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都不容易

2002-10-10 11:47 作者:薛巍 2002年第28期

不知怎地,大学时候给一位老师留下了善于“发散思维”的印象。可是我觉得发散思维对我来说太难了,逆向思维还差不多。毕业论文答辩的时候他说我论文前半部分写的不错,而一位年轻老师说后半部分写的好。我听了很高兴,一个说前一半好,一个说后一半好,加起来就是整篇论文都很好。但是后来一想不对——反过来一位说后一半不好,一位说前一半不好,加起来就是整篇论文都不好。我马上暗自庆幸自己也能通过答辩。这一“反过来”就是逆向思维。

刚入大学,辩论赛正是最时髦的时候,是在班花校花和众情敌面前展示自己学养风度魅力的绝佳时机。于是看到学院辩论队招募队员的海报后马上赶去报名,何况教练是自己哲学系的博士,而且觉得辩论队招收哲学系的同学作队员是天经地义的——古代哲学家孟子曰:“吾岂好辩者哉,吾不得已也。”我们新一代的哲学学子可没他那么遮遮掩掩的——我们就是好辩,我们只在不得已的时候才不辨,只在沉默是金的时候才沉默。可是博士却对我说,以为哲学系是辩论队的天然队员既误解了哲学又误解了辩论。哲学以博大精深慎思明辨来认识世界的探索,而辩论是以口若悬河纵横捭阖来娱乐人们的表演。他拿一个问题来考我:是正方还是反方的立场更容易捍卫?我回答说当然是正方——多么大义凛然,资料好收集,思路好把握。可是博士说:错,这个问题其实等于是发散思维容易还是逆向思维容易,正方需要发散、从不同角度论证自己的观点,而反方的方向非常明确,只要逆向思维就够了。而且,反方如同正在墙角,只一面受敌,正方如同站在屋子中央,四面受敌。我说某教授说我发散思维比较好,正适合更难的比赛中上阵。博士说,拿记笔记来说吧,发散一下,最好的做课堂笔记的方法是怎样的?像录音机一样记录当然是最傻的,择要记录也好不到哪里去。最好的做法是老师讲课拐弯的时候记录,拐弯的时候最少也最重要。我没能通过博士的面试,就学了这一手记笔记的最佳方法。不过还好,博士说哲学系的同学是做辩论教练和评委的料,不过那起码要熬到哲学博士才行。后来看辩论赛,确实看到了不少评委是哲学教授。

一位老派哲学家一篇小文章里说,人和猴子的区别在于人能做到非常冷静,猴子动辄就失去冷静。让猴子去摘高处的香蕉,几次摘不到它就会暴跳如雷(这个词用在猴子身上简直就是直接抹煞了猴子和人的区别),而人不那么容易生气。一位同学看了这段宏论后很受启发地说:有道理,以后遇到难对付的人,激起他的怒火,这并不新鲜,关键是——这叫把对方降到猴子的水平。这是看了人家的文章后运用逆向思维得出的结果,看来逆向思维对我来说也不容易,我就没想出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