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后海

2002-09-26 16:47 作者:布丁 2002年第38期
我会永远记得那个大雨倾盆的正午,第一次看见后海那片水面时的激动。我们高一的几个同学从学校骑车10分钟穿过烟袋斜街到后海去游泳,在小树林里换上泳裤,我在岸上负责看衣服。大雨使湖面雾茫茫的,有一股迷幻的味道。后来我见过许多更大更美的湖,但都不如那一天的后海让我激动。

我会永远记得那个大雨倾盆的正午,第一次看见后海那片水面时的激动。我们高一的几个同学从学校骑车10分钟穿过烟袋斜街到后海去游泳,在小树林里换上泳裤,我在岸上负责看衣服。大雨使湖面雾茫茫的,有一股迷幻的味道。后来我见过许多更大更美的湖,但都不如那一天的后海让我激动。

从那天开始我爱上这片水,水边的街道、庭院、寺庙,还有那些大杂院。有许多个午后,我拿着课本在后海边念书。我在那里完成高中和大学里最重要的恋爱,完成我最初及最后的诗人生涯。秋天的树叶与月亮,冬天的雪和鸟,一想到这些我就为笔下再也写不出优美浪漫的文字感到遗憾,我真想把那些景色描述出来,至少也要这样写“冬天的落雪与飞鸟”。

真正在水面上划船是很久以后,能清楚地看见水草在一波波的飘摇,担心它会缠上船桨。忘了是谁在后海的船上给我讲过他要写个小说叫《水草》,讲一个水草一样的姑娘,柔弱又危险。多年后流传一个恐怖谜题,说有个家伙,女朋友跳湖自杀了,他下去救,没能救着,一年后再来到湖边,垂钓的老头儿告诉他,湖里从来没有水草。关于男女、死亡、水和船,我记得亚丁有个好看的小说,讲的什么故事已经忘了,倒记得这个翻译过萨特的家伙好像和刘晓庆谈过一阵恋爱。

经年累月,后海边都有钓鱼和游泳的人。我曾听说有人要把那里改造成世界最大的游乐场,也听说有人要在后海周围都建上高档四合院,卖4000万一个。但那里基本上还算平静,虽然我有很长时间没有去,但知道穿过喧嚣的马路,能很快见到这片平静的水,和我十几年前第一次看到它时变化不大。

除了那里越来越多的酒吧,啤酒之外所有的饮品都面目可疑,伟大的烤肉季旁开了一家叫“云”的越南餐厅,有游船经过,有河灯放下,有三菱吉普开过银锭桥,有文艺青年雅聚。

我时常告诫自己,对日常生活中所有场景都要安之若素,不要对任何往事加以庸俗和感伤的回忆。但我仍希望有一天,能在午后,在后海的水边好好忧伤一下,能听到永远是从水那边传来的胡琴声音。
那一天,会在好多年之后。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