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能让副市长有尊严地死去吗

2002-09-28 11:12
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动听:每个人都有选择生的权利,也有选择死的自由。但对一个脑子已经死亡的皮囊,他怎么可能去选择死的自由?其他人因各自的利害关系也不会去帮他选择,那么,就让咱们的副市长大人继续10万、20万、50万地消耗下去吧——反正花的是国家的钱。再如果,即使新的脑死亡标准执行了,类似问题真的能让所有的人都松一口气吗?

一份符合国情的“脑死亡”诊断标准,最近已由卫生部制定出来,对许多国人来说,无疑将大大松一口气:那些曾经犹如石头般压在人们头上的关于孝心、关于短缺的医疗经费和资源、关于明明知道没希望了还非要“死马当成活马医”——等等,都因为新标准的实施而得到比较及时有效的解决。但是,看到一例:本埠一医院的高干病房里,住着一位地级市的副市长,因车祸已躺了4年多。熟识的医生私下说,这样活着真是造孽,已经花去200多万,关键是他脑子没用了,根本没希望再醒来。其实,最人道的方法是让他有尊严地光荣而去,但谁敢做这样的决定呢?他问我。

经调查我才知道,这病案里有一奇特的三角关系:即众官员、家属和医院在这病案中各自充当的角色。就众官员来说,没一个人愿对此事表态,这态可能也真不好表。对家属来说,道理则简单明了。而对医院来讲,更不会有多余的话,别的不说,每天空调病房的费用也相当宾馆标间的收费呢。于是,这奇特的三角关系年复一年演化下来,一具只能靠仪器艰难维持的躯体——脑子已经坏死,但又不能让他死。

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动听:每个人都有选择生的权利,也有选择死的自由。但对一个脑子已经死亡的皮囊,他怎么可能去选择死的自由?其他人因各自的利害关系也不会去帮他选择,那么,就让咱们的副市长大人继续10万、20万、50万地消耗下去吧——反正花的是国家的钱。再如果,即使新的脑死亡标准执行了,类似问题真的能让所有的人都松一口气吗?

重庆 张卫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