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贿贷与丁志国们

2002-09-24 22:20 作者:王君 2002年第37期
迄今为止媒体的报道还是集中在此案的犯罪方面,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在贿贷事实如山的案例面前,探究贿贷造成的银行资产损失,会给人一种文学作品中犯忌的反高潮。待到尘埃落定,如果有心人锲而不舍地探究“丁志国”们到底给黑龙江省农业银行系统造成了多少烂账,相信必有所获。

数年前从事金融监管,经常面对违规违纪的银行和“丁志国”们,心情之压抑有如医护人员不得不面对病患之痛苦。虽有职业性的表面平静,然而内心深处终究不如身临运动场时能够体会到的健康向上气氛。这里需要事先申明,本人与丁某从未谋面,更无过节,因此加上引号意在泛指一种现象。表面上看,“丁志国”们并未直接抢夺他人财物。但究其实质,贿贷(这里权且将以贷索贿和以贿求贷的行为统称为“贿贷”)造成的后果,最终还是要全体纳税人承担。

几年前在瑞士巴塞尔与各国银行监管的高官们,一起讨论修改《有效银行监管的核心原则》,记得会上对于如何防止银行的称谓被人滥用,颇费了一番心思,最后在核心原则中规定,使用银行字样,须经监管当局批准,可见此事非同小可。而银行家的称号,又何尝不是严肃的事情?前些年在全国各地都有一些人,政治头衔、学位、职称一大堆,但是心态、思维与行为方式与真正的银行家相去甚远。这是因为,一个合格的政府官员,未必就是称职的银行行长,因为这两种职位对人的素质和训练方面的要求,有很大差异。

真正让人不安的是,丁志国一案涉及到数十人,有那么多农行内部人员卷入,并且多年来互相之间行贿受贿,像是一个从里边往外腐烂的桃子。尤其是丁本人,一边作案,一边升迁,结果能够供其支配用于贿贷的资源也随之膨胀。这种没有正式组织形式的团伙作案,尽管背后的原因是收受贿赂,但是或提拔或放贷,书面上一定都会有冠冕堂皇的理由。这些我们往往无法从案件本身直接观察到。

本来银行作为金融中介,经营的是他人钱财(other people's money)。银行把吸收来的公众存款,贷放给能够创造价值的企业,既为经济增长提供融资,又给存款者带来必要的回报,如此才是银行经营的正道。然而就在这一存一贷之间,却充满了不确定性。微观经济学对风险的定义,就是这不确定性。银行家即使殚精竭虑,也不见得总能把每一笔贷款都及时足额收回。但是,如“丁志国”们所为,则几乎可以断定,经这“省城信贷第一支笔”发放的贷款,十有八九收不回来,最终一定沦为损失贷款。

迄今为止媒体的报道还是集中在此案的犯罪方面,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在贿贷事实如山的案例面前,探究贿贷造成的银行资产损失,会给人一种文学作品中犯忌的反高潮。待到尘埃落定,如果有心人锲而不舍地探究“丁志国”们到底给黑龙江省农业银行系统造成了多少烂账,相信必有所获。

这种本来不该发生的故事,不能不让人联想到制度和文化方面的原因。在完全的计划经济时代,贪污受贿虽时有发生,但是像“丁志国”们这般规模和频率,则超过一般人的想象力。然而,僵化的计划经济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到了转轨经济条件下,原有的规矩打破了,新的制度尚未健全完善,各种寻租的空间,不仅比计划经济条件下大,比起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国家,也大得令人瞠目结舌。有些银行信贷员和经理人员,发放贷款如同拨付财政资金,贷的时候就没想要收回。几年前检查银行贷款质量,居然发现有些贷款连合同都不健全,更不要说其他一些必要的文件和程序。同理,在银行、企业、政府部门的财务管理方面,明显存在大量扭曲的规定和由此造成的漏洞。否则那些大额的贿赂资金,怎么会在行贿与受贿者之间顺畅地流通?一般来说,偶然作案易,连续作案难,因为银行内部控制再不济,哪怕上级审计部门每年审计一次,也不至于让贿贷连续发生;中央银行的监管,无论是现场检查还是非现场监控,总应该对“丁志国”们有所威慑。这些媒体在报道中都未曾涉及,给人留下了一连串疑问。还有,那些行贿的企业,似乎毫无财务纪律约束,给人以每一笔贷款背后都必有贿赂或者回扣的印象。前不久一位韩国同事告诉我,亚洲金融危机以后,韩国政府甚至把外国政府和国际组织赠款,纳入财政预算收入,与税收收入一样受到严格的监督。仅此一点学到手就能使我们受益匪浅。

“丁志国”们虽然性质恶劣,毕竟已被捉拿归案并将被绳之以法。问题在于如何从制度和激励机制上,防止产生新的“丁志国”们。这和不良贷款的存量与流量之间的关系是一样的。只有从根本上减少在未来滋生贿贷的土壤,才能指望把损失控制在最小范围。

行文至此,忍不住提及一件虽不十分重要但却让人产生某种黑色幽默的现象,那就是媒体报道中列举的以美元行贿的故事。这几年不止一次地读到,某某收到的贿赂中有多少美元等硬通货,似乎用于腐败的媒介正在出现一种“美元化”倾向。众所周知,我国是外汇管制国家,在境内的各种交易必须以本币计价和结算。虽说行贿受贿不是公开、合法交易,因此讨论其币种的构成似乎有书生气之嫌,但是从法理上看,难说不是一种违反外汇管制的行为。不知法学界的朋友作何解。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