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中药的欧盟“通行证”

2002-09-25 10:47 作者:李菁 2002年第36期
今年10月,欧盟将讨论植物药的市场准入新法案

中药作为国粹之一,产品的包装和品质都需要进一步提高

新法案:准入与禁止

今年10月,欧盟将讨论植物药(herbal drugs)的市场准入新法案,该新法案因涉及中药在欧盟的市场“通行证”而引起不少关注。

记者设法拿到了这份近20页的草案,每一条目都有极详细的阐释、说明。其中称,“根据不同统计数字,法国和德国占领欧盟一半以上的市场”。而中药出口大部分销往日、韩两国,另有一部分销住北美,草案似乎对中药出口暂时不会构成大的影响。

“草案是今年1月17日公布的,我们在1月21日就开始研究了。”刘先生在深圳一家专门出口中药的公司工作,据刘先生介绍,欧洲市场草药贸易额在50~100亿美元之间,“其中德国占8~15亿美元之间”,中国并不算太多。刘先生介绍说,在植物药方面,欧盟本身并非一个统一市场。“一条线是英、荷、比利时等国家,中药以保健品身份进入这块市场,他们的立法与美国相近——消费者有权自由选择。另一条是德国、法国,他们承认草药是‘药’。”市场标准不统一,所以这个草案的颁布是“或迟或早的事”。

欧盟中国代表团新闻官伊莎贝尔(Isabel Ramallo)女士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这份草案“只有一个很明确的目的:规范欧洲传统的植物药市场”。伊莎贝尔介绍说,目前,关于植物药登记和监督,每个国家都有不同标准,这对欧盟统一市场很有害,所以“欧盟准备统一植物药的登记和市场准入系统”,伊莎贝尔解释说,“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程序”。

她详细介绍说,目前,在伦敦的医药产品评估协会正在做一个研究报告,报告涵盖了目前所有在欧盟出售或生产的植物药品。此后,“这些(医药)公司有一年时间根据要求重新登记其产品”。她解释说,为了使登记更简单,欧盟也接受那些至少有30年使用历史的植物药,据了解,这个草案仍在咨询过程中,即便通过,也至少要在两年后(2004年)才能实施。

作为中药出口商,刘先生关注两个问题:“第一点,这个草案承认现行收入欧洲各国药典的草药,我们希望也能承认中国的药典。”另一个焦点是30年的使用历史,据刘先生介绍,在这份草案里,30年的使用历史意味着“15年在欧洲的使用历史,另外15年可以在欧洲之外。我们希望他们能改为15年,另外这个历史不限于欧盟国家”。

中药:民族与世界

中国中医研究院中医药信息研究所所长助理朱佳卿介绍说,在欧洲一些国家,比如德国、法国、比利时等,都有用中药作保健和治疗的习惯,特别是德国,朱佳卿估计在欧洲的中医诊所“不下万人”。

“使用广泛就难免有乱。”朱佳卿说,这一方面是由于对中药的理解不一样,“我们说‘是药三分毒’,虽然是纯自然的东西,但也有毒、副作用。但在欧洲一些国家,中药被作为保健品,其使用范围在扩大,产生了一些问题”。美国最近两三年禁止了一些有毒副作用的中药,如马蔸宁,“美国的举动肯定会对欧盟有影响”。

“乱”的另一因素是一些受经济利益驱使的行医者或商人,片面夸大中药的无副作用,“欧洲最近出现把中医药当成减肥药导致死亡的个案,在日本也出现了类似情况。另外,有些通过不同渠道进入市场的中药,质量得不到保证,这造成了对中药一些负面影响”。

对国际市场每年中成药的销售额,朱佳卿给出的数字是“每年110亿美元”,而刘先生则认为这一数字可以达到“160亿美元”。但是对于中国只占其中4%~5%的市场份额,两位业内人士都未表示担心,因为“中国自身就是一个大市场,90%是在内部消化的。5%的市场份额并不说明什么问题,”刘先生介绍,“中国自身市场每年在500亿人民币左右,但真正的问题是中药面临着像火药一样的问题——无专利。”刘先生提供的数字是,目前美国有3000~5000个中药专利,日本则占了1/3左右,其他则为韩国,以及我国台湾地区等拥有,“真正属于中国大陆的很少”。朱佳卿也表示同样的担忧:“我们以前不注意知识产权保护,比如‘救心丹’,本是中国产权,被日本人拿走后,每年就是十几亿美元产值,这就占了很大一块比重。”目前国内中医药生产的现状是,有几千家能生产的,“但工艺水平良莠不齐”。“我们的产品从包装、品质都拼不过别人。”

“中医药和京剧是两大国粹。”“每年来中国的留学生中,在自然科学学科中,学中医的占第一位。”朱佳卿说。中药作为“国粹”之一的特殊地位,使相关数字都变得特别敏感,“多种原因造成的中药贸易问题,我们早就关注了”。朱佳卿说,但对一些具体数字,朱佳卿表示“不能公开”,“可以说,我们的研究数字只供一些领导人参考”。

对外界的一些言论,朱佳卿坦率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听过一种说法,说日本人研究中医方剂已远远超过中国,我觉得这是骇人听闻。他们只是对个别精方进行研究,从整体来说,他们的研究水平不可能超过中国。”他透露,“国家对中医药研究十分重视,现在首席科学家正在带领做中药的现代化问题研究。”不过朱佳卿也提及,虽然在欧洲“中医热”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就未曾降温,但“因为环境污染、农药污染等类似问题,中药品质堪忧。如此下去,用自掘坟墓可能夸张了点,但也可以说会自毁前途!”

欧盟:技术与政治

外经贸部科技司技术性贸易措施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可以肯定地说,(这个草案)并非针对中国。”他解释说,“从世界范围看,欧盟是技术准入要求最高的一个地区,目前只是技术层面上的东西,没有什么贸易层面上的考虑。”这位工作人员表示,眼下暂不好作出“是利是弊”的判断,“利的一面,中国过去出口的中草药,大多以保健品身份进入欧洲市场,保健品的附加值低。如果以药品身份进入,附加值提高,自然对中国企业有好处”。当然另外一方面,“它会限制许多不符合它规定的产品,这对中国许多产品有影响”。据这位工作人员介绍,他们目前正在会同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相关单位研究这个草案,“力争让他们改变一些不利于中国的条款”。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蒲俜博士曾在欧盟有过一年的工作经历。她介绍说,近年来,欧盟的技术参数趋于统一,从整个欧盟来看,“它的标准一向比较高”,“肯定会对第三世界——比如中国有压力”。“我们应该从两个方面看这个问题。一方面,你可以说它是提高技术壁垒,有商业竞争的考虑;但另一方面,健康、环保也是很重要的因素。”“当然,技术问题有其政治性一面。欧盟‘超国家’的色彩很重,它制定政策时很多时候是从选民的利益而不是从国与国的角度来考虑的。”蒲俜博士介绍说,目前欧洲的主流是反对生物工程产品,政治家则顺应民意。比如布莱尔以前一直是模棱两可,当国内反对转基因的声浪高涨时,他不得不顺应民意表了态。

“中国企业在很多方面形象不是太好”,蒲俜博士坦率地指出中国企业的“软肋”,在中国加入WTO的大环境下,中国企业与外界的磨合与碰撞已是不可阻挡之势,“所以更重要的是要研究怎么提高自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