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汕头地下钱庄的生意经

2002-09-26 12:08 作者:朱文轶 2002年第34期
中国每年有3000亿人民币游离于国家金融监管体制之外

每年通过地下钱庄洗出去的黑钱高达2000亿人民币

据有关方面估计,中国每年有高达3000亿人民币的收入游离于国家金融监管体制之外。

“即使按2‰的最低获益率,这也意味着地下钱庄每年有近6亿元的利润空间”。因此,如何帮助这笔钱绕开国家监管和税收,转移至境外,进而从中牟利,便成为暗流涌动于汕头等沿海地区的众多地下钱庄绞尽脑汁的“生意经”。

汕头许鹏展的地下钱庄是其中之一

许鹏展的跨境钱庄

8月15日,中央专案组进驻汕头后的一年,汕头“许鹏展地下钱庄”案在广东江门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尽管因为汕头系列走私案的主犯尚未归案,许多案情仍处于未解密状态,庭审并没有公开进行,而一位观察人士结合一个月前国家外汇管理局与公安部“打击非法买卖外汇”的联合公告分析说,数十年悄然运作和嬗变着的“地下钱庄”,作为沿海地下经济的关键词,“开始浮出水面”。

许鹏展的地下钱庄在汕头市金信大厦13层。表面上,这只是一个设施再普通不过的写字间,而经办此案的汕头海关官员告诉记者,“每天从这里出入的现金量要远远超过国内许多银行的地方分行”。

地下钱庄的主要“资产”是许鹏展以汕头市金园区新兴鸿展农副产品商行等20多个空壳公司名义在几个银行开设的20多个账户,“由于钱庄资金往来量巨大,为了不让人看出破绽,许鹏展需要频繁地更换账户。每换几个新账户,他就逐步从老账户里把资金转到新账户上来。”向记者介绍案情的汕头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队长许建宏三年前就开始接触这个地下钱庄的案子,他这样描述这个钱庄,“他们有很多招徕客户的生意经,像许鹏展这样规模的钱庄,服务和信誉甚至做得比正规银行还要好”,“以港币为例,银行的兑换牌价是1.08,地下钱庄的牌价基本上只有1.10,而且钱庄手续费也很低廉,通常只收1%到2%的佣金,这使得通过地下钱庄洗钱的成本变得非常之低”。

许鹏展钱庄的另一个账户设在香港。是许氏走私集团在香港控制的中盛汽车(控股)有限公司下面的“永富”账户。

每天近千万元的现金流便迅速在汕头与香港两地的账户运转开。许建宏告诉记者,只要资金链畅通,地下钱庄就是一种无本生意,这个过程黑道上称为“打数”:每天上午9时左右,许鹏展定时与在深圳的一家地下钱庄联系,商定当天的外汇汇率,接下来再由他与境内购汇客户商定汇率。然后,购汇客户将境外受益方的银行名称、账号、购汇金额等资料传真到许鹏展的“地下钱庄”,经许签名确认后再将资料传真给中盛汽车(控股)有限公司,由“永富”账户将外汇汇入客户指定的境外账号。

汕头永盛律师事务所陈景虹律师曾经代理过几起地下钱庄性质的案子,他说:“地下钱庄在境内外的整个交易过程基本上都通过电话来进行,除了直接从客户处提取现金,钱庄的人一般不会与客户见面。”“没有任何合同和契约,完全靠信誉做生意。”记者了解到,许鹏展的地下钱庄为了取信于客户,一般都先替客户在境外支付外汇,再向境内客户收取本金和佣金。
“对地下钱庄来说,这里的风险显而易见,因为即便是客户的推延付款,钱庄也会受到巨大的损失。”而几乎正是这种“延付”,把许鹏展和他的地下钱庄送上了末路。

“8·15”专案组的一位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说,当警方把金信大厦包围的时候,许鹏展和差不多全部的钱庄成员正在办公室里等一笔没有到位的付款,“大概有两个亿”。“专案组到汕头的时候,走私集团多数的主犯都已经逃离,许鹏展也早收到了风声。但由于这笔交易他们已经在国外先付了钱,如果跑路,那就一下子是两个亿的亏空。”

组织和线路

事实上,地下钱庄“倒钱”生意的风险还远不止来自交易本身。
广州检察院起诉处检察官文华向记者提起两年前发生在深圳的一起地下钱庄被劫案,一辆后厢装满大约800万元现金的别克车被一伙人在半路打劫,司机被杀。事后警方证明,这一车现金属于深圳一家地下钱庄,而打劫的是一伙职业劫匪。“他们在对这家地下钱庄盯梢一个月后,摸清了钱庄运钱的线路和规律,然后下了手”。

为了确保生意安全,对风险的防范,许鹏展有精密的考虑。接受采访的一位专案组官员告诉记者,许的地下钱庄虽然只有六到七人,却有极为严密的组织结构和细致分工。“财务有专门负责,每天进多少钱,出多少钱都有详细记录,所有的账本过一段时间就会销毁。”“而联络与运钱有另外的人负责”,“任何人都不能打听或插手自己业务范围以外的事”。

对地下钱庄来说,现金运输是最关键的一个环节。“像许鹏展这样只做纯粹洗钱生意的地下钱庄,境内账户在进钱,境外账户在出钱,只有把境内收取的现金顺利运至境外,整个钱庄的资金链才能顺利周转。”许建宏评介许鹏展运钱线路的设计巧妙“远非常人所能想象”,以至这些钱如何从深圳运往香港,警方到目前仍未能作出明确判断。

“现金运输这一个环节,也被许鹏展分解成若干单独的动作,由不同的人来完成,彼此之间互不知情。”“一方面是为躲过警方的盘查、跟踪;另一方面,当然也害怕黑吃黑。”专案组官员向记者分析许鹏展钱庄的境内运作线路时介绍,许鹏展有三个马仔,连育奇和许烈雄专门负责从内地客户那里收取现金,交回钱庄集中保管,清点后捆绑装箱,然由另一个马仔陈得坤负责用一辆三菱吉普车运到深圳交给在深圳的接货人。“为了防止外人探清他们运送钱的规律,运钞车行走的路线和出发时间都由许亲自临时确定,经常虚虚实实,掩人耳目。”

对于钱经深圳进入香港的途径,这位官员推测可能有三种方式:“深圳到香港有很多直航航线,最简单最原始的办法就是通过‘水客’将这些钱分批过境,还有一种方法是与香港那边的走私公司相互配合做假单证,签订假的购货合同把钱汇出去。”“也有可能是直接地偷渡运送。”

钱庄与走私的关联交易

“我们在汕头调查一个不大的走私案时,发现他们的出境资金都要经过一个相同的账户,顺藤摸瓜追查到了许鹏展的这家地下钱庄。跟踪很长时间后,又发现这个钱庄的背后是一个更大的走私集团。所以,仍然没法说是地下钱庄的查处最终牵出了汕头走私案,还是一系列走私案的曝光,让专案组发现了地下钱庄的蛛丝马迹。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查处沿海地区的走私案,地下钱庄是一个可以入手的线索。”

这位“8·15”专案组官员是在结束“4·20”厦门远华走私案之后,被急调至汕头的。比较地下钱庄在厦门与汕头两起走私大案中的不同作用,他指出,赖昌星有一部分走私收入是通过香港“东石丽”钱庄转移出去的,但更多的钱并不出境,而是直接把钱打入境外客户在国内的银行户头,作为境外户主以后在境内的投资款。“事实上,银行系统还是远华集团洗钱的主要据点”。“而汕头系列走私案中,一些走私集团已经开始拥有自己的地下钱庄”。“钱庄在走私集团的洗钱上发挥了更直接的作用。”

许鹏展地下钱庄在汕头走私案中确实作用显赫。记者从警方手中得知的准确材料是:它从1999年9月成立到事发短短6个月,已经为汕头走私交易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超过18个亿的现金流。除了直接服务于许氏家族的走私生意,同时也大量接单其他走私集团的洗钱生意。江门市检察院负责起诉此案的检察官研究案情时发现,许家在汕头走私集团虽然不是做得最大的,但却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因为其他大小走私集团有很多要依靠许鹏展的钱庄来洗钱,而资金顺利周转在走私链环中又是一个决定性的环节。”

地下经济的研究学者崔哲浩认为,走私集团设立自己的地下钱庄,地下钱庄的专业化、职业化,意味着走私与洗钱的同时升级。

[背  景]

地下钱庄与资本外逃

崔哲浩在听完记者关于“许鹏展地下钱庄”的介绍后说,汕头的地下钱庄具备一个标准地下钱庄的基本特征:从洗涤走私黑钱发展起来,逐渐成为一个完备的地下金融机构,而且“比银行更便宜、更迅速”,“中国控制严格的外汇管理体制无法满足沿海地区各种频繁经济活动的迫切外汇需求,这给地下钱庄的发展很大的空间,事实上,非法收入合法化以及协助资金出入境已经成为中国沿海地区地下钱庄的双重功效。”

从记者手中掌握的一份数据来看,中国国内每年通过地下钱庄洗出去的黑钱高达2000亿人民币,其中走私收入洗黑钱约为700亿人民币,官员腐败收入洗黑钱超过500亿人民币,其余的是一些外资企业和一些私营企业将收入转移到境外,以逃避国家监管和税收。

按国际上通行的计算方式,资本外逃额即中国贸易顺差加资本净流入与中国外汇储备总额增加部分的差值。香港有媒体曾报道指出,每年大陆国际收支统计中的“误差与遗漏”有一两百亿美元,而一些经济学家估计由于这还只是被政府所统计的一部分,更多的资金流出没有记录在案,而这里面通过“地下钱庄”流出的占了很大一部分。

国家外汇管理局一位官员承认,当前地下钱庄的组织化、规模化,已经替代了银行的部分功能,成为外汇黑市的一种重要表现形式。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白建军过去的研究方向主要在金融法这一块,他在电话采访中告诉记者:“‘地下钱庄’外延的日趋扩充,实际上也触及了国家金融监管体制的亟待完善之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