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孩子们怎么了?

2002-09-26 14:49 作者:李孟苏 2002年第34期
英国剑桥的一桩杀人事件

这个暑假,对很多英国孩子和他们的父母来说,不是一个平静的假期

8月4日,两个10岁的女孩杰希卡·查普曼和霍莉·威尔斯,在她们住的剑桥郡索哈姆村失踪。大批警察、志愿者、当地居民搜索了十几天,17日在10英里外发现了两个孩子尸体。犯罪嫌疑人是两个孩子所在学校的勤杂工和教师助理(二人是一对同居的恋人)。

两星期来,寻找两个孩子的新闻是各大小报纸和电视台的头条新闻,一些小报还悬赏百万征求线索和目击者。与两个孩子失踪事件比起来,17岁学生马修·哈德曼杀人事件的审判静悄悄就结束了。8月2日,他因谋杀罪被判终身监禁。去年11月的一个晚上,哈德曼趁母亲和同居的男友外出度假,闯进邻居家。邻居是个90岁寡居的老太太梅布尔·雷尚。哈德曼杀死了老人,挖出心脏,放进盘子里,又刺了死者二十多刀,把鲜血倒进盘子。随后,哈德曼用火钳和烛台摆了个黑弥撒标志,做了一个以死亡为主题的仪式,把鲜血喝了下去。第二天,邻居发现谋杀现场,警察根据盘子上的一个唇印怀疑到哈德曼,并从他身上搜出了带血的刀。

以谋杀罪名被捕时,哈德曼表现得无动于衷。审讯他时,侦探问他需要什么,他说想要一份巨无霸和薯条。今年暑假开始对他的审判,共13天,期间哈德曼一直都很镇静。

哈德曼成长于一个单亲家庭。他的母亲是个护士,带着他住在威尔士境内的安格里斯岛上。因为家庭经济状况不好,哈德曼一直在课余时间打工,先后做过送报工、餐厅招待、厨房小工。哈德曼喜爱艺术和媒体,去年夏天,哈德曼16岁,初中毕业,上了一所职业学校学艺术设计,一个学期还没结束,他就因杀人被捕。

哈德曼很内向,和忙于应付生计的母亲几乎没有交流。他的几个朋友推荐他看一些吸血鬼杂志,他被封面上穿得很少的女郎吸引,从此热衷看这些杂志,还时常浏览“吸血鬼”网站。他的房间里放着很多有关吸血鬼的书籍、杂志和互联网上打印下来的材料。这些文章教给哈德曼喝别人的血能长生不老,如何烹调人肉,如何吃人肉,“不需要辣椒酱和番茄酱,只需要血浆和肾上腺激素”。如何做黑弥撒,还有所谓吸血鬼的访谈录。哈德曼对此深信不疑。他对同学说,他热爱黑夜,热爱黑暗中的东西。他还认定他的一个女同学就是吸血鬼,把脖子放到女孩嘴边,让这女孩咬他。女同学吓哭了,惊动了警察,成为他的案底。

哈德曼杀人案件只是几百万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的一件——每年英国有700万的犯罪事件是由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犯下的。就在7月31日,格拉斯哥高等法院判一位15岁的男孩3年监禁。去年9月,这名当时只有14岁的罪犯强奸了17岁的女学生琳西。在法庭审理案件的过程中,琳西认为出庭作证是当时受害过程的再现,不堪忍受,在家服药自杀。

青少年犯罪成为英国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问题,几乎成了英国城市的一个发展趋势。这些本应在学校接受基本教育的孩子们不分白天黑夜地在街上游逛,攻击、抢劫、斗殴、强奸女性,甚至杀人。今年2月初,教育部统计,全英国大约有1万名十四五岁的孩子辍学,其中一部分参加了工作,还有一部分就是犯罪去了。

不久前,电视台播出一部纪录片,重现了一群混迹在伦敦街头的男女少年,如何在深夜害死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他们尾随着被害人,在一条河边,男孩强奸了她,女孩在一边看热闹,被害人逃脱之际,被众人推进河里淹死。镜头前,一些没有被追究法律责任的女孩嘻笑着,平淡地描述当晚的情景。
伦敦大都会警署的专员约翰·斯蒂文森爵士由此说:“我们的调查发现,在伦敦市的每一个区,都有二三十个特别坏的男孩。这些孩子不懂得尊重基本的法则,甚至连理解都谈不上。他们什么都不怕,不怕法律、警察,包括坐牢。”

什么原因让少年们变得如此暴力、残忍?学者专家认为是家庭原因,那些在家中没有得到足够关爱、被虐待的孩子更具有犯罪倾向。

英国的离婚率现位居欧洲国家之首,离异了的夫妻多数懒得花时间陪孩子,和欧洲大陆国家的同龄人相比,英国儿童提早3~4年产生成人意识。当其他国家的儿童还缠着父母的时候,英国的孩子们却是用手机相约着逛商店、购物、泡咖啡馆、聊天、读杂志。无所事事中,犯罪意识渐渐萌发。这也使得英国青少年犯罪具有了帮派团伙的特点。

伦敦大都会警察局重案组的警官安德瑞·贝克说:“现在连小孩都形成了一种黑帮文化,虽然还不至于像美国那么厉害,但是连8岁大的孩子都已经介入帮派的犯罪活动。小孩子在帮派中被大孩子欺负,他们很快意识到,保护自己的方式就是模仿大孩子的行为,去欺负别的孩子。他们不仅自己加入帮派,还介绍伙伴进来。斗殴、偷窃,这是开始,后面就发展为暴力和杀人。很多孩子没有道德准则,没有家庭归属感,对黑帮的感情要比对家庭深得多。这也不奇怪,想想他们在家里的境况就明白根源所在了。”

未成年的“年龄”在客观上成为罪行的保护伞。18岁以下的孩子不能合法地饮酒和开车,没有选举权,其年龄刚够承担法律责任,这个年龄段让他们变得肆无忌惮。一些小混混吹嘘,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因为作案后被捕,交了保证金,第二天就能被放出来,在家等候法庭审判。这段时间还有谁能管得了他们?再犯事儿,那是自然不过的。

贝克说:“他们不惧怕法律的权威,我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清楚多少法律的权威。被学校开除,几进宫,所有一切都对他们无所谓,丝毫不会在他们心里产生什么影响。他们把进监狱当成好玩的事。被抓住后,他们很会耍花招。别看年龄不大,但在恐吓证人、拖延审判程序上可是行家里手,要么开假医疗证明,要么干脆不出庭。一旦被抓后,很快就被保释,保释期间又犯下新的罪行。”

今年9月,英国全国开始实行一项新的法案。法案规定,12~16岁的青少年犯罪嫌疑人,如果曾有案底,属于惯犯,法庭就可以在案件审理前把他们关起来。法案是根据内务大臣布伦基特今年4月在一个打击青少年犯罪会议上签署的命令制定的。布伦基特当时说,实施严厉的监禁措施是其他打击犯罪的方式的必要补充。“其他打击犯罪的方式”包括:6月在全国推广的给问题少年戴电子标签,以便监督其违法犯罪行为。在4月的会议上,内务部扩大了一项计划,如果某少年屡教不改,属惯犯,当局就强制其父母接受有关如何抚养子女的特殊培训课程。

布伦基特还提出,如果家长管教无方,政府应该减少发放对其的家庭补贴,以督促家长承担自己的责任。他呼吁有关专家研究此方案的可行性。英国的社会保障制度给予家庭里的第一个孩子每周补贴15.75英镑,其后每个孩子10.55英镑,单亲家庭17.55英镑。

而越是低收入的家庭就越依赖孩子的生活补贴。因此,布伦基特的提议遭到强烈反对,反对者认为这会使贫穷家庭更贫穷,孩子更得不到良好的家庭环境,造成恶性循环。斯蒂文森爵士说,应该建立一个特别法庭来审理少年犯罪,因为普通的司法程序太慢、太复杂、太琐碎;和犯罪人数相比,英国缺少少年监狱。“我已经向内务部建议过了,我们需要几百个新建的少管所。我们不能眼看着问题少年们在街上闲逛滋事而不管。”

他谈到钱的问题,说我们不能只计算修建少管所要多花纳税人多少钱,更应该考虑犯罪受害者作为人的价值。花钱改造少年犯,实际上最后节省了很多钱,否则只能维持现状。

现状之一是英格兰和威尔士关押的少年犯比欧洲其他国家都多;现状之二是少年监狱并没有减少犯罪率。80%的少年犯在被释放的两年内又会重新犯罪。绝大多数犯了罪的孩子在监狱里表现得很脆弱,把他们投进汇集了犯罪大全的监狱,只能让他学得更坏。

斯蒂文森爵士的建议已经被采纳,并开始在一些地区实施。与此同时,英国著名的营养药理专家约翰·布里夫也提出了解决办法。他在他的专栏中写道,膳食不合理的人更有犯罪倾向,改善饮食可以预防青少年犯罪。他举例说,营养学家在一家少管所做实验发现,给少年罪犯多吃水果和蔬菜,减少摄入糖和软饮料,再加上一些特别的营养配方,如多种维生素和矿物质,每天1~2克鱼油,少年犯们违反纪律的现象就会有所减少。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