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精神刺激与消费欲望

2002-10-10 11:55 2002年第25期
“在北京,高档消费的群体人数在膨胀,这是毫无疑问的。”贡院六号的市场总监齐艳英小姐语气肯定地做了这个判断。齐小姐在房地产业工作了8年,“可以说,北京每天都有新的富翁诞生,高端市场永远在升高”。

不同的俱乐部自然把人们区分开来,它就像一道门槛


精神刺激与消费欲望


“在北京,高档消费的群体人数在膨胀,这是毫无疑问的。”贡院六号的市场总监齐艳英小姐语气肯定地做了这个判断。齐小姐在房地产业工作了8年,“可以说,北京每天都有新的富翁诞生,高端市场永远在升高”。


但是,无论经济学家还是社会学家,对这些“超富阶层”更深入的研究和调查是一桩比较困难的事情。社科院的黄平和陈昕两位学者自90年代以来就对中国的消费做追踪研究,但对这个群体仍然缺乏把握。“在中国大陆做这个工作很难,主要在于没有一个透明的财产制度”,包括财产拥有量、职业、性别、受教育状况,“都找不到基本数据”。陈昕称之为“黑箱”。而在美国,“连洛克菲勒都必须申报财产”,所以这个人群很难划分。如果以亿元为这些“超富阶层”的标准,黄平的推断“应该是少于10万人”。“虽然绝对数少,但大多集中在北京、上海”,所以其发散的巨大能量也让人吃惊。


在另一位房地产从业者胡晓健看来:“北京作为消费市场,有其特殊性,可以说它是全国性的、世界性的消费市场。其消费的巅峰层面,应该与世界水准同步。”当然,在巅峰层面上的消费者其财富拥有量,也应该是“世界级”的。


超富阶层的急速壮大,显然与中国经济发展态势有密切关系。为“贡院六号”做市场推广的郝先生透露,“贡院六号”没有出售的另外100套公寓也吸引了不少注意力。不光某家世界500强的企业老板表示出了兴趣,国外的两家基金也要买,“这至少说明国外基金看好国内市场”。“没有一个国家能空前地出现这么多机会,虽然对中国以后的经济发展有各种各样的预测,但至少在2008年以前,这股热势是不会改变的。”在郝先生看来,这种高端消费基于一点,即“对北京市场有信心”。一位开发商曾这样跟郝先生谈起自己回来做生意的原因:中国目前每年的经济发展速度在7%~8%之间,北京还要高——11%左右。而在国外,平均增长速度只有3%。“在海外使出别人两倍的力气,最好水平也就这样了,可在国内,轻轻松松地就是11%。这就是为什么我愿意回来发展。”郝先生认为,“从客观来看,整个90年代以来,财富急骤向高层积累的速度是最快的。制度的不完善或不明晰,客观上造就了一大批商机,也使富人更富。”


不过,社会学家还是谨慎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表面上看,这些超富阶层的消费与国家拉动内需的要求不谋而合,但黄平的看法是:“高端消费虽然发生在北京,但与国内经济不直接有关系。”他解释说,这些超富阶层的身份是世界性的,“这些人很可能上午在北京、下午在香港,晚上又到了另外一个城市,所以他们的消费行为也是全世界的。”在黄平看来,这些高端消费是“以北京为圆心,但消费半径已超越了北京”。另外,以这个阶层的水准,“他们的购买也是国际性的,大多以买非国有产品为主”。“我个人的看法是(高档消费)对拉动国内经济的意义不大。”黄平研究员认为,真正构成社会购买力的主体是社会的中下层。“或者至少可以这样说,超富阶层拉动经济的能力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高。”


“资本到哪里,高消费就到哪里。”社会学家陈昕则更担心北京的富裕阶层与贫困阶层之间的差距,另外他更担心的是这种高端消费的负面效应是“把全社会都卷进来,变成全社会的一种价值观”。


[资讯]


富人俱乐部


长安俱乐部、京城俱乐部、美洲俱乐部和中国会被称为北京的“四大俱乐部”。其中最早的当属长安街上的“长安俱乐部”。俱乐部的王先生告诉记者,长安的老板是香港富华集团的陈丽华女士,会员部的一位先生介绍说,长安俱乐部有900多名会员,“他们都是各行业的粗英,是我们俱乐部最大的骄傲”。长安的入会费为1.8万美元,王先生说这是“四大俱乐部”里收费最高的一个。


在北京东二环路边上的美洲俱乐部占据了华润大厦的28、29两层,面积有5000多平方米。虽然只有一年半的历史,但俱乐部会员部经理马玮小姐告诉记者,会员已达350~400人之间,马小姐认为“发展速度很快”。目前微软、惠普这样的大公司是美洲的会员,另外一个大家熟知的名人张朝阳也在这里入会。美洲的目标人群是发展到1000个会员,马玮认为“达到这个目标人群没有问题”。


“美洲”的定位是商界人士,这一点,与拥有1100名会员的京城俱乐部相似。不过,马玮小姐说他们并不忌讳这一点,他们更大的目标是针对更广泛的市场:“中国加入WTO后,外国公司进入中国的会更多,我们很重视本土市场,现在正慢慢推广。”

美洲俱乐部的入会费为每人1.6万美元,可以转让。据马玮介绍,这种可转让的会员卡在国外很流行,在香港这样的卡最高可以卖到200万港币,所以部分会员也出于投资考虑而加盟的。从记者采访的情况看,“四大俱乐部”的会员费一般在1.5万至2万美元之间,除此之外,每年再缴纳1200美元至1500美元不等的活动费。


一般说来,俱乐部内的餐饮、娱乐、健身等设施更像是五星级酒店,但“私人性”是俱乐部的最大特点。这一点,记者在采访中感触最深。对会员的身份、职业以及在俱乐部的消费水平,接受采访的每一家俱乐部都态度坚决地不予透露。


这几大俱乐部基本不对外做广告,新加盟者均来自会员介绍,而俱乐部也会对会员有基本的背景调查。某些俱乐部会员卡的有效性可以延续到国外其联盟俱乐部,对这些国际化的会员来说,这已经是中国富人俱乐部基本的门槛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