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引用的故事

2002-09-25 20:43 作者:牛黄片 2002年第35期
据说从前的埃塞俄比亚皇帝尼力克二世每次生病就吃几页《圣经》(这才是“直接引用”),他说吃下去病就好了。1913年12月,他中风严重,于是下令把整叠的《列王记》给他吃,结果吃完半章竟噎死了。把这个故事看成是当前文化病的一种隐喻倒是有些意思。■

引用似乎是文人通病。前几天逛书店,看到一本《妇科手术笔记》,作者是个积累了30年临床经验的博士导师,每一章都配以亲自绘制的逼真解剖图。那些画说远了感觉让人回到了达芬奇时代,说近了达利的画也不觉得那么超现实了。但此书最吸引人的是每一章开头的引用。打开第一章,“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人工阴道形成术(造穴)”;紧接着第二章,“云想衣裳花想容,会向瑶台月下逢——人工阴道形成术(腹膜法)”。后面的文字章章如此,例如“流水不腐,户枢不蠹——阴道斜隔”;“无意辟蹊径,天然去雕饰——小阴唇整形”;“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分离粘连”。这些也就罢了,惊人之语还有在谈卵巢手术的时候,改了一句“成也卵巢,败也卵巢”。抒情的典范是:“神期待人在智慧中重新获得童年——卵巢囊肿剔除”,就这么把泰戈尔的《飞鸟集》扯进来了。作者也许引用太多了,力有不济,于是“外科从来没有小事情——某领导指示”、“各村都有各村的高招——电影《地道战》”这样的引用也纷纷出场了。据说这本书曾经在健康类报纸上连载过,虽然是极专业的内容,但是得到读者的一致好评,我暗自以为那些读者大都是冲着这些引用去的。

尽管引用有诉诸权威的嫌疑,往往导致逻辑错误,但是引用是最省力的开头方式,引用是上下文衔接最好的黏合剂,引用是辩论里最响的板砖,引用是抒情时最朦胧最找不着北的痒处。我看到一篇走艳情凄美路数的小说,结尾处深情地引用了一句“一切的恶都来自人们无法尽情做爱(萨尔瓦多·达利)”。我看了就直倒牙,那句话《达利自传》里倒是有,可那是一群泥瓦匠喝多了点酒说的,和达利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前一阵看到一篇文章,开篇是引汤因比的《人类和大地母亲》,紧接着引用金庸的少数民族史研究,然后是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看了半天才明白其实是个房地产软性广告,看得我真为作者读过的书可惜。

仔细想来,引用行为的本身是个令人玩味的事情。很多人相信一本书只有经过作者、读者和批评家才算完成自己的生命,但是他们忽视了还有引用者这一关。《北京乐与路》里就有个段子,盗版店店主说“这红与不红,不是自己说了算,我这人民商店有卖他翻版的,那叫红。我这人民商店没卖他翻版的,谁说红,也不叫红。”然后他英雄般指着店招说:“人民当家做主。”人文情怀到了这一步,就分明有些黑色幽默的意思了。

据说从前的埃塞俄比亚皇帝尼力克二世每次生病就吃几页《圣经》(这才是“直接引用”),他说吃下去病就好了。1913年12月,他中风严重,于是下令把整叠的《列王记》给他吃,结果吃完半章竟噎死了。把这个故事看成是当前文化病的一种隐喻倒是有些意思。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