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专访 > 正文

把黑社会的空间减到最小

2002-09-25 16:40 2002年第35期
访香港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犯罪学专家朱耀光

朱耀光博士,香港大学社会学系助理教授,在香港中文大学攻读硕士学位时,研究中国秘密社会,1992~1997年期间在英国爱斯特(Exeter University)警察及刑事司法研究中心攻读博士,研究香港的三合会与有组织犯罪,获警学博士学位。其著作The Triad As Business(《香港三合会与有组织犯罪》)即将由香港商务印书馆出版。

三联生活周刊:您是从何时开始研究香港黑社会的?

朱耀光:我从1989~1991年开始关注香港的黑社会问题。我通过警察找到一些成员,另外因为有的成员吸毒,一些宗教团体帮他们戒毒时,我找到他们了解情况。我还经常去看他们出没的地方。在英国学习期间,我访问了英国的反黑专家,也到过意大利、比利时国等了解情况。意大利的黑手党我也研究过。我总的看法是香港黑社会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严重。

三联生活周刊:是否遇到过什么危险?

朱耀光:我主要找以前的黑社会成员了解情况,也从警察反黑专家那里得到信息。我有固定的联络者,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遇到过什么危险。我的方法一是与警察合作,二是不找最活跃的分子,找那些年轻的或者退休的。我觉得学者要真正深入到内部做田野工作,要跟他们面对面地聊才有收获。黑社会对学者还是比较尊重的。我有一个原则,在进行调查时一定要把自己的身份和目的讲清楚。以前美国有一位研究帮派组织的研究生真的进了帮派内部,但他掩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结果敌对的帮派以为他是对方的卧底把他杀了。

三联生活周刊:您刚才提过,普通百姓对黑社会的认识有一定的偏差。

朱耀光:老百姓对黑社会的认识大部分是从传媒上得到的,特别是电影和电视。影视作品为了收视效果,更多在渲染、夸张它的暴力成分。警察对他们的看法也有偏见——只把他们看成坏人,却很少研究他们的实际运作和生存的土壤。黑社会本身看自己也有问题——因为他们不能公开讨论,所有的知识和信息都是“老大”口传的。一些黑社会成员自己也不了解自己的组织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有时也从传媒了解,这是互动的。

三联生活周刊:作为学者,您觉得您的研究对象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朱耀光:作为学者,我们一般会比较中立、客观一点,不作道德判断,无利益关系。我觉得叫他们“黑社会”不完全准确,他们的一部分也是无钱无权无依靠,才组织起来讨生活。另外比较重要的一点是,他们之所以有市场,是因为有警方保护不了的空间,我们要研究他们为什么会有市场,怎么来消除他们的生存空间,而不要把他们单纯地理解为坏人。

三联生活周刊:现在内地也面临类似问题,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朱耀光:内地现在是市场经济转型期,很多政府暂时处理不了的事情,一些组织自然有了空间。我觉得对此不必太紧张,要等等看。有些不一定是犯罪的问题,不是“黑”的问题,而是经济过渡期间的问题。光靠严打可能解决不了根源问题,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让市场发展得更健康一些,让他们的生存空间降低到最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