-10-14 14:10 作者:张清华 2002年第23期
天气越来越热,拖鞋开始大行其道。前几天,我所在的公司特意重申了一条规定:所有员工一律不得穿拖鞋进办公大楼,若有违反者,逮住一次罚款一百元。

天气越来越热,拖鞋开始大行其道。前几天,我所在的公司特意重申了一条规定:所有员工一律不得穿拖鞋进办公大楼,若有违反者,逮住一次罚款一百元。

类似现象我曾见过多次。读中学时,校保卫科干事就经常提着那把园丁修剪花木用的大剪刀跑到教室里搞突然袭击,每发现一只拖鞋,二话不说,一剪了之。

拖鞋为何如此可憎,以致人人喊打?我想大概与其所代表的服饰文化有关。清人徐珂曾说:“拖,曳也。拖鞋,鞋之无后跟者也。任意曳之,取其轻便也。”这种“任意曳之”的定义,正反映出拖鞋无拘无束的休闲精神。

正因为道理如此浅显,我那些普遍受过高等教育的同事才听不进去。就在今天早上,在公司大门口,我亲眼看见我的两位女同事,为逃避楼内保安的检查,一位利索地解下头上的橡皮筋,三下五除二就把脚上的拖鞋改装成了一双凉鞋,业务十分熟练。另一位短发而没有橡皮筋,但她姿态曼妙地从坤包里取出口红,在她那细腻的脚踝处划上一道眩目的彩虹,训练似乎更加有素。我觉得她们的举动正好印证了当年毛委员的两句话,一句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另一句是:“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

毕竟,沉默的大多数的生命力永远是最强的。拖鞋并没有在沉默中灭亡,而是开始了反抗。“五一”期间外出旅游,碰到过不少背包旅行者,在他们的行囊中,除了以往必备的洗漱用具之外,我还惊讶地看到了一双双骄傲的拖鞋。受他们启发,我在某风景区为朋友们购纪念品的时候,舍弃了那些华而不实的工艺品,买回了一双双竹制的拖鞋。据他们说,拖鞋是除了内衣之外最能给人以贴心关怀的礼物。

在2001年1月的金球奖颁奖晚会上,丹泽尔·华盛顿穿着一双拖鞋迈上领奖台。令人稍感遗憾的是,他的那双拖鞋竟价值200美元,而且还绣着饰物!

不要以为这只是史泰龙的影片《越空战警》中才会出现的装扮,现实生活中我就曾亲眼见到过。是在武汉大学校园里,6月底学生拍毕业照的时候,我的一位师兄穿着他寒窗苦读十九载才换回的那一身硕士服,天知道他出于什么动机,当时竟趿着一双人字形塑料拖鞋。不过说老实话,那一刻我内心里仍然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他那一身装扮像极了魏晋时期那些服了五石散的名士,望上去隐隐然有一股仙气。可是他的笑容又太过做作,那僵硬的表情好似给那股仙气贴了个大大的标签:跳楼价,三折。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