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小打小闹,小富即安

2002-09-26 10:15 作者:陈李娟 2002年第32期
做文化总是件时髦的事情,但中国的文化公司总不能摆脱作坊式的经营模式,很多时候,文化公司都是处在如履薄冰的状态,投资人与经营者也练就了一种“小富即安”的心态

造“大船”,摆脱作坊式经营模式是不是文化产业发展的必经之路?

做文化总是件时髦的事情,但中国的文化公司总不能摆脱作坊式的经营模式,很多时候,文化公司都是处在如履薄冰的状态,投资人与经营者也练就了一种“小富即安”的心态

我们是怎么挣钱的

陈梓秋和王长田都是做文化出身。两个人离开原有的文化体制来做自己的公司,恐怕都是个人与体制不适应的结果,或者是觉得离开这个体制会有更大作为。1998年,德龙公司找到当时还在国家音像出版机构的陈梓秋,恰逢陈梓秋也觉得国家音像出版机构体制和观念上的缺憾,得到德龙的资金支持,双方一拍即合。于是便有了喜洋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而1998年秋季,王长田离开北京电视台之后,集资10万元,在中央电视台旁边做出了“中国娱乐报道”。

一般人知道“喜洋洋”,主要是因为它旗下的歌手田震,这恰恰是“喜洋洋”的收入来源的三个部分之一。还有就是版权交易的收入和艺人成名后做广告的收入。陈梓秋说演出和广告是目前公司的收入支柱,唱片的版权交易则是有赔有赚,根本不足以成为一个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陈梓秋轻描淡写地把个中原因归咎于“产品质量没有做好,最重要还是把产品做好”。

光线电视的兴起在娱乐业绝对有着传奇的色彩,王长田想着做中国的“时代华纳”。这实在是个不小的口号。

据王长田自己说,“光线”今年利润比去年增长了40%。“光线”的模式是用自己的节目到电视台去换广告时间,刚开始时,他们的收入百分之百都靠广告,但随着慢慢发展,开始拓展其他收入,包括为企业定制的商业活动的收入,网站也靠短信息有了收入。

而“京文唱片”跟他们有所不同,京文靠做发行起家。许钟民称自己是个完全的生意人,能够做到现在的规模,他觉得京文是在几个转折点上把握得很好。首先是刚开始从本土原创音乐切入,接着是对欧美唱片,如格莱美音乐唱片的把握,并且在1997~1998年避开了盗版最猖獗的时候,投资餐饮业,以商养文。2000年又把握了科普音像的机会,代理了美国发现频道等音像制品。

现在的“京文”可以说是苦尽甘来,除了刚开始靠单一的产品挣钱,后来变成通过各种载体来挣钱。他们开始把眼光更多的放在了稳定的教育市场,开发了教学用的VCD、教育软件,把“发现频道”节目做成英语听力教材和图书,这些都为京文带来了不少利润。今年年底,京文还将开发出“发现频道”的服装、文具等产品。一种投资,多种回收。这恐怕是文化业独有的魅力。

规模化是个方向

“喜洋洋”除了做唱片外,陆续开始向电影和电视剧的方向发展,从《克立兹英语》到《那时花开》,至少在打开知名度上是个很好的尝试。今年年底,他们也计划在电视剧上有所作为。一直以来,他们都是靠向发行公司卖版权来换取收入。由于他们的产品暂时还很有限,不能成为一个稳定的来源,这也是他们无法和发行公司进行一体整合的原因。

虽然陈梓秋承认如果把整个公司纳入一整套的规模化经营的路线是发展的趋势,也是非常好的一个方向,但在具体举措上一直犹豫不决。

目前“光线”发展进程基本是从增加他们的节目入手,目前已经增加到6个项目。至于对后期产品的开发王长田却没有兴趣,比如音像产品的开发,他觉得这个市场还非常的不完善,并不是进入的好时机。

“京文”走向规模化的第一步很是轰轰烈烈,就是与阳光卫视合并。阳光卫视看中了“京文”成熟的分销渠道,而阳光卫视丰富的节目资源也与“京文”共享。许钟民说:“任何事情靠单打独斗都是困难的,未来的资源整合势在必行。国外电影公司的票房收入大概只占到25%,更多的收入来自于VCD、音像资料等。与协作企业资源共享,必然带来更多的利润空间。”

资本是“无能的力量”?

其实资金大规模进入文化业的过程早就开始了,只是以前这个市场没有真正开放,现在开放初期,大家发现这是个非常大的产业,机会自然也比较多。但是许钟民说:“对文化产业的前景看好,或许是真实的,但是肯定有不真实的一面,或许,就是个陷阱。”

德龙公司算是比较早的对文化行业产生兴趣的公司,但刚进入文化业,它就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初次投资拍电视片,合作对象拿了钱后便不知所终,电视片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拍完。这恐怕是“不是有钱就行”的一个佐证。“文化行业的水太深了,应该找先头部队去探探水的深浅。”于是就有了“喜洋洋”,“之所以选择唱片业,是因为对文化业缺乏把握,不能进行太大规模的投资,影视方面的投资太大,而唱片的投资则小得多。”陈梓秋说。

陈梓秋对资金的认识非常简单,如果手头的资金足够支撑一个项目,那就完全自己做,也免得别人分一杯羹。如果一个项目需要很大一笔资金,就寻找合作伙伴。

“文化业的发展靠的是人而不是靠钱,很多小公司,就是靠他们的人才做出了令人瞩目的东西。优秀的人才都是独立的,而不会从属于某个资本之下。中信的想法可能有点太冲动了,将资金注入有基础的成熟企业或许是更好的办法。”陈梓秋说。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王长田,文化产业不是资金就能解决问题的,重要的是建立起一套好的商业模式和管理模式。他们认为这个市场缺乏的不是资金。

而许钟民觉得对付“看不见的敌人”盗版确实需要很大的资金,从市场操作上把盗版挤出局,向终端市场渗透。但他认为,文化市场完全没有到达真正的成熟期,资金投入需要做好一切心理准备。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