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活出了人样儿

2002-09-24 20:28 作者:毛丫丫 2002年第37期
我的朋友梅这两天总是跟我深夜电话,话题只有一个,她的男友活出了人样。

我的朋友梅这两天总是跟我深夜电话,话题只有一个,她的男友活出了人样。

梅和她的男友,姑且称其为B,都是我的中学同学。当年,我们的中学是北京的一所市重点,那个年代,北京还有几所出名的流氓学校,而B除了学籍在重点中学,其他方面的素质与流校的学生没太大差别。打架,在校门口截女同学(现在叫泡妞),不上课在社会上乱混(现在叫翘课)。梅和B恋爱了,那时正值高考前夕,学校老师哪能容得了这个。老师讲、同学劝、家长哭,而梅拿出了大无畏的精神——“我爱流氓爱到底了,爱谁谁。”

梅和B中学时都是学俄语的,当年他们那个俄语班人才济济,有恨不得中学毕业就被国家保送,直接去俄罗斯学习的;考上清华北大的也大有人在。但截至目前,大家大都碌碌无为地活着。而B一不留神已身家千万,成了目前他们班最有出息的一位。特别让人不服气的是,俄语说不过两句半的B竟然把公司直接开到了立陶宛。而B之所以能赚到钱,完全得益于当年不上课浪迹于雅宝路。

住着别墅,开着宝马,把国内公司设到聚龙花园的B如今活出了人样,整天谈生意,世界各地的乱飞,闲下来就去私人会所健身,据说已经从200多斤的大胖子变成了一个体重只有130斤,腰围只有二尺三的俊男。总之B已决不是当年的B了。

而梅却还是当年的梅。出身于本分人家的梅,生怕别人说她是冲着B的钱才跟他的。于是,梅虽然在B的公司工作,但只花自己劳动所得;B开着宝马,梅则每天挤公汽;B用名牌武装到了牙齿,而梅还穿着在东四面红耳赤地和小贩砍到35块钱才买的牛仔服。“随着公司的人的来来走走,大家都越来越不了解我们是怎么回事,有几个妖艳的小姑娘竟然用同情的眼光看我,她们拿我当什么人了?傍大款傍了11年,傍不上还不死心的可怜虫?”梅每每讲到此处都泣不成声。

B终于提出了分手。“难道我不乱花他的钱也是错?”梅想不通。作为历史的见证人,我岂能袖手旁观?于是,在一个炎热的下午,我来到了B的豪华办公室。经过了重重引见,我终于见到了被前呼后拥着的B。B见到我,作惊呼状,一脸的外交表情让我实在陌生,11年前就没什么话,11年后更不知从何说起,但当着手下,B总得说点什么,于是“你说我像不像F4?”成了“B总”反反复复和我探讨的问题。

“我知道问题在哪了。”回来后,我赶紧给梅打了个电话,“你的生活态度,实际上是在提醒‘B总’,让他总想起,自己活出人样儿之前在小胡同里乱窜的样子。”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