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音乐 > 正文

从“酷玩”到主“旋律”

2002-09-26 15:09 作者:王晓峰 2002年第38期
在处女作《降落伞》遭到全球近乎肉麻的好评之后,这帮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们面对第二张唱片的创作,压力可想而知,有多少好汉都折在“第二次”上。好在“酷玩”压力之下,毫无惧色,没有辜负全英国媒体“Radiohead跨世纪接班人”的期望。

凭着一首首清新的旋律,“酷玩”赢得了很多忠实的观众

英国有个乐评人说:“‘酷玩’现在的冲击波完全可以和当年戴安娜王妃之死相提并论。”这话虽说有点没谱,但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酷玩” 已成为后Radiohead时代英国音乐的文化现象,那首人见人爱的《黄色》让这支初出茅庐的乐队享受到了很多音乐家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的荣誉。最近他们出版了第二张专辑《头脑发热》(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谢天谢地,这张让人最值得期盼的唱片没有让人失望。

在处女作《降落伞》遭到全球近乎肉麻的好评之后,这帮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们面对第二张唱片的创作,压力可想而知,有多少好汉都折在“第二次”上。好在“酷玩”压力之下,毫无惧色,没有辜负全英国媒体“Radiohead跨世纪接班人”的期望。

“酷玩”因何受到媒体和歌迷的恩宠?因为他们的音乐突破了在过去七八年Brit-pop的限制,把这种陈词滥调甩得一干二净,凭着一首首清新的旋律,从萎靡的不列颠歌坛脱颖而出。所以,无论在英国还是在欧洲,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酷玩”都有很多忠实的听众。

正如当年王菲翻唱“小红莓”乐队的那首《梦想》把这支爱尔兰乐队介绍到中国一样,郑钧翻唱《黄色》也在客观上推广了“酷玩”。在《降落伞》这张唱片中,人们还能听到《麻烦》、《星星》这样朗朗上口的歌曲。

同样,在《头脑发热》中,“酷玩”延续着他们既定的风格,仅仅两年时间,乐队在各方面都成熟了许多。如果说在《降落伞》中人们还能听出新手普遍存在的毛糙的话,那么新专辑已然能看出他们成了行家里手。但凡一支新乐队突然走红,接下来就总有点底气不足,于是总想着在形式上寻求突破,人们曾猜测“酷玩”是否会赶赶时髦。有不少媒体认为“酷玩”会把音乐搞得很吵闹,或加点电子,结果新专辑没什么过于花哨的编配,也没有刻意追求什么形式,专辑只传达了一个信息:舒服。当然,那些想在新专辑中听到《黄色》这样好听的歌曲的人会感到有些失望,事实上,“酷玩”也无法重复《黄色》中的神来之笔。

“酷玩”在创作时总坚持一点,如果谁写出了一首不好听的歌,那么其他人会拒绝演奏,直到旋律写得非常舒服为止。

“酷玩”的创作态度能给我们带来很多启示,那就是歌曲怎么创作的问题。当郑钧把《黄色》改编成《流星》后,成了最近这半年多最流行的歌曲,这多少有点讽刺意味,一首流行的歌曲,竟然不是原创的。如果究其原因,现在要写出一首旋律好听的歌曲真的好难,能在听众中流行的歌曲现在越来越少。一位做电台DJ的朋友告诉我:“我们使劲推原创歌曲,可是能让听众记住的太少了,以前很多歌曲不用电台推广就能流行,现在怎么播放都不流行。”如果再究其原因,会发现,现在很多词曲作者在创作时“心术不正”,那就是过于追求形式化,要酷,要时尚,而忽视了对旋律本身的要求,这一方面是由于创作者自身能力的问题;另一方面是态度问题。背弃中国人传统的对音乐审美观念,去追求形式感的满足实际上恰恰是本末倒置,中国人听音乐向来是注重旋律的,现在写歌不是抓主“旋律”,而是想方设法在里面搞点花活,然后大言不惭地对人说:这首歌特蓝调,那首歌很电子,就没是一个“着调”的。

因此,在听不到自己的主“旋律”时,听众自然会选择别人的主“旋律”歌曲,所谓另类的东西其实没多少人能接受。如果你随便让一个喜欢听流行音乐的人说出来他喜欢的外国歌星的名字,十之八九都是唱主“旋律”的。

最近,有唱片公司把一些老歌拿出来翻版,从上个世纪30年代以直到90年代,而且卖得相当好。对今天的年轻听众来说,朱明瑛、远征、沈小岑、朱晓琳是陌生的,如果他们选择这些歌手,绝不是去怀旧,而是为了旋律。因为现在他们已经很难找到旋律好听的歌曲了。

“酷玩”的流行其实跟酷毫无关系,他们的音乐中没什么新花样,就是一个好听。这又让人想起那支伟大的“披头士”了,人们总爱拿“披头士”与“滚石”做比较,在评论家那里,总希望发现“滚石”比“披头士”伟大的证据;而在听众那里,“披头士”比“滚石”伟大只需要一个证据:旋律。因为旋律,“披头士”才有更多、更长久的听众,才能使其成为一个能跨越两个世纪的文化现象。崔健曾说:“虽然我再也不想唱《一无所有》了,但每次演唱会必须要唱这首歌,不然观众不答应。”人们都会承认,崔健在《一无所有》之后写出了很多优秀歌曲,但他们最想听的还是《一无所有》——因为它的旋律。

写一首旋律动听的歌曲不会掉价,回到主“旋律”上,别搞什么形式主义的酷玩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