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D日

2002-09-28 11:18 作者:布丁 2002年第39期
今年第6期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封面是“诺曼底”。有漂亮的照片和版式,有细致的插图。当年参加登陆的战士如今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他们在D日的故事被翻出来。美国人对英雄战士的叙述似乎永远不嫌多,我看过畅销书《最伟大的一代》,才知道那和《红旗飘飘》有相似之处,只可惜我们这套革命回忆录很难见到了。

今年第6期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封面是“诺曼底”。有漂亮的照片和版式,有细致的插图。当年参加登陆的战士如今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他们在D日的故事被翻出来。美国人对英雄战士的叙述似乎永远不嫌多,我看过畅销书《最伟大的一代》,才知道那和《红旗飘飘》有相似之处,只可惜我们这套革命回忆录很难见到了。

在杂志的“透视”栏目中,我看到这样的背景——杂志撰稿人艾伦要写“诺曼底”的消息传出后,美术总监康斯坦斯颇为激动,因为文章将提到“科瑞号”,而这艘沉没的军舰,当时的指挥官乔治·霍夫曼就是康斯坦斯的爸爸。杂志上刊登了康斯坦斯在海上祭奠“科瑞号”的照片,并且写道:“船上24名船员丧生,其余200多人保住了性命,最后离开沉船的霍夫曼也幸免于难。”

这艘驱逐舰是撞上鱼雷而沉没的,霍夫曼指挥登陆时新婚半年,他在获救后给老婆发电报就三个字:“我没事。”而他当通信员的老婆事先并不知道他去登陆。

在新闻的经典作品《最长的一天》里,作者雷恩写道:“霍夫曼全舰294名官兵中,13人死亡或失踪,33人受伤。”这个数字和如今《国家地理》的数字不一样,不过,谁都说不清楚1944年6月6日有多少人死在法国的海滩上。然而雷恩书里有一个细节,他说,霍夫曼以为自己是最后离开沉船的,但他不是,在救生艇里的许多船员看见,有一个水兵,冒着炮火从船尾拣起被炸落的美国国旗,把它升到主桅杆上。他叫什么,最后是不是活下来,没人知道。

电影《最长的一日》中好像没有“科瑞号”被击沉的场景,我印象最深的是约翰·韦恩扮演的空降第82师的范登弗上校,就是跳伞时摔断脚,拿步枪当拐棍的那个。他看见挂在树上的伞兵的尸体,命令手下去安葬他们。还有罗斯福总统的儿子,步4师的副师长,他有关节炎,也要拄拐棍,书里交代他的师长最后批准他上前线时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他了。可他们的登陆地点有错误,结果罗斯福副师长拄着拐棍看着地图在海滩上溜达,用一个下士的话说:“就像在物色房地产似的。”

《最长的一日》里人物太多,看电影不知道谁是谁。比如抢滩成功后,有两个记者放鸽子报告消息,那鸽子居然往欧洲大陆飞,急得记者大骂“卖国贼”。看了原著才知道,那两个记者,一个是合众社的,一个是路透社的,都有名有姓。

说实话,自《拯救大兵瑞恩》之后,再看“二战”的电影都觉得视觉上不够刺激,哪怕是原始的记录片,那么多战地记者冒死拍回来的东西。我手头有一部《遥远的桥》,英文名字是“A Bridge Too Far”,也算是经典的“二战”老电影,可我一直没看。这个电影也是根据雷恩的书改编的,原著我也没见过。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