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网吧:“人民公敌”与最廉 价的夜生活

2002-10-10 11:20 2002年第25期
在火灾发生后的两三天内,网吧这个场所被北京市列为一等危险品,全国各地政府与媒体也纷纷开始调查当地网吧的安全问题。

“蓝极速”黑网吧火灾后,当晚北京一些地区就展开了统一清理网吧的专项整治工作

24条人命换来一场新运动

在火灾发生后的两三天内,网吧这个场所被北京市列为一等危险品,全国各地政府与媒体也纷纷开始调查当地网吧的安全问题。

从事“青年与网络”课题研究多年的卜卫说:“我刚从四川西昌做了一次网吧调查回来,凌晨随便上街,进入一家网吧需要爬一个栏杆,现在想起来依旧害怕。我知道网吧的安全性是值得质疑的,但当我回到北京,看6月17日晚北京电视台的‘特别关注’节目,整个是一次火灾后对‘网吧’的血泪控诉与声讨。我不能理解的是,同样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是否某家医院出事了就该关闭所有的医院?这种时候,是否需要不同的声音?”

开一个网吧起码需要有六个政府部门允许:文化部门的准营证、公安部门的意见书、消防部门的审核、通讯部门经营许可证、工商部门执照、电信部门安全协议书。在火灾发生后,记者挨个联系了这六个部门,他们已经统一口径,关于“6·16火灾”的一切事务由市委宣传部宣传处统一接待,当然,后者在强调政府的透明度原则之后,希望记者静候事态发展,不要做过多报道。

一位经营着与“蓝极速”规模相仿网吧的刘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整天忙着应付各个部门的收费与检查,但是好像没有谁真正为经营者着想,出了事就要把所有合法经营者也连带进去。既然最初由相关部门出具了经营许可证,突然又遭关闭整顿,这到底算不算政府单方面撕毁合约,或者说侵犯我们的私有财产?”

“在通常情况下,越是管的部门多,越可能出问题。”行政法专家马怀德认为,“这种因为一家出事,关闭全行业的做法,不仅会连累合法的正常经营,而且是计划经济时代遗留的做法。政府工作不仅要稳定,而且要持续有效。各部门是否也应该吸取一些经验教训,比如以往对公共娱乐设施管理事实上的‘不作为’,包括合法的。”

与此同时,北京市的网吧已经全面停业整顿。如果根据北京市公安部门提供的数字,全市2400来家网吧中有2200家处于证件不全的经营状况中,那么仅有200家合法网吧。审批越少开得越多,这占有大量市场的非法经营户很自然地,会有一种苟且的心态,比如不愿意投资在安全设施上,或者因为害怕查封而把出入口弄得非常隐蔽而封闭。

“选择经营网吧的人,肯定首先看中了其市场潜力。”另一位在网吧大火后被迫暂停营业执照申请的马先生说,“大家的共识是,这是一种比餐饮业流程简单的一次性投资项目。很多网吧都选择在场地租金比较便宜的地下室或者楼上二层做生意,只需要最基础的装修,外加一两个工资低廉的网管就可以24小时营业了。纵使是投入最大的电脑设备,现在不少电脑公司都可以赊帐,比如一次购置50到100台以上的网吧,就可以采取首付20%的赊销。一台网吧用电脑,最高配置目前也就4000元封顶了,有些网吧成批购买大公司淘汰的二手电脑,更加便宜了。”但他不久前到北京市很多网吧做的市场调查表明,目前这个市场已渐趋饱和,表现在每小时上网费用不断下调,从最初的五六元到目前的最低价2元,通宵上网从原来的15元到20元,下调到10元,甚至8元。”

“你到哪里能够花这么点钱,消磨掉大部分时间呢?”马先生说,“这样的夜生活,对收入不甚丰厚的人群,大概是惟一去处。”

宋西强(化名)表达了另一种观点,他是一位高级技术人员,他本可以舒适地在家上网,却仍旧迷恋网吧:“要玩风行中的CS游戏,非要聚集一群朋友,多的时候上百人,组成战队,相约到网吧里玩。那里虽然空气糟糕座位狭窄,但局域网速度极快,同一战队的战友相互之间有交流,大家获得的快乐比泡酒吧要多得多。在网吧里还有一群人是玩网络游戏的,现在比较流行的是《传奇》、《魔力宝贝》,当然也有专门来聊天或者在网上发帖子做网页的。有些人用惯了某台机器,还会跟老板协商,花一些钱把它包下来。”

宋认为:“在网吧,容易形成一种很放松的娱乐社交圈。政府不应该取缔它而应该改善它,让它的环境变得更为人性而安全。”

对“网吧”的道德审讯

这次不幸事件,如果仅仅起到了对网吧的清理和歼灭,那么它可能是片面的。在2002年由文化部颁布的《关于加强网络文化市场管理的通知》中,已经要求在全国开展在“网吧”等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的大规模清理整顿。通知明文规定,未成年人只有在国家法定节假日及寒暑假、每日8点到20点可以进入网吧,并且在那里的逗留时间不得超过3小时,而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进入,必须有家长陪同。

有一个公式可以代表目前公众对网吧正负面影响的认识,上网吧=上黄色网站+聊可能认识犯罪分子的天+玩暴力电子游戏+也许微量获取有益信息。“在整个历史阶段,每当一种新媒体出现的时候,社会上都会有一片反对声扑面而来。”卜卫说,“40年来,国外超过2000多份研究报告证明了大量接触电视、电影、电子游戏、流行音乐带、录像带、互联网网站等媒介的暴力内容能引发侵犯性行为或犯罪行为,并形成了儿童、青少年、成人观众对暴力的认同态度。”

“在条件不如北京优越的小地方,网吧更是当地年轻人接近互联网的惟一场所。在国内计算机拥有量哪怕在城镇也就9%强,而百人拥有可供拨号上网的电话也就20部。从媒介接近权利来说,网吧的存在是一件好事,如果这个国家有20%的人进过网吧,就说明它有很大的需要量。”卜卫说。

多年来,她致力于呼吁政府采取“信息分级”管理,或者采取如美国的对计算机做屏蔽的过滤软件(但后者发现,在对青少年上网使用屏蔽后,会把如‘乳腺癌’这样的重要信息也屏蔽掉)。
“甚至青少年的网吧不应该跟成人的开在一起,不应该让他们很容易地进入互联网上,成人才可以接触的比如色情或者暴力的环境里,分级的前提就是成人可以看。”在她主持的共调查了国内五城市4800位中小学生的报告中,有以下几个主要发现:

●上网的青少年(简称用户)和不上网的青少年(简称非用户)在学习成绩上没有明显差别,也就是说,用户的学习成绩既不比非用户差,也不比非用户好。

●用户和非用户在体育活动时间的长短上没有明显差别。72.5%的用户体育活动时间与上网前一样,14.8%的用户减少了体育运动的时间,12.7%的用户增加了体育活动的时间。

●在与朋友、家人交往时间的长短方面,用户与非用户没有明显差别。

●用户比非用户更具有尝试新事物的倾向和创新精神,更具有独立性和自我表达的意识,更具有民主意识,总之,更开放。当然,究竟是上网使青少年更开放,还是更开放的青少年都上了网,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卜卫说:“这个结果在当时让很多人感到惊诧,人们无法理解的是,到底是互联网或者网吧本身有问题,还是我们习惯于把一些完全没有因果联系的事,生硬地联系在一起。”

[资 讯]

关于“网吧”一点调查数据

可以提供参照的是如下的调查数据:由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组织(CNNIC)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其调查结果近两年来才变得权威可信,通过分析2000年度调查中对城镇互联网用户个人月收入的分析,不难发现,中低收入用户占了半数,月收入500元以下的为23.6%,500到1000元的为25.3%。而在对用户上网主要地点的项目中,15.4%的人在网吧上网,而在家中、单位、学校上网的人比例分别为61.3%、45.7%、19.7%。另一份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学者郭良、卜卫同年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和长沙所作的调查显示:成年人(18岁至60岁)27.9%的用户在网吧、咖啡厅或游戏厅上网,平均每周上网时间为6小时59分钟,青少年(10岁至17岁)在网吧、咖啡厅或电子游戏厅上网的占20.45%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