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空中小姐

2002-09-28 11:14 作者:小昭 2002年第39期
其实也没有那么好看,但是都温柔微笑。丝袜口红沉甸甸圆滚滚的发髻,全都恰到好处。没有事情的时候,就坐在我们对面,给自己绑上安全带的动作,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的动作,小腿并拢斜支的姿势,脚尖儿绷起来点地的姿势,所有这些都那么清楚地让人想到,女人真美好。然后她们把手用那么个姿势放在膝上,目光从舷窗散出去,脖颈处像雕塑一样,宁静得荡漾出音乐来。

以前认识个人,恋制服。爱小护士,爱空姐儿。我先就想起了王朔、杜梅什么的。据说王朔那《空中小姐》是有真事儿做底子的。以前和懂得性心理学的人说起来,据说是轻度受虐倾向的。大概是《重庆森林》里头,好像也是句旁白,说每一班航班上都有一个他想泡的空姐。我虽然是个女人,也有类似感慨。每次坐飞机我都想搞双慧眼,把每个空姐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都怎么长的,个个都好看!

其实也没有那么好看,但是都温柔微笑。丝袜口红沉甸甸圆滚滚的发髻,全都恰到好处。没有事情的时候,就坐在我们对面,给自己绑上安全带的动作,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的动作,小腿并拢斜支的姿势,脚尖儿绷起来点地的姿势,所有这些都那么清楚地让人想到,女人真美好。然后她们把手用那么个姿势放在膝上,目光从舷窗散出去,脖颈处像雕塑一样,宁静得荡漾出音乐来。

前两天回家,座位就被夹在了一个旅行团里。还是个老人旅行团,照我看。左边一个胖老太太,胖得不行,飞机还没动,嗡嗡一响,她就开始激动,还扭过来跟我说,“中国!中国!”我也自言自语,中国,中国。右边坐一个胖老头儿,也胖得不行,害得我都不敢上厕所:麻烦他扭过身子,才够得着安全带,解开;气喘吁吁地以坐的姿势挪出去,才站得起来。就是这样,我缩在两个和蔼的胖子中间,一动也没法动,酸痛麻木。胖老邻居们也不动,动也动不了,从马甲口袋里翻个老花镜已经很惊险。

然后吃饭了。胖老头儿要了杯橙汁,很有礼貌地想伸手去接,但是怎么可能!转不过身去,反而碰倒了正在路上的橙汁,洒在小桌子上和手上。空中小姐的对不起说得又快又安静,一块雪白的手巾来得更快更安静,擦了,胖老头儿还悬在空中没落下来的大胖手。又擦了小桌子,又换了橙汁,又说了对不起,走过去了。刹那间我感到,我们坐在飞机的座位里面,和猪没有两样。不能自理的猪们,爱上整洁能干的饲养员,这实在是太理所当然了。事情原来是这样。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