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时尚(旧) > 正文

嬉蹦是嬉蹦,经典是经典

2002-09-24 13:43 作者:菲必
科尼亚克白兰地,宾利,凯迪拉克Escalade,克鲁格香槟,柏百利,普拉达,路易威登,嬉蹦似乎使它们变酷了

饶舌明星似乎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经典老牌的“代言人”

科尼亚克白兰地,宾利,凯迪拉克Escalade,克鲁格香槟,柏百利,普拉达,路易威登,嬉蹦似乎使它们变酷了

如今大多数人的意见是如果你打算贩卖莎士比亚,你需要点颠覆性:让《特洛伊罗斯与克瑞西达》在越战中开始,亨利五世成为朋克歌手。8月25日在伦敦环球剧院上演的《第十二夜》,环球剧院艺术总监马克.罗兰斯——一个男人,出演奥莉维娅。在伊丽莎白时代的粉饰妆容下,30岁的罗兰斯看起来苍白、诡异,声音微微发抖。这种不自然的演绎似乎更符合莎士比亚时代男子演出的戏剧传统,也和这出喜剧很相称:原本《第十二夜》就是一个关于混淆和伪装的故事。

这样的变化很明显地出人意表,但不幸地是完全没有用。

嬉蹦超级明星Busta Rhyme的最新单曲《Megahit》已经在电台播出了超过97000次,Busta在《今晚》电视节目里大为赞美科尼亚克白兰地,MTV和BET电视台播放着Busta和吹牛老爹在女孩儿的簇拥下啜饮Yack:标准的嬉蹦风格白兰地。在大西洋另一边的英国酒业巨头Allied Domecq也在向Busta致意:在过去几个月中,Allied Domecq公司的拿破仑白兰地在美国的销售迅猛增长了两倍,据说部分原因是Busta在《英雄之歌》MTV里开怀畅饮拿破仑的缘故。酷爱烈酒的Busta似乎非常乐意为诸多名酒做广告,他最爱“轩尼诗”,声称自己是个“轩尼诗花花公子”。

对嬉蹦乐手来说,这是个流淌着金子的时刻。饶舌乐明星Busta,吹牛老爹,Ja Rule和Jay -Z都免费宣传的经验,在他们枪弹似射出的歌词和MTV里,频频出现凯迪拉克豪华车攀登(Escalade),宾利,克鲁格香槟,柏百利,普拉达和路易威登,似乎是饶舌乐手把这些经典老牌变酷了。时尚评论家马洛特·布里托说“贫民是精彩的”,这似乎对所有人都有好处:明星认为一个品牌很酷,带动销售量上升,饶舌乐手变成了潮流制造者,高级品牌则满意地看见自己的顾客群中,那些盲目冲动的年轻顾客正在迅猛增加。

然而世界上没有一桩婚姻是美满的。像Busta这样的嬉蹦明星敏锐地意识到了他们的市场影响力,于是一些嬉蹦明星纷纷投身奢侈品牌:包括珠宝、烈酒,甚至雪茄。对此,许多高级奢侈品公司多少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嬉蹦们突如其来的热情拥抱对于产品销售来说似乎是个意外的推动力,考虑到未来,嬉蹦们总是有那么一些时候,看起来不讨人喜欢甚至令人感到厌恶,经典品牌总是乐于给自己冠上“经典永流传”的名声,嬉蹦明星们越是给品牌带来新鲜感,就越是不可避免地令人清醒意识到这不过是一时的风潮。

一些经典品牌感觉复杂地开始迈向嬉蹦。保守拘谨的柏百利曾拒绝借服装给Ja Rule,认为不太合适。后来Ja Rule自己来到店里把衣服买下来,他穿着柏百利上了《君子》和《人物》杂志的封面,出席MTV电视台的颁奖典礼,拍摄自己的音乐录像带。14岁的天才少年Lil'Bow Wow也引发了柏百利热潮,歌迷们如法炮制——在柏百利店里,来自布鲁克林和哈林区的黑人少年说,我要Rule穿的那件。Ja Rule让柏百利开始与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体系交集了。柏百利为此给Ja Rule写了封感谢信。

卡尔·拉克菲尔德是最早意识到嬉蹦力量的设计师之一,1991年他就让模特们穿上了嬉蹦风格的服装,搭配运动鞋和粗俗不堪的大号夏奈儿标志做的短粗金链。接着高大粗壮的吹牛老爹穿上了范思哲、古姿和普拉达,路易威登甚至将他列为全球200位最优雅的VIP顾客。最近,吹牛老爹在《美国周刊》上出现,带着他的路易威登皮箱。这家公司说这也在嬉蹦发烧者中造成了热潮,包括他穿的一款路易威登黑白格子面的皮鞋。

在不太情愿地花了375000美元之后,水牛老爹成为1998年美国第一个获得新款蓝色宾利的人。于是宾利也突然不得不成为嬉蹦明星了。宾利公司的发言人说他们意识到嬉蹦正热烈地对宾利发生兴趣,尽管他们也不清楚嬉蹦对宾利的销售有什么明确的可统计的影响。对宾利来说是这个全新的改变,他们不知道还将发生什么。

在宾利之后的下一波浪潮将是购买红色SUV(高级运动休闲旅行车,对制造商来说,它在高赢利的同时也是高污染的)和戴姆勒-克莱斯勒的超豪华车Maybach。林肯和卡迪拉克一直在SUV上竞争激烈,林肯航海者一度是个好的选择,如今卡迪拉克的Escalade更热。饶舌超级明星Ludacris把Escalade开上了MTV大奖的颁奖舞台。

对奢侈品牌来说,嬉蹦乐手的免费宣传行将结束,嬉蹦乐手不再乐意把他们的魅力作为一场对老牌子的献祭了。Jay-Z计划给欧洲伏特加Armadale做广告,并且在他的几首歌里将提到欧洲高级伏特加Belevedere和晦涩而奢侈的意大利表Grimoldi。Roc-A-Fella唱片公司的CEO、Jay-Z的合伙人之一戴蒙·达什说:“我们正在给许多人创造财富,唱片公司应该对那些频频出现在嬉蹦乐里的奢侈品牌收费。”

许多谨慎的奢侈品牌大概对此感到了某种奇异的放了心,嬉蹦们对品牌具有一种销售上的杠杆作用,尽管这和让一个男人演出奥莉维娅的出人意表的颠覆差不多,不幸地(或者是幸运地是)这并没有太大用处,正如凯迪拉克公司表示的:“我们感觉这是一时的潮流,虽然如今我们站在聚光灯下,然而它太容易来,也太容易去了。”

Busta Rhyme在他的新专辑《无政府》里,与Jay-Z、DMX合唱了一首《我们为什么死亡》:“我死去是因为我曾经相信/因为我坚持的每一样东西/因为我的每一次呼吸”,同时出现的还有:古姿。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