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与才智无关

2002-09-25 16:33 作者:包包 2002年第34期
后来,大家也就很自然地毕业、工作、赚一点钱、买一两件ESPRIT过过瘾。年少时候被苏撩起的欲望,在年纪稍长时终于如愿以偿。慢慢地,身边的服饰色彩越来越斑斓,选择越来越多样,ESPRIT曾有过的独树一帜也终未幸免,被流行大浪逐渐吞没。于是,不知不觉中消失了曾有过的热烈向往。

苏在读书的时候,时髦是出了名的。那真是一种眼巴巴的艳羡,并不是谁都会有一个母亲嫁给一个香港人,然后在香港定居的。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们没有什么品牌意识。每每夸起苏的衣衫漂亮时,苏便对懵懂的我们提这个叫ESPRIT的名字。当时我翻过字典,查出ESPRIT有个让人神往的意思叫“才智”。苏的成绩在那所重点中学糟得有点不堪入目,所以这个法语单词的意思让人记忆犹新,多少带点揶揄味道。

仿佛跟苏过不去,大家都考上了大学,苏落榜。苏身上才有的“才智”,却在那一年的夏天,在城市的闹市区,夸张地开了一个很大的门市。也许惟一可以令苏释怀的是,300多元钱一件的衬衣或400多元钱一件的毛衣,绝非我们这些穷学生能买得起。所以,三年后的暑假,和老同学在家里聊天,无意中有人讲起,最近苏所在的银行赈灾捐款捐物,苏捐了一旅行包八成新的ESPRIT时,好几个女孩(包括我在内)都大惊小怪、大呼小叫了起来。天哪,连林青霞都跑出来口口声声地称“我只穿ESPRIT”,苏为什么偏偏这时候反其道而行之呢?

后来,大家也就很自然地毕业、工作、赚一点钱、买一两件ESPRIT过过瘾。年少时候被苏撩起的欲望,在年纪稍长时终于如愿以偿。慢慢地,身边的服饰色彩越来越斑斓,选择越来越多样,ESPRIT曾有过的独树一帜也终未幸免,被流行大浪逐渐吞没。于是,不知不觉中消失了曾有过的热烈向往。

今年7月底,苏来杭州参加为期一周的业务培训。那天,我和她坐在杭州一家购物中心的星巴克喝咖啡,东聊西聊就聊到了ESPRIT。苏说,这个牌子早在1996年我就不碰了。我感到落伍的尴尬(要知道,1998年我才有第一件ESPRIT的T恤),便问为什么,喝完咖啡,苏说,你跟我来。然后两人绕购物中心的二楼一周。绕完,苏说,就在刚刚这一圈,她看到了穿在女孩子身上的ESPRIT衬衫三件、T恤两件和背包一个,外加标有“SALE”字样的塑料购物袋若干。

望着不远处对折打得热火朝天的ESPRIT专柜和身旁如今一身正装打扮的苏,我无端地觉得这样的反差很搞笑。

十年之后,翻开字典,ESPRIT,字面上的意思仍是一样。但,穿或不穿以ESPRIT命名的服装,与才智无关。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