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粗糙的粮食

2002-10-10 11:42 作者:赵小帅 2002年第28期
多年之后我收到一条手机短信,说的是:我喜欢你的鼻子,你的眼睛,你的耳朵,可惜我没钱,要不我就会说,老板,这个猪头切一半给我。这也让我想起一次郊外旅行,我在某个县城的街道上第一次看见猪头,它黑黑的,立在案板上,似乎还骄傲着昂扬着,我和它对视良久。对于这些粗糙的粮食,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爱。■

以往,北京的大街小巷里有很多铁皮屋子,用作饭馆和发廊,我家附近就有一排,我经常光顾的一家是个卖肉饼的。烙饼、收钱全是一个小姑娘干。我和我女朋友两个人去吃肉饼,一张不够吃,两张吃不了,那小姑娘说,我给你们烙张大的不就行了。肉饼4块钱一张,她弄出的“大号”比原来的足足大一半,还是收4块钱。后来小姑娘的肉饼铺关张了,我总歉疚地想,全是我给人家吃的,那么大的肉饼才卖4块钱,肯定要赔。

肉饼铺子旁边是个卖山西刀削面的,一口大锅,面熟了捞上来浇一勺肉汁,其实就是酱油汁,有点碎肉而已。保证够咸,要不然对付不了那一碗面,一块五一碗,我也经常去,一碗面一头蒜。后来我去山西吃到了正宗的刀削面,连吃三碗意犹未尽。新街口附近有个“老字号”是卖炒疙瘩的,路过的时候我就去吃,据我观察,北京的吃,全是为劳动人民准备的,顶时候,一碗面疙瘩下肚,5个小时不会再饿。卤煮火烧也是这意思,有火烧,有豆腐,有肉,有下水,有汤,能吃一碗卤煮就算改善伙食了。早上起来吃肉包子和炒肝,体力劳动者最需要这么油腻的东西。

上大学的时候,有个低年级的女生来找我讨论文学,我请她到食堂吃饭,那里有两分钱一个的贴饼子,我就买了4个。那姑娘对着贴饼子就没兴趣谈论文学了。还是上大学的时候,有个同学挣了20块钱,要请客,另一个家伙出主意,要去吃涮羊肉,我劝他们,20块钱不够吃涮羊肉的,不如去吃羊肉泡馍。那两个四川小个子就让我带他们去吃羊肉泡馍,西安饭庄的羊肉泡馍,在我看来简直是极品美味,可这两个小子都剩下了大半碗,抱怨我没把20块钱花对地方。

多年之后我收到一条手机短信,说的是:我喜欢你的鼻子,你的眼睛,你的耳朵,可惜我没钱,要不我就会说,老板,这个猪头切一半给我。这也让我想起一次郊外旅行,我在某个县城的街道上第一次看见猪头,它黑黑的,立在案板上,似乎还骄傲着昂扬着,我和它对视良久。对于这些粗糙的粮食,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