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性的万能反抗

2002-10-11 13:49 作者:田芸 2002年第24期
报道中说,火是在他们两人开始做爱之前烧起来的,他们在火焰封锁了每一条退路之后,开始像创世之初的人类一样用身体彼此抚慰。我没有经历过与死亡的临界状态,不知道人们在那一刻的真实想法是怎么样的。我只是直觉在那时候这两个人是强大的,他们一定认为,只有性,才是惟一一种能与死亡匹敌的力量。

多年以前看到过这样一则报道,讲的是在火灾现场的小屋里发现一对青年男女尸体,他们赤身裸体紧紧相拥,大火将他们身边的各种物品舔噬殆尽,而两人却在灰烬中央惟一一块空地上做亚当夏娃状。我并不关心这则报道的真实性,只记得这在当时引起了我们一帮狐朋狗友的一次讨论:当你知道生命在危急之中,而只有半小时供你肆意挥霍的时候,你会干什么?“疯狂做爱。”记得当时很多人回答道。

报道中说,火是在他们两人开始做爱之前烧起来的,他们在火焰封锁了每一条退路之后,开始像创世之初的人类一样用身体彼此抚慰。我没有经历过与死亡的临界状态,不知道人们在那一刻的真实想法是怎么样的。我只是直觉在那时候这两个人是强大的,他们一定认为,只有性,才是惟一一种能与死亡匹敌的力量。

后来看大岛渚的《青春残酷物语》,里面那个天真孤僻的女孩子流着泪躺上了流产的手术台,她的姐姐,一个和她有相同经历的过来人,在手术室外面轻声地说:“年轻的时候,我们都想用这种方式来反抗这个世界……”

后来又看到《生死时速》的结尾,男女主角之间的对话:“——这样的关系不会长久。”“——那我们就用性来维持。”

再后来,在地铁站口的小摊上买黄真真《女人那话儿》,做盗版碟的哥们儿显然是把这电影当作毛片来卖了,在粗制滥造的封皮上印着这样的话:这些女人都不是普通的女人……既然男人可以找鸡,女人又为什么不可以找鸭……(哈哈)。

陈列这几个乱七八糟不着边际的片段的时候,我只想到它们之间惟一一种关联——所有人都希望用“性”去反抗一些什么东西:火灾中的男女试图用性来反抗死亡;《青春残酷物语》中的女孩子总是以为性能帮她反抗这个残酷的世界(或者青春期综合征);《生死时速》的主人公坚信性能反抗爱情的易碎,《女人那话儿》中现代感极强的姐姐们都认定性能帮她们反抗男权的阴影……

亚当与夏娃是因为偷吃了“性”这枚禁果才被逐出伊甸园,沦落红尘而不得不每天苦苦反抗各种精神的物质的匮乏。与上面的片断联系,这又让人不由陷入了一个逻辑的怪圈:性在先还是反抗在先?其实也许这个命题同鸡生蛋蛋生鸡有着一样的难度系数,也和鸡生蛋蛋生鸡一样的没有实在意义。关键是这个命题里还隐藏着另一个问题:为了什么反抗。这当然也不是如我般平庸之辈有权讨论的问题。只是话说至此我不由地想起了一位网友在BBS签名档里的一句话来:你们到底他妈的有什么不爽的——我一直觉得他言简意赅,说的经典极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