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盗匪生活

2002-10-10 16:30 作者:五月 2002年第26期

在还不能明目张胆逃学的那些年,上课时间我通常都神游物外地胡思乱想,把身边的同学和暗恋的师兄通通瞎编一气,按亲疏程度依次分配角色。其中有许多绿林好汉式的强盗故事,我的造型总是过着幸福生活的压寨女战士——当然不是孙二娘那样的,而要像外国电影里那些又会跳舞又会打架搞得男主角三魂不见了七魄的纯洁狐狸精。我很不喜欢《水浒传》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里面找不出哪怕半个可爱女子,不是悍妇就是淫妇,好像还有人以此为证说明施耐庵是个同性恋。

施先生搞不搞同性恋我没兴趣,只对想象中的盗匪生活心向往之。在沉闷的中学时代,于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女孩而言,那些瞎编的故事就是重要的精神娱乐。走在每天必经的路上,14岁要升重点的我多么希望能撞到一个抢银行的家伙,子弹呼啸着穿过周围那些斑驳的正在掉墙皮的旧楼,然后呢,那个救星一样的强盗呀,上帝保佑他快来爱上我带我离开吧。十年以后,我从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女孩变成了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女士。

前几天看《雌雄大盗》,24岁的费·唐娜薇扮演的邦妮美艳逼人,在影片开始,她赤裸着跳下床径直走向镜子,魅惑的曲线,鲜红的嘴唇,眼底不加掩饰也无法掩饰的深切厌倦和无尽欲望,迅速与那个偷汽车的有着迷人笑容的男子一见钟情,从此走上不归路。这个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故事,让我回忆起自己在躁动青春期曾经期待过的那些风林火山惊涛骇浪的盗匪生涯都是喜剧收场,似乎从来没想过身体上布满弹孔才是比较现实的结局。追求毁灭的气质并非在每个人的血管里都能流淌,而在5月就挥霍完整个夏季也许是可以的——没有人说过青春应该怎么用才合理。

上个月我刚刚结束了自己的24岁,以及和前男友挣扎了将近三年的感情,我想我是不会爱上一个货真价实的强盗并且和他喋血天涯了。老妈说她25岁的时候已经生我啦,虽然现在时代不同,可女人在这个年纪回复独身还是很有做老姑娘的危险。为了制止她总在电话里喋喋不休,我撂下老公标准让她自己挑女婿去:学理科,大10岁左右,体健貌端事业稳定,在必要时候可充当水电修理工,不轻易勾搭人——勾搭了也别叫我知道。至于我曾期待的盗匪生活,还是留到某个乏味夜晚的同床异梦中去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