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费厄泼赖的乌托邦

2002-10-10 16:29 作者:阿丑 2002年第26期
老子说,“视之不见,名曰微;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夷”。按照这种说法,大可以给这届世界杯的许多裁判改名为微希夷。这听起来很有点像某个老译本《飘》里面的主人公卫希礼——当然那是我最讨厌的小说人物之一。

老子说,“视之不见,名曰微;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夷”。按照这种说法,大可以给这届世界杯的许多裁判改名为微希夷。这听起来很有点像某个老译本《飘》里面的主人公卫希礼——当然那是我最讨厌的小说人物之一。

韩国和意大利的比赛让全世界上千万人记住了莫雷诺,此后西班牙的底线传中被吹掉又在“罪人簿”中添上了乌干达的托姆桑吉这个名字。然而,此时此刻,还有人记得苏联人托菲克·巴克哈莫夫吗?1966年,在英国世界杯决赛上,正是这个作为边裁的巴克哈莫夫,在“伟大的前锋”赫斯特射入被称为“世界杯上的千古之谜”的进球后,说服当时并不确定的瑞典主裁判裁定该进球有效,从而使英格兰获得迄今为止惟一的一次世界杯冠军。在那场比赛之后,关于苏德间的夙怨和当时国际足联中英国官员的操纵促使巴克哈莫夫作出不利于德国的裁决的猜测也甚嚣尘上。

过去的总是黄金年代,这大致上是和“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一样的情结。怀旧对于个人而言是一种美好的情怀,但如果推而广之,就难免会出问题。所谓“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这也是老子的话。其实,只要回过头看一眼历史,就不难发现,费厄泼赖的提出,正是因为在那个时候,竞技场上曾经出现过太多并不费厄泼赖的现象。今天真的是比从前任何一个时期更黑暗的时代吗?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所能看到的,所能知道的,所能表达的,都远比从前的任何一个时代多得多。如果真的有所谓的费厄泼赖存在的话,这种知情权绝对是构成费厄泼赖的最重要的一个因素。

痛斥韩国人的所作所为彻底破坏了体育的公平公正,并预测韩国人将会因此“遭到报应”,从此一蹶不振,折戟沉沙于下届及以后的世界杯。且不说这些说法是否言之过早,从历史上看,也还没有什么证据能够支持这一点。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上军政府以粮食和贷款换净胜球的一幕毫无疑问是世界杯历史上最丑陋的交易之一,然而,也正是因为这次世界杯的夺冠,促成了阿根廷足球运动的发展,从而使其从此得以跻身于世界强队之列。看看韩国队胜利后大街小巷涌动的红潮,很容易就能够联想到阿根廷球场上那著名的白纸条纷飞的场面。无论怎样,尽管结果会让人感到不那么舒服,不可否认的是,韩国队的胜利让足球这种运动的热度在韩国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从这一点上,或者我们可以说,布拉特和郑梦准同志为足球运动在整个世界,尤其是亚洲地区的推广和普及上,做出了杰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