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音乐 > 正文

女人.老女人

2002-10-14 10:15 作者:王晓峰 2002年第24期
不过后来,克劳很快意识到,波特雷尔对她的音乐突破是个障碍。她很快就中止了与波特雷尔的合作,第二张专辑干脆自己操刀,果然,风格大变,人们看到的不再是一个小女人的克劳,而是一个透着棱角和阳刚的克劳,几乎所有人都对她转向摇滚而欢呼,这使克劳更坚定了自己的方向。但随后的专辑导致评论界的失语让克劳变得很尴尬,在3年时间里,克劳没有再出版专辑。

玛丽安娜.费思福尔的美永远留在了60年代

谢莉尔.克劳(Sheryl Crow)一出道时就引起了轰动,因为她赶上了女权主义“滥情”时代。8年前,女歌手们突然都放弃了温情,以一副欲与男人试比高的劲头冲向了歌坛。克劳凭借她多年为摇滚歌星伴唱的经验出版了处女作《星期二音乐夜总会》(Tuesday Night Music Club)成为当时很受关注的新秀,那首《我要做的一切》(All I Wanna Do)也成了热门歌曲。在当时,似乎有个惯例,在每一名女歌手的背后,总有一个著名的制作人。克劳也不例外,比尔.波特雷尔让她这张唱片增色不少。另外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很多女歌手的唱片女人味都不足,歌中更多是在探讨女人的独立意识和向男权挑战,听上去都有些咄咄逼人。最著名的一句歌词就是年仅23岁的阿拉尼斯.莫里塞特的“你在干她的时候是否想到了我?”克劳的唱片也不例外,不过这样也好,让人在那个时期暂时免去了不少无聊情歌的骚扰。

不过后来,克劳很快意识到,波特雷尔对她的音乐突破是个障碍。她很快就中止了与波特雷尔的合作,第二张专辑干脆自己操刀,果然,风格大变,人们看到的不再是一个小女人的克劳,而是一个透着棱角和阳刚的克劳,几乎所有人都对她转向摇滚而欢呼,这使克劳更坚定了自己的方向。但随后的专辑导致评论界的失语让克劳变得很尴尬,在3年时间里,克劳没有再出版专辑。

今年的新专辑《来吧,来吧》(C'Mon, C'Mon)又让评论界感到有些意外,一些主流媒体对该专辑盛赞有加,而一些小媒体则对它感到失望。两类媒体分歧的焦点在“商业”这个问题上,传统主流媒体认为这才是克劳的成熟、巅峰之作,一张见证她成长的专辑,一张完全可以使她步入巨星地位的专辑。而小媒体则把克劳当成了一个匠人,称这张唱片是“被打磨得油光水滑,毫无创新的专辑”。显然,这些对克劳来说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克劳能成熟地把握住自己,她开始回归到70年代经典摇滚时代,专辑中几乎没有新的音乐元素,相反倒能从中听出不少30年前的音乐影子。这也是为什么像《娱乐周刊》这样的杂志好评如潮的原因,他们称专辑“比美国志还通俗”。克劳在专辑中动用了庞大的制作群体,同时也请来了埃米卢.哈里斯、唐.亨利、伦尼.克拉维兹、娜塔利.麦恩斯、史蒂夫.尼克斯、利兹.费尔等新老巨星为其点缀。绿叶在众多红花映衬下显得格外绿。当民谣、乡村音乐和老摇滚汇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仿佛嗅到了步入中年的克劳身上散发出的女人味道。《沐日光浴》(Soak Up the Sun)中那种慵懒、闲散的感觉似乎是她未来的写照。没有了尖锐,克劳这次想做一回女人。

与此同时,我从另一张专辑中听到了一个不甘寂寞的女人心声,她就是玛丽安娜.费思福尔(Marianne Faithfull)。这是个老女人的声音,从她一开口唱歌那天起,她的声音就老了,随着时光流逝,她的沙哑歌声中又多了一层厚厚的老茧。与克劳不同,费思福尔在音乐上始终无法使自己成为一个独立的女人。60年代,她作为“滚石”乐队主唱米克.贾格尔的女友亮相在公众面前,当时这个年轻美貌的女子在一次警察查抄“滚石”乐队吸毒行动中使她在媒体上曝光,于是“天使与魔鬼”的称呼不胫而走。四十多年来,费思福尔沉沉浮浮,命运始终系于男人手中,她演唱的歌曲中,大都是歌坛巨星们的手笔,没有谁能像她这样有如此的面子,很多人都愿把最好的歌曲送给她演唱。从当年的贾格尔、列侬到今天的贝克、比利·科根,无一不在为她“度身定制”。

岁月让这个女人走进了老年,在最新专辑《接吻时刻》(Kissin' Time)中,一种莫名的孤独在侵袭她,她像是一朵没有春天的野百合,在寂寞中老去、褪色。虽然歌坛鬼才贝克竭力在为她涂上时尚的电子色彩,但掩饰不住时间的残忍,她孤独地唱着“这是与陌生人性爱的时刻”,散发出的不过是陈腐的香水味道。

该专辑里有一首原“韵律操”乐队戴夫.斯图尔特写的《尼科之歌》(Song For Nico),尼科,一个和费思福尔有着类似经历的女人,费思福尔想起纪念这个女人,真是别有一番滋味,从她的歌声中,仿佛听出了对旧事回忆的伤感。

虽然专辑中的歌曲来自不同作者,但他们都能很好地抓住相同感觉,那就是挥之不去的伤感和孤独。它们从费思福尔早已有褶皱的歌喉中唱出,像是一个老妇人在向晚辈讲述她过去曾经流光溢彩的岁月。但也正如她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说的那样:“我很孤独,很多人都不喜欢我。”

其实,从当年“滚石”乐队经理人发现这位美丽的女孩那天起,似乎就注定她此生将成为一个玩偶角色,甚至,在她出版第11张专辑时,人们还是把她这里当成一个实验田。费思福尔说:“我不是每个人手中的一杯茶。”那她是什么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