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不计代价的美丽

2002-09-24 18:18 作者:崔峤 2002年第35期
20世纪没有任何一个其他女性被如此强烈地敬仰或者鄙视:Leni Riefenstahl百岁人生

Nuba部落摄影作品

20世纪没有任何一个其他女性被如此强烈地敬仰或者鄙视:Leni Riefenstahl百岁人生

浑身上下都是倔强的Leni Riefenstahl被希特勒称为“我的完美德国女人”,是个少见的传奇女人。作为舞蹈家、演员、导演、摄影家、作家,她在一个最喧闹的世纪里呼风唤雨。8月22日,Riefenstahl正式跨入100岁人精行列。她做了最少50次手术,却有不可思议的精神健康,“觉得自己就像个孩子一样,极端地热爱人类,并不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一生做事不按规矩”。在她犀利的目光里,一方面是骄傲的天性,另一方面不知疲倦地征服冒险。Riefenstahl早期的舞蹈生涯无师自通,第一次演出就被欢呼为“千年才出一个的天才”,做演员的时候更是在冰山上徒手攀岩,亲历雪崩的勇敢另类。即使后来她独自一人在极端困难里也从不多愁善感,甚至有令人觉得冷酷的镇静理智。

“对已经活到100岁没觉得什么高兴,反倒宁愿在1939年9月1日之前就已经死去:希特勒闪电入侵波兰之前是我的顶峰,从此之后一直是下坡路和数十年的挣扎和沉默。”作为希特勒的御用电影导演,Riefenstahl一生最辉煌也是最黑暗的时候同时在1932年到来:她自导自演的电影《蓝光》获得巨大成功,成为德国历史上第一个女电影导演。希特勒非常惊讶一个女人能打破男人垄断的电影业,并如此地坚毅有力和才华横溢。1934年,他钦点Riefenstahl拍摄纽伦堡纳粹帝国大会的《意志的胜利》和1936年拍摄的纪录片《柏林奥林匹亚运动会》,在技术上无疑都是极佳的电影,有一种独自生长的封闭和强大的史诗性力量。《意志的胜利》钝而有力的画面里充满了锐利的线条,其革命性的蒙太奇剪辑、广角特写大大影响了日后的电影和广告业。1939年9月,她被邀请去波兰拍摄闪电战的胜利,5天时间里Leni Riefenstahl悲伤地震惊于战争的无情和德国士兵对待波兰俘虏的残酷。她开始不再为政治宣传效力,但她作为纳粹艺术的招牌却再也改变不了。

工作照在以后所有的媒体访谈中,Leni Riefenstahl都一遍遍重复:“我只是一个艺术家,不太关心现实,只想留住过去的所有美好。我只忠实于一切美与和谐的事物,或许这样的处理方式是相当德国化的,但这并非出自我的意志,而是源自潜意识。”她过分关注影像中的纯粹浪漫主义美学,这种被建构出来的“真实”刻意追求和谐,忽略矛盾,多少有诱导观众的偏向。她是一个有过巨大影响和成功的“大师”,但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伟大“巨人”。她声称不知道有集中营,更极力否认作品中所带有的纳粹政治宣传意味,“那并非是一种宣传性的纪录,而是纯粹的历史。如果是斯大林或者邱吉尔强迫我去拍,我也会用同样的角度和画面。我曾经在第三帝国的残酷中生活过,留下一个恐怖可怕的世界,我对此是有所承担”。

正因为她反思的模糊,缺乏透过形式美之后的深层思考,所以她虽然从来不是纳粹党员,一生却被纳粹阴影覆盖,不得翻身。战后她作为纳粹美学代表被政治审查,生活处境和战前恍若隔世,最开始只能屈居于一个朋友房子的顶层阁楼,和母亲居住在一个在里面做饭的小房间里。1955年,海明威的小说打动了她对非洲的兴趣,她以摄影师身份曾前往苏丹南部的Nuba部落,之后出版的摄影集和各地的展览继承她一向唯美冲击力的美学风格,悲叹原始自然的消失。观众因此反应强烈,必须得三个秘书才能对付每天收到的来信,德国媒体和文化界也慢慢开始缓和对待Riefenstahl的敏感态度。

Riefenstahl一生中和男人并不紧密相关,“从未遇到一个真正使我幸福的男人”。曾经有谣言说Riefenstahl是希特勒的情人,她从不承认。除了工作,她几乎全无爱好乐趣。“半个世纪不能工作重返电影简直等同于死,我只为了工作生活,从不为浮皮潦草的事情损失时间,这让我一直年轻。”在日本式风格的家中剪辑室里,她95岁开始学习最新的SONY专业设备,苹果机加工图像的电脑软件也都是自己操作。

直到100岁生日前夕,她的电影新作《水下印象》终于问世:她开始学潜水的时候已经是71岁。她是一个环境保护主义者,创有30年超过2000次潜水记录。这部影片中没有任何叙事、刺激和评论。看着影片里这样一个老女人既上冰山,又下深海,一头金发在印度海水中灿烂不已,实在魅力无穷。水下世界平和,所有能想象得到的颜色组合,比如鱼翅如箭飞翔,黑刺红心的珊瑚那种的红黑极致,强烈得让人只有惊奇的份儿。

Riefenstahl如果继续长寿下去的话,还有一部几乎是她全部梦想的电影计划“Penthesilea”要付诸拍摄:Penthesilea是亚马逊女战士族的女国王,只有女人在这个亚马逊族的军队中。她们相信自己是战神后代,骑兵和步兵手持有新月图案的盾牌,挥舞着长矛、弓箭和战斧,一生充满争战。Penthesilea美丽而英勇,但还是被希腊最伟大的英雄阿卡琉斯所杀,但阿卡琉斯也忍不住悲叹Penthesilea之死,抑制不住对这位女王的爱情,而与她的尸体发生了关系。“我会用2000匹白马拍摄战争搏杀的场面,Penthesilea简直就是我的个人肖像,热情果敢,充满勇气。”

引为知音的朱迪.福斯特更是要自编自导自演一部关于Leni Riefenstahl的传记电影,明年就要在柏林附近开拍。当Riefenstahl被问到如果她自己会选择什么电影标题的时候,Riefenstahl很冷静肯定地回答:“被爱,被迫害,永不被忘记。”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