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音乐 > 正文

感受激情雪山

2002-09-24 14:46 作者:郦辉 2002年第36期
雪山音乐节——一个盛大的狂欢Party结束了,而有关的种种风波仍未能平息。这次音乐节绝大多数人感受的是激情快乐,而某些人感受的或许是失望。更多方面,雪山音乐节又引发了其他文化争议,前些天,北京某报炒作摇滚将死,从而导致当事者在《成都商报》反击。更早时候,也有记者质疑音乐节的成功,认为表现出了中国文化演出活动操作的痼疾。

雪山音乐节——一个盛大的狂欢Party结束了,而有关的种种风波仍未能平息。这次音乐节绝大多数人感受的是激情快乐,而某些人感受的或许是失望。更多方面,雪山音乐节又引发了其他文化争议,前些天,北京某报炒作摇滚将死,从而导致当事者在《成都商报》反击。更早时候,也有记者质疑音乐节的成功,认为表现出了中国文化演出活动操作的痼疾。

我相信,某些记者掌握的材料,采访深度有限,所以很多披露的内容与事实大相径庭。在此,我就我的角度希望读者对这个第一个大型野外音乐节有比较清晰的了解。

我们中的所有人都认为,将这个音乐节做成就是成功,大家一直担忧这个被媒体标榜为 “中国伍德斯托克” 的野外音乐节最后会不会夭折——太多失败的先例了。现场的热烈出乎大家意料。17日的演出几乎完全在大雨中进行,热情的观众打着伞,穿着雨衣,有的甚至直接淋着雨,在音乐中亦歌亦舞。18日下午,晴朗的天空下和绿色的草地上,欢乐的人们尽情展示他们的激情与狂欢。遗憾的是,预料中的篝火没能出现,这是当地有关部门因怕发生山火而禁止点明火。

音乐节的舞台、现场搭建、宿营地与商铺都规划得很专业,乐队的演出也很出色,崔健作为艺术总监,负责所有乐队的挑选和演出设计安排,我们曾有过很多争执,最后的结果老崔也是有所妥协的。

环保义演原来是我们的合作伙伴Channel [V]的两小时特别演出,后来他们因故取消了节目,出于种种考虑我还是希望开幕式后有流行的时间,于是策划了一个环保义演。我向星工场总经理姜泓求援,他很爽快地一口答应,四个歌手分文不收,义务演出。

特别还要说明的是,参加音乐节的所有摇滚乐队都是以近乎义务的酬金来演出,每人才几百到几千元,最后发酬金时还全部扣了所得税。自由时间表演的乐队更是自掏路费,免费演出。

这次音乐节的人数一直众说纷纭,根据当地有关部门对进出人员的统计,17日参加音乐节的人次超过一万人,18日可能略少。

事实上,能够顺利办成音乐节本身就是个奇迹,音乐节具体的策划方案从3月开始,中间由于有反复,最后是在6月16日正式确定,定在8月17日举办,那么大的活动,筹备只有2个月,包括招商、全国及当地的媒体广告宣传、观众组织、旅行设计、现场搭建、演出节目组织安排……简直难以想象,而且我们的预算又非常少。为了节省成本(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义务的,没有任何报酬)没有聘用更多人,整个策划组织班子才6个人。同时,也由于是三方主办的这个活动,中间又牵涉到协调及各配合方的合作,组织工作经历了难以想象的超负荷工作。连我这个总策划都要忙乎买布和钉子之类的事情。

幸亏我们有很多优秀的人为我们做义工,梅里雪山影视公司的创办者宋婕扔下公司不管,来帮助组织,负责媒体与接待,九寨沟音乐节策划人唐蕾将自己的音乐节停办,跑来丽江为我们监控现场管理与舞台搭建。

至于工作混乱之处,也许还在乐队和记者的接待上,这次到来的乐队与记者有300人之多,人员变更多,丽江房源也极其紧张,更遇上丽江机场的飞机滑出跑道事件,使接待工作出现一些问题,导致有人埋怨。但很奇怪的是,所有国外记者都自费而且不用组织者接待,他们有的住宿还很差,却没有抱怨。

基本上我们的工作每天都是在不断地吵架争执中度过,每个人都火气冲天,很多事情执行不到位。直到演出前一小时,都还有很多问题没解决。即使演出期间,也是险象频生,所幸的是,最后我们都挺了过来,整个音乐节顺利进行,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策划雪山音乐节最早是由《新周刊》社长孙冕和崔健倡议的,今年1月我和孙冕给丽江政府作城市品牌规划提案时具体策划,提出创造新的文化动力来提升丽江在国际的可能性地位。2月28日,孙冕、崔健及其助手和我在丽江给政府的5套领导班子进行雪山音乐节策划方案演讲,以激情的方式打动了在场所有官员,获得政府支持。最初计划,是完全的商业化模式运作,计划不赔钱。但由于时间紧迫,使招商与寻求投资变得不可能,最后由丽江政府与玉龙雪山总公司、三九广告传播公司和北京东西音乐文化公司联手,以政府行为、企业操作来共同打造这个盛大的音乐节。在本次音乐节中,丽江政府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相关的政府职能部门都在音乐节现场负责具体事务,公安、消防、医疗、环保、旅游、文化……从而保证演出的顺利有序进行。

这次音乐节在整体商业上不十分成功,我认为是与中国的演出市场的现状分不开的,毕竟这是中国第一次,很多企业不了解音乐节。撇开这次的音乐节将在中国音乐史或文化事件中的未来流传因素不谈,光现有宣传的影响力就至少超过冠名标价价值10倍以上。

我以为,丽江雪山音乐节为中国未来的类似的音乐节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从我接触的情况来看,绝大多数媒体,尤其是海外媒体记者对音乐节给以非常高的评价。有的国外媒体认为这样一个音乐节居然没有打架斗殴、吸毒混乱觉得非常了不起,他们对当地政府的组织保安工作给以极大首肯。我个人认为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太需要干净的、不混乱的音乐节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