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素食和独身

2002-09-25 15:23 作者:贝小戎 2002年第33期
在网上搜索哲学资料的时候,遇到一个素食主义者的网页——这不奇怪,你搜索维特根斯坦的时候,他会出现在一“同志名人录”上。但他们说孔子是素食主义者,这令我很怀疑他们资料的准确性。

在网上搜索哲学资料的时候,遇到一个素食主义者的网页——这不奇怪,你搜索维特根斯坦的时候,他会出现在一“同志名人录”上。但他们说孔子是素食主义者,这令我很怀疑他们资料的准确性。

我有一位老师则公开说自己是素食主义者,逢人便说素食的好处。另外,他还说自己是“独身而不主义者”——自己独身,但不主张大家都独身。自己素食既而又独身是因为,万一娶了一个非素食主义者,势必要对爱人作些让步,或者被爱人腐化,做不成素食主义者。“独身但不主义”是因为,你不素食就没有他那样的顾虑,再说如果大家都既素食又独身,世界就将不过是个大寺庙罢了。但等到我们大学毕业不久,他就结婚生子了,一猜便知,他娶的很可能是个素食主义者而不会是独身主义者。我们好奇的是,他是否还是素食主义者。后来知道,他先是开了杀戒,放弃了素食,接着又只好再放弃做“独身而不主义者”。在我们一位科学哲学老师、天体物理学博士看来,这样为素食与否费尽心思简直昏庸之极:他曾经说,俯仰天地间,人不过是一团分子,两个人吵架就像两团分子在碰撞,没有什么好吵的。同理,食物更不过只是分子团,吃什么都一样。

转眼间俺也结婚了,老婆问我不喜欢吃什么,以免她费劲做了出来没人吃。我不假思索地说什么都吃。可是看到她弄出来的三样小菜,没我喜欢吃的。老婆不干了,说那刚才为什么说没有什么不喜欢吃的呢。后来我想出了原因:以前在家吃的时候,没有不喜欢的菜是因为妈妈知道自己的好恶,不用问我就知道什么菜做出来没人吃,在饭馆吃,挑选的余地特别大。

其实论挑食我是比不过老婆的,有气味的大蒜不说,鲜艳的胡萝卜也被她排斥,她每每在饭后用筷子把胡萝卜丝整整齐齐地排在盘子边上,说是像老鼠的胡须——鼠须是也。老婆把玩着盘子里的“鼠须”说,素食主义者不过是极端的、专一的挑食者,更多的人是形形色色的挑食主义者。令未来的媳妇们恼火的是,这些人在妈妈的庇护下,都浑然忘记了自己很挑食。她们恨不得像骂美女作家一样骂他们:“你是挑食主义者吗?独身去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