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韩国观光

2002-10-11 09:10 作者:布丁 2002年第25期
罗马有个许愿池,往里面投枚硬币,心中祈祷:有一天我可以重回罗马。汉城有条汉江,往里面扔一枚华客山庄赌场的筹码,希望今后再也不到韩国来。如果不是世界杯,我恐怕不会愚蠢地在韩国跑两个来回,好在这一次就够了。

罗马有个许愿池,往里面投枚硬币,心中祈祷:有一天我可以重回罗马。汉城有条汉江,往里面扔一枚华客山庄赌场的筹码,希望今后再也不到韩国来。如果不是世界杯,我恐怕不会愚蠢地在韩国跑两个来回,好在这一次就够了。

对韩国最糟糕的印象来自于文字,那本是中国字的注音符号,后经完善与推广成了一种独立的文字。韩国与中国有文化渊源,他们国旗上有“四卦”图案,可韩国字与中国太不一样了,那样的文字写不出美丽的诗。这样的文化优越感让我坚持不去学习用韩语说“你好”、“谢谢”。韩国人为他们的球队疯狂,老叫喊“大韩民国”,这4个字的发音如同一种古怪的中国方言。

老早就知道韩国人的爱国激情,最突出的表现就是韩国车。在韩国十余天时间,只在街上见过一辆奔驰,其余均是韩国车。而韩国车的模仿能力惊人,有仿宝马的,有仿奔驰的,有仿本田的,这样的感觉很奇怪。

到了韩国才领略到大企业与政府勾结会营造一种什么样的局面。电视广告中老是看到三星、LG、现代,走到外边才知道这片公寓是现代的,那堆酒店是乐天的,怪不得郑梦准谋求韩国总统,半个国家都是他的。

韩国电视台里不断播放韩国足球队进球的场面以及各地群众欢庆的场景,如同中央电视台不断播放北京申奥成功与群众欢庆一样,他们为“大韩民国”癫狂。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中国球迷的松散、凌乱,他们穿着“金六福”、“LG”、“怡冠”、“TCL”、“纳爱斯”等种种广告衫。

在韩国电视中看到一个美食节目,若干整过容的俊男靓女围着一碗面条啧啧称赞,但以我十来天的吃饭经历来说,只总结出这样一条:回北京后至少半年不会再吃什么韩国料理。

在汉城有幸见到一位韩国整容手术大师,听他讲了一小时整容问题。他说,90%的韩国艺人都整过容。在光州街头看见一美女翩翩走过,惊呼:“这个韩国姑娘真漂亮。”那美女回眸一笑:“我西安的。”
回到北京,一辆大宇车款款而来将我们接走,第二天早上吃早点,发现家里只有“乐天”巧克力派,当时我差点晕倒。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