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夜读曼昆

2002-10-11 13:48 作者:鲁伊 2002年第24期
大伟人富兰克林说过:“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死亡和税收之外,没有什么是确定无疑的。”虽然有人说这是对苛税猛于虎的调侃之辞,但我还是觉得,他在说的,是无常。

大伟人富兰克林说过:“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死亡和税收之外,没有什么是确定无疑的。”虽然有人说这是对苛税猛于虎的调侃之辞,但我还是觉得,他在说的,是无常。

无常是这样的一种东西:你常常可以很轻松地把它说出口,但在某个时刻它却会报复性地用万分凄惶的感觉扼住你,无可奈何。如果你也会偶尔被无常之感所困而夜不能寐,我建议你像我一样爬起来看一会儿曼昆的《经济学tattoo也疯狂原理》。虽然富兰克林的这段话是从这本书里看来的,但迄今为止,这本书是我用来对付感时伤怀的灵丹妙药。

《白银时代》里王二为了打消“棕色的”要写真正小说的念头,拿出陈年的习题集给她做。在这一点上我觉得自己比较聪明且无师自通。很早以前我就明白,既然生活注定无解,那么不如去找一些让你觉得有办法而且有答案的东西来做。那会儿我还不看曼昆,在风入松见了他的书惊呼“姜昆也懂经济学”,一度成为朋友间的笑柄。

上大学时,有一段时间我以一个文科生而狂修C语言微积分会计学,看了笛卡尔之后,决定努力做一个彻底的理性主义者。虽然后来被人嘲笑说,你这不是理性主义,而是理科主义,但依然自得其乐。无论是理性主义还是理科主义,谁都不能否认,对于一个存在既定答案的问题,埋头求解其实是最容易让人获得满足和成就感的事情,而期望能够解决一切问题的规律之存在,应该是许多人都心向往之的。

后来我明白了就像我是个天生的数字白痴一样,归根结底,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学术上,我都只能是一个伪理性主义者。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上曼昆。有人说过,在看某些专业的要死的书的时候,常常会觉得自己一下子豁然开朗,这种感觉非常之好。曼昆是个可爱的家伙,你可以看出他是故意要你时不时就这么豁然开朗一下。这可以解释他的书为什么会成为世界上首版最成功的经济学教材,也可以解释我在看了这本书许久之后,还搞不清楚什么叫做“货币数量论”。

在许多人看来,这要不就是装丫挺的,要不就是浪费时间。认真说起来,从各个角度看,一个人都可以说另一个人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是浪费掉的,所谓正确的浪费或不正确的浪费,都不过是托词。从目前看,大概我这一生是做不成“两只手”的经济学家了,但这并不妨碍我在假模假式地分析那些图表时获得无上乐趣。关键不在于真的能够知道什么,而在于我们可以藉此告诉自己,对这样的生活,我们还可以做一点什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