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除了法律,还可以暴露臀部

2002-10-10 16:32 作者:陆丁 2002年第27期
Gap“血汗工厂”和劳工问题

在加拿大,示威者抗议Gap公司在55个第三世界国家超过300家“血汗工厂”中对工人的剥削行为。写在臀部上的口号为“抵制Gap”

八国集团开会的前两天,加拿大卡里加尔天气不错。弄得几个写了字的臀部也生气勃勃。至于那几个字,它们凑在一起是BOYCOTT GAP——抵制Gap。

BOYCOTT原来是一个在爱尔兰做地产代理的英国人的名字,因为不肯把地租降低到被佃户认为合理的水平,而且又在佃户交不起地租的时候将佃户驱逐,成为当时爱尔兰土改运动领导人查尔斯.帕默尔所提出的道德流放的牺牲品。帕默尔这样说:“如果有人通过把别人赶走占有一块土地,那么你们无论是在路上遇见他,在商店里遇到他,在公园里、市场上,哪怕是在做礼拜的地方,都不要理睬他。把他从道德上进行放逐,把他和他家乡的其他人隔离,就像他是一老麻疯,你们必须把你们对他所犯罪行的憎恶表现出来。”结果导致Boycott神经失常。

卡里加尔的事情当然不可能没有预谋。早在一星期以前,整个计划就贴在SRBG(Save the Redwoods/Boycott the Gap)的网站上。根据那上面的说法,这次脱衣抗议行动是为了工人阶级的权利和拯救美国的红杉树。而且这不过是SRBG在八国峰会期间的一系列抗议的热身。在感谢完加拿大同志的热情之后,SRBG解释了一下采取脱衣抗议这种形式的原因:“加拿大政府不允许我们带任何道具和服装,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决定要选用‘宁可不穿也不穿GAP!’方案的理由。我们唱歌,喊口号,请一些关键性人物发表演说,当气氛达到最高潮时我们就为了工人阶级的权利及红杉树脱衣服。我们将只脱到内衣(因为再往下脱我们可能有被逮捕的危险——还在等法律部门答复)。请有意参加者考虑穿上有趣的、好玩的、性感的、或者政治不正确的内衣!最先加入我们脱衣行动的加拿大同志会得到免费的CRAP T-恤(“CRAP”和“Gap”谐音,前者是“废话,贱货”的意思)。我们也需要鼓和鼓手!我们欢迎所有的人!穿衣服的和不穿衣服的!”

SRBG是美国圣·弗朗西斯科的一个民间活动团体。脱衣抗议这种方法,仍然根据他们自己网站上的说法,是从1999年10月16日开始的。由于当时的SRBG成员对不能获得足够的媒体报道感到非常厌烦,于是决定通过让自己的抗议行动“足够性感”来勾引媒体注意,结果当然非常成功。不过当时是一脱到底。之后在2000年2月6日,SRBG成员在洛杉矶又来了这么一次。同样非常成功。这之后这个配合着“宁可不穿也不穿Gap”口号的抗议形式就变成了SRBG的保留节目。

Gap是美国最大的服装公司之一。1969年创建时,只有几个屈指可数的员工。而现在,它是拥有三个品牌(Gap、Banana Republic、Old Navy)、4200多家连锁店,年收入超过130亿美元,员工16.5万人的跨国公司。它被抵制的一个原因是在塞班岛血汗工厂诉讼中的死硬立场,另一原因是公司创始人(仍然拥有公司近1/3的股权)买了235000英亩的红杉树森林,要砍伐这些红杉树,还要申请捕杀红杉林中的珍稀动物。

塞班岛在太平洋上,属于马里亚纳群岛。原是日本军事基地,“二战”后归美国管辖。它有自己的自治政府,当地居民也不能随便出入美国本土,它和本土之间的贸易又没有关税和配额。1999年1月13日,塞班岛5万名工人及人权或工会机构(包括血汗工厂监督组织[Sweatshop Watch]、环球交流[Global Exchange]、亚洲法律决策委员会[Asian Law Caucus]和成衣纺织联合工会[UNITE])分别在美国联邦法院和加利福尼亚州法院对一批零售商、制造商和设计师提起三项法律诉讼。起诉制造商使用廉价劳工,强迫工人进行超长时间(一周七天,一天12小时)劳动,付给工人低于最低标准的工资(低于每小时3.05美元,而美国本土所规定的是每小时5.15美元),并且不付给工人加班津贴。制造商在招聘工人时还涉嫌进行“讹诈钱财的阴谋”,为了得到在塞班岛的工作,劳工通常要交2000到7000美元的费用,而且还要签定各种放弃其基本人权的“影子合同”。最后,只提供工人极度恶劣的生产和生活环境。并且对工人实行宵禁和禁闭。

对于向这些制造商定货的服装零售商,则主要是这些公司的质量管理员监管着整个生产过程,并没有行使权力来改善工人的生产条件。另外,明明知道这些服装是在远低于美国劳动法所要求的工人最低工资水平以及劳动、福利条件的工厂中生产的,却仍然贴“美国制造”或“美国马里亚纳制造”标签误导消费者。这对那些遵守美国劳动法的零售商和制造商是不公平竞争,因为前者用了比后者少得多的成本,获得了消费者同等程度的信任和好感。

同时被起诉的公司一共有18家,基本上都是美国最大的服装零售企业,其中就有Gap Inc。1999年8月9日,在上述这些公司中,有四个公司(Nordstrom、J.Crew、Cutter & Buck和Gymboree)同意和解,之后陆续又不断有公司与起诉方和解。可直到今天,Gap仍然拒绝和起诉方讨论和解方案,并且一直宣称那些跟自己有关系的工厂与塞班岛上别的工厂不一样,甚至采取法律行动要求法院不批准别的零售商和起诉方达成的和解方案。

也许Gap Inc.确实有自己的理由。按照它的说法,1995年它在萨尔瓦多已经同意将自己制定的行为准则置于NLC(国家劳工委员会)的独立监察程序之下。而且在此之后它向自己在全球55个国家的供应商派出了60多个巡查员做例行和突然巡检,巡检范围覆盖了那些在塞班岛上的厂商,“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但重要的可能却不是应诉方的辩解,而是起诉方申诉/埋怨的着眼点。起诉方是将塞班岛上所有的公司,包括零售商和制造商作为一个整体起诉。所以,被起诉对象实际上是“塞班岛服装业”,而并非某个具体的公司。

于是,这个“塞班岛服装工业”在三个方面对三个群体都犯下了过错。对于在塞班岛上工作的劳动人民,这个经济体非人道地剥削他们。由于它剥削得非常成功,结果导致了美国本土的劳动人民大量失业。而使用误导性标签,不仅欺骗消费者的感情,让消费者误以为它足够人道,已经花了足够多的钱达到了消费者自己的人道主义水准,而且还对同行业竞争对手使用了不公平的竞争手段,因为消费者的感情最后也是能兑成钱的。于是,塞班岛不仅得罪了所有劳动人民(这点和所有资产阶级一样),而且得罪了资产阶级自己:得罪了没能找到塞班岛这么一块又能避税、又没有进口配额、还能随便剥削群众宝地的资产阶级同行。

这已经不是通常工会政治范畴下的劳资纠纷:问题不再仅限于资方愿意拿出什么样的工资和福利方案及劳动人民有什么底牌抬价。塞班岛的服装业显然是经济全球化的产物,全球化进程除了增进国际分工和逐步降低国际间的贸易壁垒之外还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现在资本可以夹带着劳动力私奔,避开捆绑在特定地理位置上的道德—法律限制,满世界寻找最佳结合场所。

发生在加拿大的抗议重复了某些重要的历史时刻,并且再次显示了这样的信念:要BOYCOTT一个什么东西,就是要把那个东西置于BOYCOTT曾经处于的境地:隔离它,不和它发生任何关系。类似的做法,马丁·路德·金在为黑人争取公共汽车上的平等权利时使用过,纳尔逊·曼德拉在南非为取消种族隔离政策的时候也使用过。

BOYCOTT应该看成是一种民间力量对抗任何敌人的方法。是一种集合个人的“位置”力量的“斗争方法”。对一个公司来说,个人的位置就是消费者,他的力量来自于他购买该公司产品这一行为。所以BOYCOTT一个公司的基本方法就是不买他的东西。

但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像SRBG这样发动的纯粹民间性抵制宣传战才可能成为并非无关紧要的东西。因为这种民间性正好就是构成地理——政治因素的一个环节。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