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2002-10-10 16:25 作者:何冬梅 2002年第26期

夏日里天不高云不淡一切都乱了套,大家都有些烦恼。漫天飞舞的是足球帅哥和美女球迷,法国阿根廷葡萄牙全都灰溜溜卷铺盖回家,尽是些不入流的混混进了16强,中国球迷夜夜喊“进一球”这个名字999次又能怎样,有篇文章说:“这次世界杯是一场打着革命旗号的暴乱,仿佛小石匠战胜了米开朗基罗,油漆工战胜了毕加索,小裁缝战胜了伊夫·圣洛朗,二人转战胜了莎士比亚。”还有女球迷在媒体上叫嚣要手刃维多利亚这厮,把好端端的小贝搞得宛如一只头顶一撮黄毛的公鸡仔。她这个伪球迷却迷上了西班牙的英俊门神卡西利亚斯,正打算把自己的狗儿子欧文改名卡西利亚斯,并直接由英格兰球迷转为西班牙的崇拜者。但如此种种并不能让她成为一个不管不顾的球迷,她想做一个精神病人也不错,瞅谁不顺眼就揍谁,谁碍事就让他滚开,陶醉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爱干嘛干嘛无需看别人眼色多好。

但她却不能,脑子总像水洗过般的清醒,躲在暗处看别人游戏是她的最爱,即便不小心陷进去,也会在内心深处喝令自己迅速抽身黯然离场,她知道要想不遭人拒绝就得学会先拒绝别人。她真是艳羡这帮盛夏酷暑里的球迷,没有任何不知何去何从的惶然,目标明确大喜大悲只在一球间,这种禅意是她这样的俗人所领略不到的。情场如球场总要分出个胜负,找一个疯狂的球迷恋爱一场或许能激热她凉如水的心,谁知道呢。她四处宣布要一个人过,理由是一个聪明人忍受不了一个笨蛋,两个聪明人在一起只会更麻烦,所以她想DO IT MYSELF。于是晚上一个人打车去吃饭,要了一桌子的菜,慢悠悠磨蹭着,仿佛在等一大帮人赴约。对面的东北男人不停地用眼睛逡巡她,她挑战般迎接这个男人的目光,然后一直吃到胃痛吃到落寞,才踏着华灯初上的黑夜踩着高跟鞋走回去,那个夜晚她梦见自己坐在冰天雪地里哭喊着要一个人过一个人过。

八年前随性流落到这个城市,到今天,心,仍是居无定所。每年都会看唐颖的《随波逐流》,每一年的感受都不同,那里面有她熟识的江南湿热沉闷的故乡气息,有她少女时代纤细多愁的感伤,有她多年以来因为不会苟且而显得冷酷的个性。她在小说里寻找成长的痕迹与情感的慰藉,一遍一遍乐此不疲。
她相信这个城市里有许多像她一样的女人,前门怕贼后门怕鬼处处自爱,有着一段又一段还没开花就被理智淹死的感情,搞得定工作却搞不定感情,搞得定别人却搞不定自己,不知道想要什么不知道要怎样过。她知道这个城市有许多独居的男人或女人打电玩打至凌晨或者抽烟喝酒大醉一场或者蒙着被子大哭一场。她身边的独身女人越来越多,不知是谁的错,是我们自己还是这个时代,真的不知道。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