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你敢在法国开车吗?

2002-10-11 11:00 作者:王星 2002年第25期
法国的街头狗多、狗屎多,这是众所周知的。法国的街头小孩多,这是因为法国鼓励生育,孩子生得越多越合算。法国的街头瘸子多,这是我曾经一直没搞明白的一个问题。有法国人告诉我,这是滑雪滑的;但现在我越来越觉得造成这么多瘸子的原因没他说得那么“浪漫”:这些瘸子多半是车撞出来的。

法国里尔市高速公路上的亲密接触

法国的街头狗多、狗屎多,这是众所周知的。法国的街头小孩多,这是因为法国鼓励生育,孩子生得越多越合算。法国的街头瘸子多,这是我曾经一直没搞明白的一个问题。有法国人告诉我,这是滑雪滑的;但现在我越来越觉得造成这么多瘸子的原因没他说得那么“浪漫”:这些瘸子多半是车撞出来的。

按照较早的统计,法国公路交通事故发生率在欧洲大约居第四位,而遥遥领先占据冠军位置的是希腊。但法国今年在这个排行榜上的位置很可能会上升。法国公路交通事故的发生率在1998年到2000年期间的确曾有所下降,然而,法国交通部在今年5月底宣布:尽管2001年被记录在案的交通事故数量有所下降,但已经有7720名法国居民在这一年里葬身车轮之下,而这一数字与2000年相比增加了77人。

很多人都把公路交通事故的增加归罪于大选年。根据法国大选的传统,无论哪个候选人最终获胜,他首先都会颁布一份有关交通处罚的大赦令。在大选前夕的巴黎,违章停车已经变成了一次创意比赛,而比赛的大奖就赌在新当选的法国总统能否大笔一挥、免掉这堆价值上百万欧元的罚单上。康特丽是一辆“Honda Civic”的车主,从2002年新年到新总统揭晓前夕,她已经在手里攒了10张违章停车罚单。康特丽对大赦的看法是:“大赦就像一种‘感谢你投我一票'的表示。我当然不会因为哪个家伙答应免掉这笔钱就投他的票,但如果他在当选后能这么做我会更满意一些。”

创下这种大赦先例的是戴高乐,时间是1965年。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主意。但后来事情却逐渐发展得有点走样。如今的事实是:每当大选年到来,法国人开车就会比往常更疯狂一些。根据欧洲安全研究与风险分析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Safety Studies and Risk Analysis)的统计数据:在1988年密特朗连任总统之前以及1995年希拉克当选前7个月里,整个法国的公路交通事故直线上升;每次总统大选几乎都意味着在法国公路上多死掉600人。

对这一赦令的反对意见早已出现过,但今年终于连法国各大城市的市长都出面反对这一大赦。这些市长认为:法国的公路交通管制工作已经极其艰难,总统赦令的刺激只能雪上加霜。法国三个最大的公路安全组织在今年大选前也联合起来递交了一份有关取消交通处罚大赦的请愿书。拥有会员20万人的公路安全联合会(Road Safety Association)是这三家组织中的一个,其发言人彼埃尔.古斯丁(Pierre Gustin)称:“这种行为和中世纪时购买赎罪券没什么两样。它只会唆使人们在这一年里为所欲为。”持相反意见的人也有。法国公共建设工程部(Ministry of Public Works)的工程师让.奥塞里(Jean Orselli)就不同意古斯丁的看法:“交通事故发生率每隔18个月都会出现一些波动,而就整体水平来看是在下降。我看不出这种大赦有什么不对。”

当时勒庞还没显山露水,所以人们的注意力还都集中在希拉克和若斯潘身上。两名候选人显然都希望什么人全不得罪。在斟酌了几个月以后,一直偏向实施大赦的希拉克表示:他不会允许有可能对生命造成威胁的大赦出现。古斯丁等公路交通安全专家对希拉克的表态的斥责道:“他到底想说什么?”若斯潘的表态更具体一些,说他不会对严重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实施大赦,这些“严重行为”大致包括:闯红灯、在公交线上行驶、逃离事故现场以及超速8公里以上等。根据《巴黎人(Le Parisien)》日报在大选第一轮投票前进行的民意调查,只有40%的接受调查者支持实施大赦。不过,被调查者对这一问题的态度因其居住的城市不同而差异很大:总体来说,停车越困难的城市支持大赦的人就越多。希拉克当选后,大赦的“彩票”终于揭晓。希拉克宣布:对交通违章处罚的赦免仍将实施,但赦免范围将是极其苛刻的。

在法国,公路标志对司机来说只有参考作用不管苛刻不苛刻,大赦归根结底不过是法国人开车生涯中一段调剂用的小插曲而已。尽管伏尔泰与卢梭当年已经在自己的著作中为法国人的任性作了很多辩解,但如今看来他们还是忘了法国人两条颇为重要的“天赋权利”:第一,每个法国人都有把自己的车子爱开多快就开多快的权利;其次,在不干涉实施第一条权利的前提下,每个法国人都无限尊重右侧车道的优先权。这两条权利并没记录在法国任何一部成文的交通规则上,但一个外国人如果想在法国的公路上“幸存”下来,这是他必须学会的第一课。

法国的各级公路路边当然也有限速标志,但这些标志对于几乎所有法国司机而言,都只具有“参考”作用。大型的运货卡车一般还能遵照标志上的限速走在右道上,其他车道上的车却都在毫无顾忌地挑战着自己的速度极限。超越前方的车辆是一个法国司机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在高速公路上,即便你已经开到了每小时120公里,仍不妨碍其他车辆以更高的速度从你身边飞驰而去。在这些飞驰的车辆中,最出风头的自然要数那些战斗机一般轰鸣而过的摩托车。巴黎的电视新闻中曾经报道:高速公路上的限速牌被人在夜里改成了350公里,调查后发现是一群开摩托车的年轻人的恶作剧。

法国人对第二条权利的尊重绝不亚于对第一条权利的重视。在Les Roches附近的一个小镇里曾发生过一起运货卡车撞毁一座已经拥有700多年历史的教堂的事故。镇上向法院上诉、要求运输公司赔偿损失,然而判决结果却是运输公司一方胜诉。法院的理由是:不管那个教堂是不是700年前造的,它挡在卡车的左侧就是它的错误。

法国人的开快车的确是有些名气了。即便是对于已经习惯于在车轮上生活的美国人来说,在法国开车都是一件需要些胆量的事。不少美国人在法国考取驾驶执照后反应:法国驾校中的教官经常都对他们不敢把车速提到80公里以上的做法表示不屑,而80%的路上教学内容都与追车或超车有关。此外,如果在回答书面问卷时看到这样的问题:“能否加速超越一辆按照限速行使的车子?”正确答案永远是“是”。

法国对开车超速的处罚并非不严厉。法国国民议会早已通过了一项法案,规定驾车超速行驶将被视为犯罪。根据这一法案,最严重的违规者可被判处三个月监禁。这算得上是迄今为止欧洲各国对违章超速最严历的惩罚,但很难想象向来对权威不以为然的法国人会真把这些规定放在心上。多少有些无奈的法国政府于是又将更多精力放在交通事故的善后问题上。法国各地建有不少为因车祸致瘸乃至终身瘫痪的人服务的康复中心。这些康复中心大多设在小镇里,每年一到夏天就可以看到成群的瘫痪病人坐着机动轮椅、插着呼吸管出来“散步”、过另一种车轮上的生活。今年临近夏天之际,一个坐着轮椅的病人在这样一个小镇里被一辆飞驰而过的汽车撞倒。轮椅翻倒时碰掉了呼吸管,病人因此死亡。当地报纸上只有关于这一事故的一小段简短报道,而且也没人担心开车的司机会受到处罚,因为那个病人的轮椅当时正好挡住了汽车的左道。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